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神话行者最新章节!

    周处神智似乎不大清醒,如喝醉了一般,嘴中再次嘟囔重复道。

    “我说不能赊,吃饭就得给钱,这是天经地义!”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钱袋,就要付饭钱!

    其他几个无赖眼睛睁大,脸上和高个无赖一个神情。

    小二也同样愣在了原地。

    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这是周处说的话?

    听说他在别家酒楼赊得最多的都有上百顿了!

    这还是因为他吃了一百多顿吃腻了,换了别家吃。

    他居然会说这种话?!

    小二甚至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快快快!

    赶紧将周大哥扶回府里!”

    高个无赖回过神,大惊失色,额头冷汗直冒。

    “看来周大哥真的得了病,而且病的不轻!”

    神志不清的周处钱也没来得及付,被几个无赖扶着匆匆走了。

    留下酒楼大堂里一群面面相觑、神色怪异的人。

    ……

    时间如流水,转眼而过。

    距离杀死虎妖后,服用妖肉修行,已经过去二十多天。

    宋渊进入壁画世界至今已近两个月。

    他的实力距离进入之前已发生堪称脱胎换骨的变化!

    身躯坚逾金铁,双臂一晃有接近八千斤的巨力,可以说已经彻底脱离凡俗一流!

    如果他这时再和虎妖大战一场,绝不会再胜得那么困难和惊险,轻易就能将其杀死!

    即使现在面对那江北吴家的公子和剩余的厉鹰十三卫。

    只要他们没练过和他一样的修行法门。

    他相信将他们反杀不过是挥手之间!

    不过他一番苦心谋划,杀死虎妖博取名声,让阳羡城百姓都对他十分敬重和感激,为的就是恶蛟尸身!

    如今恶蛟尸身没有得手,他自然不会现在就离开壁画世界!

    万里无云,天气晴朗。

    宋渊走出屋子仰头看了看天,准备去外面逛一逛,放松一下因昨日呆在屋里修行一整天而紧绷的精神。

    有妖肉提供精气,身体不会觉得太多疲累,但精神不一样,需要偶尔歇一歇。

    另外,他一直在关注周处的情况。

    他要在周处受前世影响弃恶从善后,第一时间表示相信他,并对他施以恩情,才能在之后得到蛟龙尸身。

    再者,他打算一起和周处去斩杀那只恶蛟。

    否则等周处杀死恶蛟。

    他一个对屠蛟完全没有任何贡献的人,直接找周处讨要蛟尸未免太过生硬,会给人一种赤裸裸的挟恩图报的感觉。

    做人不能太过分,也不符合阳羡百姓对他的印象。

    假如他和周处一起杀死恶蛟。

    那么蛟尸就是他二人共同的战果!

    他再稍微表露出一点想要蛟尸的意向。

    周处应该会把对他没什么大用的蛟尸让给他。

    和恶蛟厮杀,固然有不小风险。

    但有周处在旁,他自身实力也已不弱,自保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力气上他现在或许还差个周处几倍。

    但论防御他现在绝不逊色于周处多少!

    周处原本传说中没被恶蛟杀死,他和周处二人合力杀蛟八成更不会。

    周处应该会为他顶住恶蛟的大部分攻击。

    “听说大约十天前,周处忽然得了病,神智不清,行为怪异,常常说些和他以前所做大相径庭的‘胡话’。

    估计他受前世影响‘幡然醒悟’的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

    宋渊走在街上,心中暗暗想到。

    一路上,看见他的百姓,都和他热情打招呼。

    他也礼貌友好的一一回应。

    二十多天的发酵,宋渊的名声已经流传到整个阳羡地带。

    在阳羡,他已和周处一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他和周处是两个极端。

    周处是遭人唾弃、人人痛恨的恶霸无赖。

    而他是受人敬仰、人人称赞的善人和英雄!

    宋渊走着,忽然见到张屠夫的猪肉摊上,围着几道身影,十分眼熟。

    仔细一看,是常跟在周处身后和一起他鱼肉百姓的那几个无赖。

    “他们怎么会来了这里?”

    周处和这几个无赖,一向只在周府附近所在的城东、城北和城中心三处地带活动。

    那里住着的人一般普遍家境殷实,好的酒楼、饭馆和客栈也都开在那里。

    而这里所在的城西偏僻处,多是穷人所居,没什么好处和油水。

    这几个无赖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

    他迈步向街旁肉摊走去。

    不管因为什么,这几个地痞无赖出现在这里,肯定没好事。

    “这块和这块,都给我切好了,包起来!”

    高个无赖指着摊位上两块上好部位的猪肉,用近乎命令的语气吩咐道,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肥的装一起,瘦的另外装一起。”

    “我也要两块!”

    其他无赖也指着肉摊上的肉,道。

    “这三块,都包起来。”

    几人盛气凌人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来自家的肉摊拿肉,张屠夫其实是他们雇的切肉伙计!

    张屠夫神色屈辱,眼中怒火汹涌,但还是忍着没有发作。

    这几个无赖他认得,整日跟在周处身后,鱼肉乡里,无法无天。

    他若嘴里敢说半个不字,他们就敢直接把他的肉摊掀了,并且以后天天来掀,叫他再也做不了生意!

    “一家老小都指着我的肉摊过活,不能冲动!”

    张屠夫心里不停默念,告诫自己不要冲动!

    而且虽然几人空手,而他手中拿着杀猪刀。

    但他拿刀,也不可能是几人对手。

    动起手来,绝对最后会是他吃亏。

    最轻也是被一顿毒打,几天下不了床!

    这几个无赖都打熬过力气、练过招式。

    任意一个单拎出来,都能一个打十几个。

    阳羡城里有不少的地痞无赖。

    不是随便一个地痞无赖,都能和周处结交走在一处,跟着他一起鱼肉乡里。

    张屠夫忍住怒火,将肉纷纷切好包好。

    几个无赖笑容轻蔑,在一旁得意的看着。

    最近几日,周处情况不是很好,一直没有出府。

    他们常去那一片都在流传,周处得了怪病,很多大夫看过都束手无策,不知是何病症。

    没有周处同行,酒楼、饭馆和肉铺的掌柜,对他们不再如以往那么畏惧。

    而且以往积压的怒火和怨气,有都发泄在他们身上的趋势。

    没有了周处,他们实在不敢再在那边继续为非作歹。

    能在那等城中繁华地段,开起一间酒楼、饭馆,哪个掌柜没和县衙多少有点关系!

    他们生怕那些掌柜趁周处得了病神志不清,联手走动关系把他们弄进去大牢里,在牢里弄残甚至直接弄死!

    所以他们才跑来这里,多是穷人的城西角,继续作威作福。

    张屠夫忍着怒火,将几个无赖要的肉全部切好包好,没有开口要钱。

    他知道这几个无赖不可能付钱。

    开口讨要,只会平白招惹事端。

    几个无赖神色嚣张得意,将肉提上,显然也没有付钱的打算,直接转身要离开。

    但这时,他们背后一道冰冷声音忽然传来,让他们不由站住了脚。

    “你们给钱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