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夏晓晓满脸黑线,“卡琳娜,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

    卡琳娜吐了吐舌头。

    “我的错!我的错!”

    说着三个人便往婚纱店里走去,刚迈脚走了几步,她们听到身后圣龙一声吼声,未等反应过来,夏晓晓便被圣龙大力推开,紧接着便是震耳的一声撞击声响冲击在耳膜,以及圣龙被抛出去的身体在空中划出的弧线。

    夏晓晓猛然想起圣龙说过会报答她,在生死之际,他用自己的命在偿还夏晓晓的恩情。

    一切发生得太快,令人措手不及。

    “圣龙!”卡琳娜尖叫着冲上去。

    保镖们迅速冲上前来,四周哄乱不已。夏晓晓朝那车看去,车里的人并不是白萱萱而是一个面带刀疤的男人。对方调转车身就要冲过来,保镖们护着她们往后退。

    “小心,他有枪!”只听得一个保镖得吼声,夏晓晓这才看清那森森的枪口,而枪口正对着她。

    嘭的一声,子弹射出枪膛直往夏晓晓眉心射来。

    “趴下!”凯瑟琳大喝一声,关键时候拉了夏晓晓一把。“去婚纱店!”

    “卡琳娜和圣龙哥怎么办!”枪声齐齐射来,夏晓晓着急地问道。

    “他的目标是你!”凯瑟琳拽着夏晓晓便往里边走。“这里太危险了!快走!”夏晓晓回头朝卡琳娜和躺在地上的圣龙看去,见卡琳娜抱着圣龙撕心裂肺地哭着,夏晓晓心中揪痛不已。

    “妈的!”凯瑟琳用德语骂了一句。“快走!我的人会保护卡琳娜她们的!”没等夏晓晓反应过来,凯瑟琳的人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拔出枪朝打中了车中男人的手臂,顿时血花四溅。男人见形式不妙猛调转车头决尘而去。

    “小姐,没事吧!”

    “把白萱萱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凯瑟琳愤怒地吼道。

    “圣龙哥!”夏晓晓无暇关心白萱萱如何,她急忙扑到卡琳娜的身边。“快,去医院!”

    医院。

    卡琳娜俨然六神无主了。夏晓晓和凯瑟琳不停地安慰着她,但她还是坐立难安。

    “都怪我!圣龙哥是为了救我才……”夏晓晓自责不已。圣龙曾说会报答她,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回报。圣龙以生命为代价,比起她曾给他的帮助又算得了什么呢?

    “怎么样了!”欧晨峰和兰若昕赶到了医院。此刻欧晨峰浑身散发着凌厉之气,嗜血得火焰在眼里熊熊燃烧。

    白萱萱竟然敢“医生还在抢救!”

    “该死!”欧晨峰咒骂道。是他大意了。本以为白萱萱被警方通缉已经是惊弓之鸟,他只要小心一点就好。但他好了伤疤忘了痛,事实证明,白萱萱彻头彻尾一个疯女人,她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竟然买凶杀人!如果不是凯瑟琳只怕后果不堪设想“这个白萱萱!她可真是丧心病狂!都到这地步还敢纠缠不休,看样子不解决她这个麻烦,咱们以后就没太平日子可过了!”兰若昕皱眉说道。

    “派人出去,一定要把白萱萱给我找出来!”欧晨峰发誓,他一定要白萱萱下地狱!警方找不到她那就他去找!

    电话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众人对视一眼,欧晨峰接起了电话。

    “欧晨峰,是我。”

    是白萱萱!

    “你还敢打电话来!”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你父母在我手中我怕谁!”

    “你说什么!”欧晨峰心中一惊。

    “你没想到吧?哼哼,你以为我是想杀夏晓晓吗?”白萱萱确实想杀了夏晓晓,所以她才会雇人,但她还有其它的打算。“只是夏晓晓死了也太便宜你了!”

    没错,她要欧晨峰的父母也跟着一起陪葬!她知道欧晨峰会安排人手保护夏晓晓和他的家人所以她让人去杀夏晓晓分散欧晨峰的注意力。欧晨峰果然上当,把人手都抽调到医院去了,这样她很容易就挟持了欧晨峰的父母。

    “你毁了我的一切!”白萱萱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吼道。“我要你们陪葬!”

    为了欧晨峰她付出了一切,如今她成为丧家之犬到处躲藏。白家也因为欧晨峰暗地搞鬼破了产,爱变成了恨意,她只想毁灭一切。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难怪当她用欧氏企业做威胁欧晨峰不为所动,原来欧晨峰和兰若昕以及桑梓三人成立了一个公司,他们三个不动声色挖空了白家,白家一倒,她就失去了左膀右臂,再不能有什么作为了!

    “我警告你,不许伤害我的父母!不然我会让你好看!”

    “你别跟我放狠话!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欧晨峰我告诉你,想要你父母活着过去你就乖乖听我的!你要是敢报警的话我立刻就杀了这两个老东西!”

    顿时欧晨峰听见了父母凄厉的惨叫声。

    “想救你父母马上到和夏晓晓到临川码头来!”说完白萱萱啪地声挂掉了电话。

    “晨峰,怎么办!”

    “我去见白萱萱。”

    “你等等!”夏晓晓拉住欧晨峰。“白萱萱不是让我和你一起去吗?你一个人去她怎么会放过你父母?我和你一起去!”

    “你不可以去!”他怎么可以让夏晓晓深陷险境?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去哪我就去哪,你休想丢下我!”她知道白萱萱在想什么,她不能在承受失去了。魏凌的死已经让她痛不欲生,如果连欧晨峰都失去,她真不知道未来的人生怎么走下去了。

    “都别争了!我去!”卡琳娜突然说。

    “你去干什么!”

    “我要把白萱萱碎尸万段!”新仇旧恨,卡琳娜对白萱萱恨之入骨。

    “你疯了吗?现在圣龙哥还在里面抢救,他需要你,你怎么能走!”夏晓晓一句话令卡琳娜顿时哭起来。她该怎么办?她害怕失去圣龙啊!

    “你放心!圣龙哥一定会活过来的!他……他说他打算在我结婚那天向你求婚,他怎么会舍得丢下你!”

    “他真这么说过?”卡琳娜怔怔的,又感动又心痛。

    “你们都别着急。”兰若昕说。“白萱萱想什么我们一清二楚,去我们是要去的,只不过得好好部署一下。”

    众人知道,是时候和白萱萱做个了结了。这个在她们生活中兴风作浪的女人是时候被清理了。

    约定的临川码头是一个货物集散地,有很多的集装箱和来往的船只。吊台机械有条不紊地运作着,不时有船只的鸣笛声传过来。

    夏晓晓和欧晨峰对视了一眼,两人十指紧扣,相视一笑然后开车下了车。四周有很多集装箱,高空中也半吊着诸多的集装箱,看起来就像一个铁盒子的国度。白萱萱约她们在这里见面不知道搞什么鬼!

    一个吊台就在她们的头顶,夏晓晓和欧晨峰抬头望去,只见上面吊着的集装箱里,白萱萱押着欧晨峰的父母,手里举着枪。

    “爸妈!”欧晨峰正欲上前,便有子弹射到了他面前的地面上。

    而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白萱萱,我已经来了,还不快放了我爸妈!”

    “你着什么急!想要我放了你爸妈还不容易。你杀了夏晓晓我就放了她们!”

    “你疯了吧!”欧晨峰看了一眼夏晓晓。

    “我是疯了!早在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疯了!”

    “你不要冲动!”夏晓晓拉住欧晨峰。她们来的时候已经说好了,不要激怒白萱萱,一定要想办法拖住白萱萱!

    “你还想救你爸妈吗!想要你爸妈活命就杀了夏晓晓!不然我就杀了你爸妈让你一辈子背上不孝的罪名!”白萱萱阴笑着。他就是要欧晨峰痛苦纠结!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和父母,他的人生会在今天彻底毁灭!

    白萱萱从高空中丢下一把枪。

    “别想和我玩花样,不然我立刻就杀了你的爸妈!快点!杀了夏晓晓!”

    夏晓晓和欧晨峰二人同时向地上的枪看了一眼。

    “欧晨峰,不要。”夏晓晓摇着头说道。“你冷静点,一定会有办法的!你说过你爱我的,你不能杀我!”

    “还磨蹭干什么!欧晨峰你还想不想救你父母了!”白萱萱在上面催促着。

    欧晨峰看了看被捆绑住不能说一句话的父母,又看了看夏晓晓,脸上闪过一丝痛色。

    “对不起,夏晓晓!”说着欧晨峰便弯腰去捡地上的手枪,夏晓晓见状连忙去争夺手枪。在集装箱中目睹这一切的白萱萱张狂地笑着。他们俩不是自诩恩爱非彼此不可吗?可到了生死关头还不是自相残杀!什么狗屁爱情,呸!只有她才是真心爱欧晨峰的!

    “啊!”夏晓晓最终没有抢到手枪,欧晨峰枪口对着她的时候夏晓晓吓得尖叫起来,一脸惊骇之色。

    “不要。”她恐惧地往后退着。

    “原谅我夏晓晓,我必须救我的父母。”

    “不要杀我,你说你爱我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夏晓晓歇斯底里地吼着。“我跟着你来救你的父母,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父母是唯一,女人却可以有很多。原谅我!”说罢欧晨峰扣动扳机,夏晓晓瞳孔猛地收缩就在欧晨峰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突然调转枪口,将枪口对准了集装箱里的白萱萱。

    “啪!”

    欧晨峰和夏晓晓同时愣住。

    没有子弹!

    集装箱里的白萱萱嘴角上扬,狡诈的笑容显在脸上。

    “戏也看得差不多了,该结束了!夏晓晓,你去死吧!”不由分说,她扣动了扳机,只听得嘭的一声,子弹从枪膛里飞速破空而出“小心!”眼见子弹穿膛而出,欧晨峰飞快冲上前来将夏晓晓扑倒,可是为时晚矣,子弹打在了夏晓晓的肩头。

    “啊!走开!”欧晨峰听得集装箱中有声音,匆匆抬眼看去,只见他的父母正在和白萱萱纠缠。原来白萱萱开枪的那一刻欧母冲上前去用头撞了下白萱萱的手使白萱萱打偏,不然不知道子弹会打在夏晓晓什么地方。

    “夏晓晓,你没事吧?你还好吗?”欧晨峰搂住夏晓晓,神色焦虑。夏晓晓摇了摇头。

    “我没事。”他俩低头一看,肩膀的衣服一个大洞,夏晓晓扯了下衣服,里面露出了防弹衣。“还好兰若昕让我们穿上了这个!”

    若不是穿上了防弹衣,她只怕这刻已经不省人事了!

    “你快去救伯父伯母吧!”夏晓晓想起来欧晨峰的父母还在白萱萱的手中立刻说道。“嗯,我知道。你赶快到安全的地方去!”

    “好!”

    说罢欧晨峰便跑到集装箱下面,而集装箱这个时候也正在缓慢地往下降着。吊车上的兰若昕探出头来向欧晨峰竖起了大拇指示意欧晨峰可以行动了,而吊车下是白萱萱的帮凶,此刻正被几个保镖们死死地踩在身下动弹不得。

    集装箱一停稳欧晨峰便冲了进去,而他的父母正在和白萱萱厮打中。白萱萱的手枪掉到了一边,而欧晨峰的父母则在拼命阻止白萱萱捡起地上的手枪。

    “爸妈!”

    见到欧晨峰进来,欧晨峰的父母眼神里闪过一丝希望,他们俩嘴巴被胶带封着,因此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眼见形势不妙,白萱萱一把掀开挡在她面前的欧母,冲过去捡起了地上的手枪。

    “不许过来!”白萱萱把抢抵在欧母头上。“再敢过来我杀了她!”

    欧父和欧晨峰站在一边,欧父紧张着急地呜呜叫着,似乎在叫欧晨峰赶快想办法。

    “白萱萱,这件事和我父母没有关系!你要报复找我就可以了!放他们走!”

    “你别想玩花样!”

    “我没有玩花样!我跟你的事我们自己做个了结!”欧晨峰青筋暴起,冲白萱萱吼道。

    “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们都得给我陪葬!”她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这里,但死前能让心爱的人和自己一起死也是一件快事!她已经想过了,杀了夏晓晓之后她就杀了欧晨峰的父母,然后杀了欧晨峰,最后她再自杀!

    欧晨峰说他不会耍花样,可是刚才他明明就想杀了她!以为她是傻子看不出欧晨峰和夏晓晓在演戏吗?她就要杀欧晨峰一个措手不及!他以为他有胜算,他就出其不意杀了夏晓晓让他后悔死!如果不是这两个老东西碍事,她老早就把夏晓晓解决了!

    “只要你放了我爸妈,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我不信!”

    “我爸妈都在你手里我能玩什么花样!”欧晨峰说。“你的目的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我都听你的还不成吗?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你要我死,我可以和我父母交换,只要你放了她们,就是现在杀了我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我确实恨你!”白萱萱咬牙切齿地说。可是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了。到了这一刻,她也不不想掩饰什么了。

    “可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是你呢?你怎么对我的?你根本就不屑一顾!”

    “我承认我以前对你不公平,我不该伤害你。”欧晨峰很反感白萱萱说她很爱他,但他知道白萱萱已经疯了,这个时候不能刺激她。因此他耐着性子让白萱萱平静,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打开白萱萱脆弱的心门。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白萱萱近乎崩溃了。“我爱了你那么久,但你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夏晓晓她有什么好!你可以爱上她那样的人,为什么过去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过去她也和夏晓晓一样,她也开朗活泼,他说他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可以因为你一句话就可以和我不喜欢的男人上床,夏晓晓能做到吗?”那是她最近疯狂的时候,她本想将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给他,但他说他不喜欢。他知道当时她的心沉到谷底吗?

    那些男人多么令她厌恶啊,可是她必须极力忍受。她要将自己变得风情万种,成为床上高手,为的只是想让他满意但他却嫌她丑。

    她自认为自己虽不是倾国倾城,但也算清丽可人,她也不乏追求者。但是,因他一句话,她开始厌恶自己这张脸了!不管整成什么样子她都害怕不完美,害怕欧晨峰不喜欢。

    这么些年她一直沉迷整容,原本的样子早就找不到踪影了。对过去的自己她深恶痛绝,那份自卑都是欧晨峰强加到她身上的。终于,她成为一个大美人,她在事业上精明能干,她以为自己终于配得上欧晨峰了“我知道我忽视了你的情感,是我对不起你!”

    如果没有重视别人的情感就罪无可赦,那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敢轻易去爱了,因为你要对每个人的感情负责!摊上白萱萱这个疯女人只能是他上半辈子伤害太多女人,后半生想要用心去爱便被惩罚了!

    尽管听白萱萱控诉了这么多,可他还是回想不起白萱萱有什么交集。这个世界上令人悲哀的就是你的热情被兜头浇了冷水。你在这里无比悲切地诉说着自己的真情,别人根本就听不懂,分明对牛弹琴。

    “我可以向你道歉,只请你放过他们!不关他们的事!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他没有看出来白萱萱和夏晓晓有何相似之处,当然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夏晓晓这样的女人。他不是什么人都爱,只是遇上了这么一个人,然后爱上,从此就非她不可了。

    但欧晨峰可以确定,他绝对不会喜欢上白萱萱这样的女人。她把自己丑陋的一面全部展现出来,男人都会唯恐不及!

    “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一力承担!”欧晨峰毫不畏惧地向前迈了一步。

    “你不要过来!”见欧晨峰靠近,白萱萱紧绷着神经举起枪对准欧晨峰。

    “你不是恨我要我死吗?现在我来送死,你怕什么!”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白萱萱的手颤抖着。她的心慌乱不已,此刻她才明白她可以对别人心狠手辣,可是对欧晨峰却下不了手。

    但是欧晨峰步步紧逼,把她逼到崩溃的边缘。

    欧晨峰目光冰冷,眼里闪过一丝狠决。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必须速战速决!

    他越是往前走,白萱萱就越是慌乱。

    在这一点上,欧晨峰承认他利用了白萱萱对他的情感。但这样的情势,他不得不这样做。

    “开枪啊!”他的头抵在了枪口。欧母呜呜地叫着,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白萱萱振作起来,咬牙说道。但是,她刚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在欧晨峰抓住她手的那一刻彻底崩塌了。

    “开枪吧!”他抓住她的手,逼迫她。白萱萱流着泪不停地摇着头。她下不了手!即使这个男人从来对她不屑一顾,可是他的手强有力抓住她时她便有投入她怀抱的冲动。

    他的目光深邃,永远那样好看,望见他的眼睛她便融化了。

    “我……”她开始犹疑起来。

    就是现在!

    欧晨峰眼疾手快扣住白萱萱的手腕,反手一扳,白萱萱猛吃疼,手枪就此掉到了地上。

    “你骗我!”白萱萱失望且愤怒地瞪着欧晨峰。

    她下不了手要他的姓名,可是他竟然利用她对他的感情!她到此刻对这个男人真是恨到骨子里!

    如今她栽到了他的手里,她除了不甘心还是不甘心!

    “白萱萱,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欧晨峰冷声说道。他没有必要对白萱萱客气,只有了结这一切他才能和夏晓晓有太平日子过!

    “欧晨峰,你以为你和夏晓晓会好过吗?你别忘了你跟我……”

    “我们之间以后怎么过都不关你的事!”这个女人死到临头还敢拿那件事说事!

    “哼!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和我发生过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你讨厌我我不喜欢我又怎么样,你毕竟是和我有过关系的!”说着白萱萱吃吃地笑起来。

    就算她下了地狱她也不会让欧晨峰和夏晓晓好过!

    欧晨峰押着白萱萱走出集装箱,夏晓晓还有兰若昕他们已经等在了外面。望着灰头土脸的白萱萱她执拗、仇恨的眼神令夏晓晓说不出话来。她不禁对白萱萱心生起一丝同情。

    归根究底,都是爱情惹得祸。如果没有遇上欧晨峰,或许她的人生应该会很完满的吧?

    人生的境遇就是如此难以估摸,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不管怎么样,夏晓晓松了一口气。

    因为,一切已经结束了。

    “啊,夏晓晓,你不会得到幸福的!”白萱萱挣脱欧晨峰的束缚扑向夏晓晓,但她还没来得及靠近夏晓晓,便听见一声枪响,她的右腿被打了一枪。

    夏晓晓惊骇不已,朝声源处往去,只见魏冬青拿着手枪,目光灼灼地望着不远处的夏晓晓。

    这是欧晨峰和夏晓晓的婚礼现场。

    距离白萱萱琅铛入狱已经有十几天了。白萱萱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情节严重被判无期徒刑。但在五天前听说白萱萱疯了,现在在精神病院,但同样是以罪人的身份被限制自由。

    这个女人为了爱情不择手段,最终输得一败涂地。

    夏晓晓低头整理着自己的婚纱裙摆,凯瑟琳从门外探出头,笑着走了进来。

    “晓晓,你今天真漂亮!”

    “谢谢,你今天也很漂亮啊!”在凯瑟琳的强烈要求下她也成为了夏晓晓的伴娘。她还说要去抢捧花,争取早日将自己的嫁出去!她们现在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凯瑟琳为过去撞了夏晓晓的事情不知道歉了好多回,不过夏晓晓真的没有放在心上,倒是凯瑟琳心里一直有疙瘩。

    “我刚才跑出去看了看,外面来了好多人啊!”

    “是吗?”夏晓晓嘟囔道。“我都没什么朋友,来得都什么人啊?”

    凯瑟琳坏笑道“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反正不会让你失望的,哼哼。

    “好吧!反正我是今天的主角,管她来什么人呢!”夏晓晓并没有放在心上。

    “喂,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卡琳娜走了进来,她同样穿着伴娘服,和凯瑟琳站在一起倒是一点也不逊色。

    “我瞧瞧。”她拉起夏晓晓的手。“嗯,以前都没有发现,原来你还是一个美人胚子呢!”

    “我本来就天生丽质,是你没眼力!”

    “好!好!今天你是新娘子,我不和你争辩!你最大!”

    夏晓晓有些得意。“对了,欧晨峰呢?他现在已经在等着了吗?”

    “还没那么快呢!还有半个小时婚礼才开始,你也被这么心急吧!”

    “我可不是心急!我只是好奇欧晨峰怎么安排礼堂的!他都没有给我透露一点,你们几个也是,同样没有给我透露一点。”

    “欧晨峰是我的上司,我当然要听他的了。好了,赶紧的把自己收拾好一会儿做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吧!”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觉得这不像是真的!感觉像是在做梦!我才认识欧晨峰多久啊,我们两个甚至都没有正式谈过恋爱,现在就结婚了。”

    “那有的两个人一见面便认定了彼此是命中注定的那一半又怎么办?在一起多久并不重要,关键是两个人的心是否贴近。你呀,就别胡思乱想了。都到这份上了难道你还想悔婚不成?”

    “没有,当然没有!”

    “那就是了。时间也快差不多了,赶紧准备准备,马上就要出场了,新娘子。”

    凯瑟琳和卡琳娜帮着夏晓晓化妆并戴上头纱,夏晓晓望着镜中的自己,她分明幸福地脸红了。

    姐姐夏秋苒明明答应了她结婚会回来的,可是到了婚期将近,姐夫肖楠之却突然病房住进了医院,夏秋苒顿时走不开,这不,连自己妹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婚礼也得缺席了。想到姐姐一个人在国外孤军奋战,夏晓晓就为她心疼,也不知道姐姐能够撑多久。

    两个人曾经山盟海誓,期许永远,但是命运不由人,专爱棒打鸳鸯,拆散多少有情人,最后换来的不过一场唏嘘一场惋惜。

    过了一会儿,婚礼进行曲响起了。

    夏晓晓站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脚往外走去。

    不知怎的,她突然感到身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

    “怎么了?”卡琳娜问。

    身后空空如也,夏晓晓呐呐地说:“嗯,没什么。走吧!”

    教堂里欧晨峰一袭黑色礼服笔挺地站在神父的身边,浅笑盈盈地望着门口。桑梓和兰若昕两个伴娘则站在他旁边,同样翘首以盼。

    “来了!”有人在喊。

    掌声四起,夏晓晓在两个伴娘的陪伴下款款走向礼堂。

    走进教堂的时候她的脚步顿了顿,被眼前教堂的布置感到震惊。眼前的布置俨然就是魏凌为她准备的那场婚礼!为什么?她感到不解。

    “晓晓?”卡琳娜轻唤了一声,夏晓晓回过神,向欧晨峰走去。

    她看到了欧晨峰旁边的桑梓,见到他浅浅地笑着,有种魏凌俯身的错觉。她有些失神,在欧晨峰和桑梓两人之间不定地转移着目光。

    她看到了坐在中间的魏冬青,顿时明白一切。

    他在完成魏凌的心愿。这一切都是他为魏凌准备的。夏晓晓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再定睛朝欧晨峰他们看去的时候,魏凌的面孔已经从桑梓身上消失了,她的眼里也只能看到欧晨峰了。那个给予她全世界的男人从来就没有离开她的身边,而是站在世界的某一处默默地关注着他。

    他还将这么多人送到她的身边让她不再孤单无助,他还将欧晨峰送到了她的身边。魏凌,他怎么能这么好呢?

    她终于来到了欧晨峰的面前,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桑梓就在欧晨峰的身后,但是她的眼里只有欧晨峰了。从今天起,她的生命中欧晨峰将是她的唯一,她会和欧晨峰手牵着手一辈子幸福下去。

    她将在这里许下承诺,永远爱着这个男人,不离不弃。

    “夏晓晓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身边的这位男士,无论健康、疾病、贫穷、富有,你都会和他一起,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欧晨峰先生,你愿意娶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无论健康、疾病、贫穷、富有,你都会和他一起,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过去的一切在两个人的脑海中浮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便火气冲天。回想起彼时她英姿飒爽,发丝在风中飞扬的样子,欧晨峰不禁在想,或许那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吸引。许是她的美吸引了他,令他心痒,他才会挑衅她,两个人才会赛车,才会撞上,才会但不管是怎么样,他们相遇并且相遇了,究竟爱上如何发生他也不愿深究了,重要的是现在。

    两个人相视一笑,默契在两人之间流转。一切水到渠成,交换戒指,亲吻,那般的自然,好像他们已经相识很久了。

    婚礼的仪式很快结束了,招待宾客在教堂外的露天草坪上。兰若昕端着酒杯远远地站在山头,望着地下的热闹,苦涩地笑了笑。他还是没能放下夏秋苒,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和她的丈夫过得怎么样,幸不幸福,开不开心爱情不是占有也不是强取豪夺,放手需要莫大的勇气,忘记更需要漫长的岁月。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没能忘记心头挚爱,他不敢自诩自己是情圣能够记住那么久,但如今忘记的过程确实难熬。

    “今天这么好的勾搭美女的机会,你怎么不去,反倒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身后响起一个清丽的声音。

    兰若昕惊喜地回过头,见夏秋苒身穿一袭白色长裙,宛若盛放的白莲花美丽出尘。她笑容浅浅的,如同清爽的风,令人神清气爽。

    “你怎么会……你不是……”兰若昕已经语无伦次了。

    夏秋苒走近他,望着小山坡下热闹的人群。

    “晓晓的婚礼,我当然要回来,还好赶上了。”

    “噢,是啊,赶上了。”兰若昕既兴奋又有些失落。她回来只是参加夏晓晓的婚礼,与他是没有关系的。

    夏秋苒斜睨了一眼兰若昕,淡淡地说:“你不问我大概留多久吗?”

    “哦,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他很配合地问了。肖楠之那边需要她,她参加完夏晓晓的婚礼之后就会回去了吧?

    “嗯,我不回去了。”

    “哦……啊?”兰若昕没有反应过来,吃惊地看着夏秋苒。但是夏秋苒只是笑了笑,迈脚便往山下走去。

    “等等!秋苒,你把话说清楚啊!你怎么不回去了啊!”

    肖楠之在三天前去世了。夏秋苒在医院陪他走过了人生的最后一段,临走前他让夏秋苒回来寻找自己的幸福。

    料理完肖楠之的后事,她回来了。

    这天阳光正好,来到草坪上时夏秋苒看见大家都在幸福地笑着。她看到圣龙拄着拐杖手捧着一束鲜花向卡琳娜走去,卡琳娜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卡琳娜接受了圣龙手中的鲜花,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

    “秋苒,你把话说清楚啊!你说你不回去了是什么意思?”兰若昕一直追问个不停,眼里充满了希望。但夏秋苒只是笑着,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欧晨峰,你什么意思!”突然听见夏晓晓的斥责声,众人寻声看去。见夏晓晓追着欧晨峰从教堂里走了出来。

    “我什么什么意思!我根本就没什么意思!”

    “好啊你!才刚和我结婚你就和我杠上了是不是!你刚才在神父面前是怎么说的!”该死的欧晨峰,竟然把以前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都请来了!怎么的,示威吗?当她夏晓晓眼瞎啊!

    难怪刚才凯瑟琳一直幸灾乐祸,原来说的是这回事!真是气死她了!她再大度也不能接受这些女人的冷嘲热讽啊!不行,一定要给欧晨峰一点颜色看看,不然他以后又沾花惹草怎么办!

    夏晓晓气急败坏地冲上前去想要抓住欧晨峰,但是欧晨峰一直往后退,躲避着夏晓晓的攻击。前来劝和的人因为欧晨峰突然往后退而躲闪不及,撞到了一旁看热闹的凯瑟琳,而凯瑟琳手里正拿着酒杯,她躲闪不及,红酒就这样泼到了旁边一个男人的身上。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她伸手想要去擦掉男人白色衬衣上的污渍,就这样的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触电的感觉令凯瑟琳猛地抽回手,抬眼向对方看去,对方正是魏冬青。

    魏冬青抬眼向凯瑟琳看去,见她美目流转,温柔如水,心中咯噔一声,顿时没了声音。而耳畔中还回荡着夏晓晓和欧晨峰两人的热闹的争执声,但这都与他无关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