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水小说网 www.share4love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素素、彭箐箐、小桐三女坐一辆车,苏宸和刘神医、白浪三人坐一辆车,离开白润楼,去往白家府邸。

  苏宸出于好奇,向着白浪问:“听口音,阁下不像是南方人,是来自北方之地吧?”

  白浪看了他一眼,没有搭话,直接倚靠车角呼呼大睡了。

  苏宸和刘神医面面相觑,均觉得这是一位嗜酒如命的怪人。

  一炷香的时间,两辆马车进入太市口一带的润安里坊内,最终停在了白家府邸前。

  苏宸重生之后,还是第一次来到白家门外,看着气派的门庭,可比他苏家的门房大多了,石狮矗立,高墙青瓦,院内占地面积极广,阁楼栉比鳞次,为数不少。

  在江南之地,能建筑这么大的房舍宅院,足以说明财力雄厚,已经堪比公卿的宅邸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南唐朝廷对商人身份的放开,给予了一些特权,承认商贾乡绅的财富,并不像后世宋明时期,对府邸是否僭越王侯级别建筑的严格管制。

  在白府门口停着几辆马车,则是白守义派人去请的几位族老叔公已经过来。那几位家族宗老都是白奉先的兄弟或堂兄弟,辈分很高,还有润州城内几个重要商铺有分量的掌柜。只要这些人都赞同了白守义接管家族事物,废除白素素管理家族生意的权力,那么他就可以顺利成为家主了。

  如今这些人都已经聚集在第二进的正堂在议事,门口的守门家丁有六七多人,都是被白守义花钱贯雇用的泼皮临时充当,作为自己的亲信的打手,因为府内的家丁和仆人,他能调用的很少,大多不会帮助他对付白素素的。

  此时,白素素、彭箐箐等人,站在了白府门口,看着大门敞开着,可能由于门房家丁刚接待了族老和掌故,所以没有像昨日那样关闭了大门。

  白素素看了白浪一眼,点头示意,后者直接大步走上前,赤手空拳,一身酒气,来到了白府门房位置。

  几个泼皮正在里面摇骰子,忽然看到这个白袍壮汉一身酒气登门,长发凌乱,都以为是醉汉走错地方。

  有人站起身呼喝道:“哪来的醉汉,走到这里了。知道这是哪吗,白家,大名鼎鼎,容不得你过来乱窜,哪凉快滚哪去。”

  “就是,赶快滚,要不然可别怪我没不客气!”

  白浪目光瞪了这几人一眼,低声道:“怎么个不客气法?”

  “嘿呦,还真是来挑事儿的,找打吧!”

  “哥几个,把这个醉汉给我狠狠地揍,让他有眼无珠!”

  几个穿着家丁服,衣衫不整,歪带着璞头,吊郎当儿样子,都站起身,骂骂咧咧,一窝蜂冲向前,撸袖子就要殴打白浪。

  但是那白浪一巴掌一个,每个泼皮扇了嘴巴子,打得半张脸都肿胀了,手指印青紫一片,随后胳膊扭动,直接把几个人都给挣脱臼了。

  下手快、狠、准,一个照面,六七个看大门的痞皮家丁都被收拾的很惨,哎呦惨叫着躺地,朝着里面喊人。

  顿时,院内内有十四五个人闻声,呼喝着冲过来,得知这里有人闹事后,随手拿起了棍棒,要教训这个闯入者。

  白浪活动了一下手腕,双手握拳,步子沉稳走过去迎上这些家丁,挥拳踢腿,只听嘭嘭嘭一阵乱响,人影翻飞,不断有人被踢飞出去,被打倒在地。

  顷刻间,地上已经躺下了一片,不断哀嚎着。

  白素素、彭箐箐、苏宸等人已经走过了门房后,就看到第一进的院子内的混乱场面,都微微惊讶,如此短的时间,一群人已经被白浪全部解决了,尽管没有打死人,但是这些被雇来的临时家丁,没有几个月修养,怕是痊愈不了。

  “还真有些本事,这是从哪招揽的?”苏宸小声询问。

  彭箐箐低声回道:“三年前寒冬腊月的一天,素素在街上救了一位醉酒在地上,冻了一夜快要被冻死的流浪汉,收留在了白润楼,他说记不起名字,自称流浪汉,所以素素接就给他临时起了个白浪的名字。”

  苏宸微微点头,心想: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啊!

  很快,白府的真正家将、家仆听到第一进院子的喧闹动静,以为有外敌闯入,纷纷带着武器冲过来,足有三四十人。

  当他们看到白浪和大小姐身影之后,都愣住了。

  “大……大小姐!”

  白素素扫过一眼后,镇静说道:“张教头、李教头,郑管事,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不必牵扯进来。”

  这些护院的家将都是白老爷子聘请,已经在白家生活多年,向来听从白家主的话。但白奉先中风之后,白家二老爷白守义与大小姐白素素的家族争斗,他们一时也不知听谁的好。

  最后都觉得这是白家的私事,谁做家主,给他们月俸工钱,他们以后就听谁的。

  当然,他们心中更希望大小姐胜出,因为白二爷什么货色和能力,他们是知晓的,但大小姐毕竟是女流之辈,年纪也不大,能否真正当上家主,也是未知数。当初白老爷子只是推出她来,打理润州城内家族七成生意,却并没有说,直接让她做家主了。

  所以,白老爷子一倒下,口眼歪斜,不能言语之后,继承人的问题就发生了。

  “你们暂且退到一旁,不必参与!今日我白素素回府,只是回自己家,谁也不能阻拦,至于那些临时雇来的泼皮们,都给我扔出府外去,这是白府,不是这些阿猫阿狗,一群无赖泼皮,可以进来耍横的!”白素素年纪不大,但是举手投足,已经有了做女主人的威势,几句话就稳住了这些家将,不让他们为难,也不让他们参与,两不相帮,不进来添乱,其实已经达到她的目的了。

  这些家将、仆人,这几日早就对二老爷白守义带回家中的几十个泼皮打手感到厌恶了,此时被收拾了,他们反而觉得痛快。

  “大小姐,二老爷和白宗族老们,都在第二进院子的正堂议事,大小姐自管过去,我们绝不干涉。”李教头抱拳说道。

  “对,我们听从大小姐的!”

  “第二进院子还有一些人守卫着,是二老爷带回的拳师教头和城内小帮派的打手,大小姐当心。”郑管事小声提醒道。

  白素素点点头,带着素素、苏宸等,继续向第二进院子走去。

  开弓没有回头箭,白素素既已下定决心,肯定要坚持到底,今日彻底解决家族内患,哪怕跟二叔撕破脸面,也要见到爷爷,稳住白家,绝不让二叔他瓦解白家,祸乱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