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烂柯棋缘最新章节!

    那边的太医在激动地喊着神了神了,尹相有救,而这边法坛边上的御医则愁眉苦脸道。

    “完了完了,杜天师完了,脉搏似有似无,气息淡若游丝,出气多进气少!”

    太医看完杜长生的情况,也看了看杜长生的三个弟子。

    “这三个倒是没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就好。”

    此刻院中的其他人,包括从后方的院落中以轻功跳回来的尹重等人,也全都围拢过来,在看过得知尹兆先似乎真的有好转之后,一面留人照顾尹兆先,一面则关注杜长生的情况。

    “一定将稳住杜天师的情况,拿参茶来!”

    尹青在看过自己父亲之后,快步接近杜长生,关切问道。

    “太医,是否要把杜天师转移到床上?”

    “地上太凉,自然是要转到室内,诸位帮衬一把,轻抬轻放,腾出一间干净温暖的屋子让杜天师休息!”

    “好,虎儿,阿远,帮忙把杜天师抬起来,还有你们几个,将杜天师的几个徒弟也一起送到合适的房间休息。”

    尹重和阿远也赶紧从尹兆先那边过来,其他人也更多地关注起地上的杜天师来,刚才的感观冲击实在是太强了。

    一部分人随同一个御医将尹兆先转移到完好的屋子里去,毕竟原先的屋子四面透风不说,顶也没了;另一部分人则一起救助倒地的杜天师和其三个徒弟。

    在经历了一阵乱糟糟的情况之后,尹家后院终于渐渐恢复了平静,最后在原来院中镇定站着的只有三人,一个是尹青,一个是言常,一个是大太监李静春。

    “看来相爷是没事了,只是杜天师不知道会如何啊!”

    李静春感慨一句,看向尹青和言常,尹青点头道。

    “父亲的情况应该是能稳定下来了,杜天师确实有真法力,希望他会没事吧。”

    言常面露思索,直到此刻才有些感慨地发言道。

    “没想到这杜天师有如此能耐,纵然是‘借法’之功,更没想到杜天师有如此觉悟,能将毕生一次的机会让给尹相啊,更是可能搭上了自己一条性命!言某以前有些看错他了,若还有机会,定要当面向其致歉!”

    大太监李静春闻言也是认同点头,淡淡开口道。

    “言大人所言极是,不说别的,这杜天师若是开始就阐明自己所会之法,用此法向皇上换取荣华富贵,定是能享尽人间极福的……”

    说到这,李静春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看向尹青道。

    “尚书大人请别见怪,尹相性命利天下万民,自然是该救的,李某只是假设,并无其他意思!”

    尹青面色平静道。

    “李公公请放心,尹青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公公所言合情合理,希望杜天师能够吉人天相吧!”

    又站了一会,李静春向着言常和尹青拱了拱手道。

    “两位大人,这边事了,尹相爷和杜天师就拜托照料了,咱家还得回宫向皇上禀报今日之事,就不久留了!”

    “好,公公请自便!”“我送送公公!”

    “不必不必,尚书大人请留步,咱家自己走就行了,更不用派什么车马,没有咱家自己脚程快,皇上想必也急切想知道这边情况,咱家先走了,告辞!”

    说完这句话,李静春收起礼节,快步朝着出府的方向离去,在确认了尹兆先已经平安之后,他也没有必要再久留,而且皇上那边如果也能看到天象变化,此刻应该是急于知道情况的。

    因为没有尹家人带领,自然走比较短的路线,穿过一条走廊时刚好路过其中一间客院,不经意间看到有一位青衫先生在院中对着棋盘自己下棋。

    通过院落拱门远远一瞥,这幅画面给李静春一种特殊的恬静之感,也就不由多看了两眼,而那位青衫先生应该是并没有留意到有人在看他,始终对着棋盘作思考状,李静春直到走过这段路,都没能见到那位先生落子。

    李静春走出十几步之后停顿了一下,随后又快步离去,他觉得这先生似乎有那么一丝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不过对方看起来是尹府的客人,或许在尹家见过吧。

    李静春是少有的先天大高手,全力赶路之下脚程极快,在这种复杂城市里的迅捷程度远超奔马,没有多久就直接回到了午门外,畅行无阻地进入了宫中,一路上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停留,直奔御书房。

    御书房中,见天象变化已经消失的洪武帝已经重新坐在案前,但此刻却并无什么心思批改奏章,也是这会,在外头守着的太监见到远方出现李静春的身影,赶紧进来禀报。

    “陛下,李公公回来了。”

    “是吗,赶紧让他进来!”

    “是!”

    太监出去之后,正巧遇上已经到近处的李静春,遂赶紧将皇上的话复述一遍,并且还讲了之前看到天象变化时,御书房这边的一些反应,李静春心中有底之后,这才定了定神,入了御书房中,见到在案前持笔批改奏章的洪武帝,恭敬行礼道。

    “陛下,老奴回来了!”

    洪武帝抬起头看向下方的老太监,直言道。

    “不必多礼,在尹府看到什么,方才白昼转黑夜,更有银河接天连地,是否与尹府有关?速速道来!”

    李静春收起礼节,接近御案,开始讲述刚才的见闻,他出色的阐述能力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刚才在尹府发生的一切,一定程度上让洪武帝好似亲自看到一样,加上昼夜转换星河接天的景象是他亲眼所见,对李静春所说的事并无什么怀疑。

    当听到星河散去,杜长生七窍流血倒下的时候,杨浩忍不住出声发问。

    “那杜天师性命无忧吧?嗯,还有尹相如何了?可曾救治回来?”

    李静春小心看了一眼洪武帝,回答道。

    “回皇上,经在场太医查看,尹相已经无大碍了,气息虽然依旧衰弱,但脉相恢复平稳,只需要慢慢调养即可,可杜天师的情况就不太好了,似乎有些危险,太医正在尽力救治之中!”

    杨浩闻言面上皱眉不止,随后缓缓舒出一口气。

    “尹相没事实乃我大贞之福,希望杜天师也能平安无事,孤还等着给他加官进爵呢!”

    说着,杨浩又问了老太监一句。

    “那天师是说此生只能施展此法一次?”

    李静春赶紧回答道。

    “回陛下,老奴听得一清二楚,在场之人也都听得明白,杜天师明言,那大阵引来的法力并非他自身之力,乃是向其口中‘仙尊’借法,一生只此一次。”

    洪武帝闻言静思片刻,随后叹了口气同李静春道。

    “密切留意尹府之事,一有新的消息,立刻来向孤汇报!”

    “遵旨!”

    李静春不敢怠慢,立刻出去吩咐一声,随后才回到了御书房中,见洪武帝迟迟不批奏章,只是坐在案前沉思,也不敢出声打扰。

    京畿府神道层面,之前的昼夜转换带来的震动不比城中百姓小,城隍和各司大神几乎全都出来察看了,其中不少更是接近到了尹府近处,就是此刻,城隍也依然站在城隍庙顶注视着远方的尹府。

    “城隍大人,那杜长生真有如此能耐,竟能‘借法’改天换地?关键这借法之术又是何种妙法,他若真有这种能耐,何必蹚这阳世朝堂的浑水?”

    城隍望着尹府方向若有所思,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而是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

    “计先生应该还在京畿府呢。”

    说完这句,城隍不再多言,隐去金身法体,自回阴司去了,其他鬼神闻言面面相觑,各自都看出对方面露恍然,片刻后也一齐返回阴间。

    既然计先生可能还在京畿府,那么刚才的动静就不可能逃过他的法眼,甚至很有可能与计先生有关,杜长生没能耐改天换地,换成计先生的话,惊愕感就没那么高了。

    而在萧府之中,此刻御史大夫萧渡正心急如焚,在客厅中来回踱步,更有一些官员沉不住气,小心翼翼地来萧府探底,但萧渡自己都两眼摸黑呢,只知道之前的天象变化同尹府有关,知道尹府肯定出大事了,却不知道是好是坏。

    人皆言尹兆先乃文曲星降世,那之前的情况,有可能是尹兆先死了,星宿回天引起的变化,但也有可能是尹兆先在好转,总之两种消息都很磨人。

    “老爷,老爷,有消息了!”

    一名身手矫健的老仆匆匆从外面赶来,萧渡几步走出门口,不等对方进屋就急切问道。

    “什么消息,快说!”

    老仆平复一下气息,低声回答。

    “老爷,市井上下,尤其是荣安街那边的百姓都在传,尹相得高人相助,以改天换地之法续命,不少百姓正在欢呼呢……”

    “什么!?”

    萧渡闻言如遭重击,险些站立不住。

    “此言可准确?”

    “这我可不清楚,只是百姓流言,未必是真,但此前天河确实出现在尹府,这一点应当不假!”

    萧渡勉强定神,但频频拍着掌,明显心思有些乱了。

    “若尹兆先真的无事,若尹兆先病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