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水小说网 www.share4love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药师顿时也有些慌神——就算自己武力再高,又如何敌得过这许多人?

  真要论到单打独斗,郭药师倒也不会怕了这些殿前司的士卒,更不会怕了左臂明显还带伤的何蓟。

  可是这何蓟却根本不讲究什么打单独斗,而是像狼群捕捉猎物一样,带着其他的士卒一起蜂拥而上!

  “啊~!”

  几乎是电光石火之间,郭药师格开了何蓟劈过来的长刀,左臂却被围过来的殿前司侍卫给砍了一刀。

  “狗皇帝!”

  郭药师毕竟不是黄药师,被众人围攻之下,只能一边奋力格挡,一边高声叫道:“你可敢遣人与我单打独斗!”

  “现在难道不是在单打独斗?”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瞧着郭药师的目光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他们单打你三姓家奴一个,你独斗他们一群,公平得很。”

  李纲忍不住抬头看向紫宸殿的大梁。

  无心忍不住低头去数靴子上的花纹。

  郭药师几乎被气到呕血,只是稍微那么一走神的功夫,后背就被一个殿前司的侍卫划了一刀,继而气机一乱,手中的长刀也被何蓟挑飞。

  “狗皇帝!”

  郭药师被殿前司的侍卫一拥而上压倒在地,却依旧挣扎着怒喝道:“你没资格叫老子三姓家奴!老子也不是三姓家奴!是你赵家对不起我在先,不是我郭药师对不起你赵家!”

  何蓟顿时大怒,一脚踢向郭药师的嘴巴,直踢得郭药师嘴里喷出几颗白牙,郭药师依旧怒骂不止:“狗皇帝!老子不服!老子就是不服!你杀了老子,老子也是不服!”

  赵桓挥手止住何蓟,盯着郭药师道:“你说清楚,朕怎么对你不起了?”

  “怕不是你个狗皇帝忘了张觉!”

  郭药师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你们但凡有半点儿拿老子当自己人看!老子也不会降了金国!”

  听郭药师提到张觉这个名字,哪怕是祖安出身的赵桓竟也无言以对。

  短视的赵大宝派人跟金国勾搭了海上之盟,一起作掉了辽国之后,郭药师的至交好友张觉又带着山海关降了宋,理论上来说,张觉算是有功于宋的。

  但是!

  金国爸爸不高兴,找到燕山府宣抚王安中索拿张觉的时候,王安中先是用假的糊弄,后来被人揭穿,王安中就按照赵大宝的指示,把真张觉给杀了,然后把人头交给了完颜宗望。

  然后就伤了郭药师的心。

  最初郭药师之所以会选择降宋,一是出自于本能民族认同感——因为这货从来都是以汉人自居;二是因为自己的部队跟女真有仇,三是对富庶又貌似强大的宋朝很有信心。

  降宋之后,郭药师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吃干饭的,打起仗来几乎是连自己的命都敢往里拼,如果不是主帅刘延庆不给力,郭药师甚至差点儿就能拿下幽州。

  但是当张觉的脑袋被砍掉之后,郭药师的心就寒透了:今日能杀献了山海关的张觉,若是有朝一日,金人找宋国索要我郭药师的人头,我郭药师又会如何?

  毕竟郭药师这时候还属于金国所说的幽云地区的“逃犯”,还在金国人的黑名单上。

  所以赵大宝可以给郭药师很多赏赐,可以给他封很多的官职,但是赵大宝永远给不了郭药师信心。

  宣和七年十二月六日,即便明知大宋已经是君不可信,臣不可靠,将不可战,郭药师还是主动去偷袭完颜宗望,战场一度绵延三十里,甚至把郭药师自己的三百多亲卫都拼到只剩一百多人。

  此时的郭药师不忠乎?

  然而就在郭药师为了丢下自己,擅自逃跑的两个猪队友张令徽和刘舜仁而郁闷的时候,却得到了这两个猪队友打算向金人投降,并且要拿自己的脑袋去投诚的消息。

  事情到了这般田地,终于死心的郭药师选择抢在两个猪队友前面投降,并且在完颜宗望打算退兵的时候鼓动完颜宗望干掉宋朝。

  总之就是一句话,你赵家不仁不义,老子就彻底干死你们算球,大家谁也别想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桓才有些无言以对——

  实在是没脸!

  赤裸裸的揭了赵大宝的老底之后,郭药师又喘着粗气狞笑道:“小狗皇帝,老子佩服你的胆气,敢算计老子!不过,老子就是不服!不服!”

  “先前之事,确实是我赵家对你不起,你若愿降,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赵桓忽然开口道:“既往不究,无论是你给金兵带路的事情,还是今天你骂了朕,朕都当没发生过。”

  李纲忽然出班奏道:“官家三思!”

  其余大臣也一起躬身拜道:“官家三思!”

  “如果你爹能有你半分的胆气,如果你这朝堂上不尽是些酒囊饭袋的废物,这大宋也不至于成了今天这般模样!”

  郭药师不屑的瞧了李纲等人一眼,狞笑着叫道:“不过,老子就是不降!死也不降你赵宋!”

  赵桓嗯了一声,坐回龙椅后屈指敲了敲扶手,又叹了一声道:“既然如何,朕给你个痛快,你自裁吧。”

  郭药师握住刚刚被挑落的长刀,挣扎着从何蓟的脚下爬起来,又轻蔑的瞧了小心戒备的何蓟一眼,转而将长刀向脖子抹去。

  赵桓不忍再看,起身后背过身子挥了挥手,吩咐道:“把他带下去安葬。”

  傻傻看了半天戏的李棁终于反应过来,一边挣扎着一边叫道:“官家!臣不过是奉旨出使金营啊官家!”

  赵桓心情正自不爽,听到李棁如此说法,顿时冷笑一声道:“朕让你使金营是干什么去了?可是让你擅自议和,让你割地赔款去了?”

  瞧着李棁呆若木鸡的模样,赵桓叹了一声,直接吩咐道:“把他带下去,让他跟李邦彦和白时中他们做伴。

  还有这几个所谓的使臣,把他们都一起带到城头上,朕要请姓完的看一出好戏。”

  还行,尽管礼乐崩坏,人心不古,以致于没能骗到完颜宗望,但是能骗到几个金国使臣也算不错。

  这波不亏。

  给事中王寓却站了出来,躬身拜道:“臣给事中王寓,启奏官家:向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今日陛下赐死郭药师,尚情有可原,然则其余四使,原非我大宋之臣,官家……”

  为什么要宣扬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还不是担心哪天轮到自己出使的时候被人一刀剁了?

  现在官家直接要坏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规矩,那以后让自己出使的时候该怎么办?

  赵桓却没有理会王寓,反而直接从龙椅上起身,向着殿外走去,直到紫宸殿门口了才扭头说了一句:“王爱卿还是回家好好读书吧。

  《诗》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子,彼辈蛮夷不臣,朕自当代天伐之,何来两国交兵之说!”

  顿了顿脚步,赵桓又语带讥诮的说道:“金人杀使乃是常事,为了保密,他们连自家的使者都杀,你们还指望他们能讲什么礼义仁孝?”

  一群沙雕!

  ……

  “砰!砰!”

  一具具已经彻底腐烂或者还没有彻底腐烂的尸体被抛石机远远的抛到城头,砸到城墙或者大盾上之后又滑落到地面。

  尽管赵桓觉得自己难得良心发现,居然没拿着郭药师的人头跟完颜宗望显摆显摆,而是只把剩下的四个金国使臣倒吊在城头上刺激完颜宗望。

  但是对于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杀,最擅长宰杀使者和自家传令兵的金人,尤其是人狠话不多的完颜宗望来说,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我杀可以,你杀就不行!

  面对着疯狂往城头上扔尸体的金兵,李纲也忍不住开始犯愁:“完颜宗望依旧不肯退兵,各路勤王大军迟迟未至,只怕……”

  “只怕太原,是不是?”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道:“完颜宗望攻汴京,完颜宗瀚攻太原,种师道手中十万西军若救太原,则宗望可衔尾追杀,宗瀚可半路伏击,到时太原一失,汴京再无屏障,是不是?”

  心里隐隐约约担忧然,而事实上却又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忽略的事情被赵桓一语道破,李纲顿时大惊失色,拜道:“臣,万死!”

  “汴京城中粮食不算囤粮,足够支用七年,所以宗望也没打算能一战而下汴京,更多的还是为了太原。”

  赵桓没有理会请罪的李纲,反而伸手拍了拍城墙,半眯着眼睛道:“二十万禁军精锐,国库之中的钱钞,都已被上皇尽数带走,如今朕不得已动用封桩库,只怕后面麻烦多多。

  至于太原,尽管朕可以派西军与秦凤军去救,可是除非朕御驾亲征,亲自坐镇西军阵中,否则西军未必就会尽心。

  而朕御驾亲征之时,说不定便是汴京城城门大开,迎金人入城之日,或者会有人想要迎回上皇,让朕这个暴君滚下皇位,然否?”

  围攻汴京的完颜宗望手里有多少兵?

  能算做双花红棍的铁浮屠有七千,社团精锐有一万三左右,两者相加也就是两万,剩下还有五万只能算做矮骡子的签军以及不计其数的民夫。

  至于大宋朝廷,汴京城头上每面城墙有一万两千人的守军,这还不算那四万马步军和保甲民兵之类的。

  甚至再除去也不算被赵大宝带走的二十万禁军和皇城司、殿前司等等军队,城外的种师道手里也有足足七万西军。

  除去兵力上的对比之外,汴京城中粮食足够支用七年,还有不计其数的战备物资,光箭矢就有几十万。

  理论上来说,哪怕是赵桓什么都不做,只要是铁了心的守城,那完颜宗望就拿汴京城没办法。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这个账,不是这么算的。

  就像有人鼓吹宋辽战争之中大宋的胜率高达70%一样,首先要注意的是,从高梁河之战到宣和伐辽的十八场战役里面,大宋只有四次处于攻的位置,剩下十四次都是被人进攻。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一旦打起了野战浪战,大宋多半都是挨揍的那一方,所谓的高胜率其实是建立在高达77.8%的挨揍率之上的,

  这也是为什么汉、唐的对外胜率没有大宋的胜率高,但是却给人强汉、盛唐的印象。

  因为汉、唐是主动去砸别人家的场子,就算没砸赢,起码也不会亏太多,而大宋却根本输不起任何一场守城战——

  因为这是自家的场子被人砸!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二十万西军愿意给赵桓卖命,赵桓再把汴京城中的马步军和结义社的人都一次全梭下去,也未必能干得过完颜宗望手里那些一人三骑的两万马仔。

  更坑人的是,甚至就连战斗力不怎么样的禁军,现在也都被专业坑儿子的大宝赵吉祥给带走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可能。

  那就是很可能会出现赵桓前脚刚干了完颜宗望,后脚就会有人跳出来想要议和,赵桓前脚去带兵救太原,后脚就会有人跳出来想要迎回赵吉祥重新登基。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大宋的朝堂上从来就不缺少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坑货,尤其是还有个更坑的赵吉祥——

  这沙雕不仅现在拦截各地送到京城的奏章,还在第二次金兵南下的时候阻拦各路人马勤王,屡屡要求各地守军和勤王军三不原则:不准防备、不准进军、不准作战,因为朝廷已经拼死去议和了!

  当然,朝廷实在没有钱,所以你们用兵需要自募粮草,但是朝廷大大的有钱,可以无限制纳贡给金军~

  臣不可靠,将不可战,兵不能打,关键是还有赵吉祥这么个天字号的猪队友外加一群大大小小的猪队友……

  这他妈才是真正的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