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豪门闪婚之绯闻影后最新章节!

    相遇的时候,她8岁,他13岁,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时,他就觉得是他欠她的——题记

    小女孩身穿着白色纱裙蹲在墙角,环抱着自己的姿势是那样的防备,又是那样彷徨无助……

    上官御走进屋时,一眼就看到蹲在墙角的小人,脑海中不禁浮现那个因为自己而牺牲的那个男人,在临死之前还在不停地唤着自己女儿的名字。

    他会来看她不过是为了还他欠下的一个债罢了。

    但少年却没有想到会以一个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方式,他把她带回了上官家。

    从那之后,上官家多了一位大小姐,而且还是第一个载入上官家族谱的外族人。

    直到很多年过去后,男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确确实实就是一个讨债鬼,轻易地将他自己一生仅有的一点温柔全都讨了过去,而且十足的霸道,全都给了她一个人……

    上官御为上官媚提供了最优渥的物质条件,还有家族上下人人都尊重的不可忤逆的身份。

    一开始少年也只是习惯了身边多了这么一个特别的“存在”,并且理所当然地将她列入了自己的所有物,少年向来都知道自己的性子霸道了些,却是尽量一切地专宠于她,甚至为她次次突破自己的底线。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两人一直是朝夕相处的,除了上官媚上课的时间,几乎是形影不离。

    她好动,他喜静,她却是粘他粘得紧。

    慢慢的,少年渐渐长大了,无论去到哪里,什么样的场合都会带着她,上官媚乐意跟着他。

    外界众所周知,上官御专宠着这唯一的妹妹,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由着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又听到了些下人的闲言碎语,上官御曾经这样问过墨起:

    “我是不是真的太惯她了?”

    墨起的反应即是瞪大眼睛:“当家,你才知道吗?”这不知道的人,还都以为当家是个典型的妹控呢……

    墨起他们的提醒上官御并不是丝毫没有察觉的。

    他只是想,就宠着她吧,又会如何呢?至少这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好。

    ——

    那年她18岁,他23岁。

    自从上官媚来到家里。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甚至有时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不知从何时开始,上官御发现女孩开始刻意地和自己保持距离,小的时候睡觉总会死缠烂打地要求抱着睡,而现在,看着那离自己远远的小身子,上官御的眉头皱了皱,似是轻叹了一口气,自己靠了过去,是不曾给过谁的主动……

    上官媚在睡梦之中闻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自动地翻过身去,在男人的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径自地睡了过去。

    上官御还在想着她最近疏远自己的行为,眉宇间沉了不少,却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怀中的人也开始有了青Chun期懵懂的情愫……

    上官御很早就知晓自己对她异样的感情,但她还小,他每每都害怕自己会吓到她,也努力地克制着自己。

    但男人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软玉在怀地抱着她睡了,怀中日渐成熟的躯体常让他险些失控,他试图让自己离她远一些,只为了冷却自己躁动的心,不愿伤到她。

    毕竟,她现在似乎还不明白,他有多冲动想要她。

    借着出差的借口,上官御丢下上官媚自己在家,少有的不带她出门。

    那个夜里,男人意外接到了她的电话。

    “喂,上官御……”

    话筒那头传来上官媚有几分醉酒的迷糊声音。

    男人的眉头一蹙,面色微沉:“你喝酒了?你在哪里?!”这丫头胆子倒是大了,难不成是自己跑到外面的酒吧去了?

    “我……我在家啊……”

    上官媚窝在房间的沙发里,桌上放着是她从上官御的酒柜里偷出来的酒,这酒喝得甜甜的,还挺好喝的,她就没忍住多喝了几杯,没多久就喝了大半瓶。

    听到她的回答,上官御的眉头才松了松,还是带着几分斥责:“谁让你喝酒的?”

    虽然她现在已经18岁了,可是她今年的生日还没有过,说起来还未满十八岁,在上官御看来,她就是还未成年的女孩,家里应该没有人敢让她喝酒才是。

    此时,上官媚的酒劲上来了,头脑已经有些昏沉了,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她轻声说道:“上官御,你回来好不好啊,我以后都不惹你生气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男人生气了,可她就是感觉到他最近都刻意疏远她了,要是没有借着酒意,以上官媚的性子也不可能会主动开口求和的,还在青Chun期的她对自己懵懂喜欢的人更有一种莫名的倔强。

    电话那头软软的口气,听在上官御的耳中,再多的情绪都瞬间消了下去,刚想开口。

    可是男人并没有想到,下一秒听到的话,更让他的整个心都快爆炸了,第一次如此地撼动。

    “你不是喜欢我嘛…为什么还要我先告白……还是说,你现在不喜欢我了吗?”

    上官媚边说着,眼眶都有些微红了,她明明记得墨起跟她说过的,说御是喜欢她的,可是,他又为什么最近这样对自己呢?他不要她了吗?

    微蹙的眉头情绪暗涌,上官御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男人哑着声音不确定地问了句:“媚儿……你刚才说什么?”

    “我……”上官媚并没有全醉,这时候倒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又不敢再出声了。

    “你乖乖待在家里。”

    上官御略带冷硬的声音传来,说完便直接挂了手机。

    醉意又涌了上来,上官媚没觉得有多么的伤心,却还是忍不住地红了眼眶,她刚才那样,是被他给拒绝了吗?

    果然喝酒容易误事……

    ——

    没过多久,上官媚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后来是被男人给吻醒的。

    她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如果不是唇上传来的清晰的痛觉她都要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上官御第一次吻她了,但却是他第一次在她清醒的状况之下吻她。

    以往,上官御只会在她睡着的偷偷地吻,往往意犹未尽,这是第一次如此直接,不加任何的忍耐,带着几分压抑的急切……

    太过用力的拥吻让上官媚觉得有些不适应,她想要推开自己身上的男人却全身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避开男人侵略性的吻,却又被他死死地拥在怀中……

    已经醉了的上官媚有些孩子气地用手捶着男人的胸膛,到最后难受得急得哭了起来,感觉到了怀中人的泪,上官御这才放开了她,沉着声音问道:“怎么哭了?”

    “你欺负我,你亲得我的嘴巴好痛!”

    上官媚皱着眉头,眼角还挂着泪珠,不满地嘟起红肿的双唇控诉着男人的‘暴行’!

    上官御似是无奈地笑了下,他怎么觉得喝醉了的她比小时候的她还要难缠呢?男人故意靠近她的脸,压着声音说道:“要不让你亲回来?”

    想起了她刚才在电话中对自己的告白,上官御的心头还是一阵难掩的悸动……

    他没有想到自己惦念了那么久的人竟然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

    并不清楚男人平静的面容下汹涌的情绪,上官媚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嗯!我也要把你的嘴巴给亲痛!这样你以后就不敢再随便欺负我了!”

    说罢上官媚猛得将上官御压倒,嘟着嘴命令道:“不许耍赖皮!不要晃脑袋!你以为你晃脑袋我就亲不到你了吗?哼,你看我按住你了!”

    这是上官御头一次这么没有任何反抗地任由人摆弄。可她哪是在稳住自己,根本是在左右地晃自己的头……

    “咦,怎么还是亲不到啊?”上官媚微停了下动作,一脸的不解。

    上官御像是再也看不下去了,男人抬头吻住她还有些嫣红的唇,轻柔地吸允,探进去的蓓蕾也是温柔地舞动。

    上官媚没多久就被男人给吻得头脑愈加空白,软香在怀,上官御的手掌不自觉地游走在怀中的人娇嫩的身躯。

    上官媚似是感觉很舒服,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刹那间上官御体内的火便被这声轻吟给彻底点燃,而且来势汹涌,只一刻,便像是能烧掉了上官御所有的理智与坚守,让男人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溃不成军!

    但上官御还是生生地止住了动作,低头看着怀中人的媚态,男人沉声说道:“以后不准在我不在的场合喝酒。”

    经过一个差点要窒息的吻,上官媚意外地神智似乎清醒了不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男人刚才的举动,她轻声开口道:“还有呢?”

    上官御顿了一会儿道:“你想问什么?”

    上官媚的声音有几分轻颤:“你……你刚才吻了我……”还不止一次。

    “嗯……”男人的眸色深了深。

    “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男人略带几分低哑的声音入耳,上官媚几乎是在瞬间就红了眼眶。

    她抬起纤细的手臂揽着他的脖颈,将自己埋入男人的怀中,在他耳边轻声道:“好巧,我也是……”

    男人的眸色瞬间一暗,最后一丝理智绷断了,原本轻抱着怀中人的手臂刹时收紧。

    在上官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被男人夺走的所有的呼吸……

    酒精仿佛在她的胸腔内发酵,甜得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