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西游]铁血唐三葬最新章节!

    姑娘每盘菜都吃了不少, 她吃的格外认真, 像是全然没有察觉这些菜做的口味淡咸不一, 有些烧焦了,有些糊了奇怪的油与颜色, 牛魔王坐在了石桌的另一侧,紧张地在桌下来回搓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下都远远地避开了, 谁都不敢来打搅他们的大王搭讪貌美姑娘, 也不敢来看一眼姑娘究竟是有多貌美。当牛魔王开始第六遍搓揉自己手背时, 姑娘终于放下了筷著。

    “很特别的味道。”

    姑娘开口说了话,牛魔王从原本紧张不安地搓手状态, 陡然进入了认真倾听的角色,恨不得找根炭条,在地上记录下来。

    然而姑娘似乎有点想竭力找出其他的词语来形容这一桌菜, 但是她失败了, 牛魔王无端从她脸上察觉到了落寞的情绪。

    “这些送于你。”

    姑娘站起了身,她将那一篮子粉糕递了过去, 嫣然一笑,转身又踩着云朵离开,牛魔王提着那一篮子粉糕,怔怔地看着云中倩影离去,下意识地去拿篮子里的粉糕。

    那糕好似火盆里的灼炭,煤炉内的红钉,滚烫黏手,牛魔王低哼了一声, 险先将粉糕扔在了地上,忽然又将糕紧紧按在了手心中。

    那一篮子的糕吃的牛魔王病情加剧,肠胃如火烧火燎,一直从舌头上烫起了燎泡。五兄弟感叹他们大哥简直为了姑娘傻到了阴曹地府去,粉糕放凉不吃,非要滚烫的时候吃下去,姑娘又没见到你是热的时候吃,亦或是凉的时候吃。

    五兄弟中以蛟魔王为最大,他看不得自家大哥成天痴痴呆呆,看不到姑娘就看这个篮子,或是也不操练妖兵,不修炼妖术,反而抓着一把铲子,提着一个锅子,开始折腾起菜肴来,还让小妖捉了几个凡人厨师上门,学做那些菜肴。

    然而五兄弟觉得牛魔王痴心一片,牛魔王却心疼起那姑娘来,他上回做的那些糟粕,自己一吃简直难以入口,也不知姑娘如何咽下肚去,这其中只能有一个解释,便是姑娘是器物化灵而成,并非仙也并非妖,器灵不知凡人食物为何滋味,亦不知要如何形容这些酸甜苦辣咸,想必姑娘这些年来,大约食些凡人供奉,喝些露水溪流,真是要心疼煞他也。

    蛟魔王并不知他哥哥心中所念何事,他素来直言快语,想说便说,想做便做,就寻了这翠云山附近土地,喝问他这姑娘的来历。这土地却也是来历不凡,他与那姑娘罗刹一同来到火焰山,下凡前被交代过一二,也顺水推舟与蛟魔王讲了些话。

    这姑娘罗刹本体为一把芭蕉扇,乃天上仙物,下凡落在此地,小仙是奉命来护着她的,而下凡前,月老曾同小仙说过,罗刹女与一牛妖有些姻缘,特意让小仙留意,如今既然你家长兄是牛妖,这番话就暂且告诉你。

    蛟魔王听着半信半疑,却心花怒放,想自家大哥竟然撞上了仙人定的姻缘,说来这妖怪也是有趣,一是厌恶那些神仙菩萨,却又对这月老深信不疑,快快回去告诉了他大哥听。

    牛魔王听闻此言,更是信心百倍,全然没有蛟魔王所料想般放弃厨艺这些不入流的事情,反而更全身心投入了进去,而由于这一层姻缘所联系,几乎隔了几日,都要让小妖们提了几篮子的菜,装作路过人家姑娘家山洞门口。

    红孩儿每每听到此处,总觉得他爹爹这段故事中有猫腻,他爹爹的手艺凄惨无比,还不如他叔叔来的好,连盘简单的炒青菜都做总要焦几分,然而却不知他娘亲就喜欢这个味道。

    牛魔王也是经历了几次才发现姑娘竟然喜欢有些焦的菜,恨不得是每碗菜里面都带了半分的焦意,到最后他洞府内大摆盛宴,凡是牛魔王面前的菜,都要有些焦黑,才能让他入口。

    五个弟弟觉得他们大哥应该是没救了,眼看着姑娘与他们大哥关系融洽,往往提着凡人精心制作的贡品前来吃他们大哥做的狗屁不通的焦菜焦饭,心想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老天瞎眼,天生一对,也就纷纷告辞离开,并殷切嘱咐若是成了,定要请弟弟们吃饭,焦的不吃。

    牛魔王是妖生得意,姑娘也逐渐学会了不少凡人夸赞菜肴的话语,例如你今天的菜又焦了,焦的都有些苦了,真是一流的水准呀,一旁凡人厨子听到脸色麻木,想妖怪的口味也真真是独特了。

    他与姑娘终于能随意地称呼对方名字,姑娘并不介意牛魔王喊她什么,罗刹也好,铁扇也好,你也好,诶也好,牛魔王挖空心思想了个独独就她能喊的称呼,最后脸皮一厚,说你可喊我牛牛。

    而一段时间之后,驻扎在山洞附近的妖兵们也麻木了,听着貌美姑娘从天上降落,声音淡漠,却喊着无比亲昵的牛牛,牛魔王也时常差遣小妖们将他做的菜肴送过去,而正当牛魔王思虑着如何再进一步发展时,姑娘一边吃着菜肴,一边忽然说道。

    “昨日想吃的不得了,你却要今日才来,不如你就住在这里可好。”

    牛魔王顿时什么都不想了。

    之后的发展几乎是顺理成章,只不过牛魔王第一次追求器灵化成的妖,也不懂得对方是否了解所谓的嗔痴念爱,罗刹对其余人或妖都是态度冷淡,却唯独对他有些和颜悦色的冷淡,牛魔王食之若甘,带着他那些锅碗瓢盆就入住了罗刹的洞府,那些小妖也自动护在翠云山附近,在某日饭时,牛魔王带着些试探与侥幸,询问罗刹,你愿意嫁我否。

    罗刹并不是懂得嫁与不嫁的区别,牛魔王比划了几句,最后说若是你嫁我,我这辈子便只能与你做菜,不能做于其他女子吃。

    只这一句,牛魔王就将红孩儿他娘亲终于拐到了手。

    红孩儿如今想起这段故事来,已是有些麻木的凄凉。

    他娘亲如今仍习惯吃着有些焦黑的菜肴,红孩儿猜想是因为她体内带着三昧真火的缘故,亦或是器灵口味不同,然而牛魔王的誓言早已经化成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自打他见到他爹趴伏在狐狸精身上时,剩余些的感情已经全部消失干净了。

    红孩儿仍然记得他娘有些迟疑地询问过他,或是在自言自语。

    昨日想吃那菜想吃的不得了,然而他为什么昨天不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的罗刹性格大约设定是这样的:她并不懂得婚姻跟鱼水之乐,也不懂得要怎么跟牛魔王进行婚后的相处,性格冷淡,但她仍然记得牛魔王跟她说过的那句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