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扭头一看,发现两妹子聊的挺欢的,大概女人和女人之间还是很有话题聊的,我在一旁看的咋咋称奇。

    看她们两个时不时投来的眼神,我就知道,我伟岸的形象算是定在她们心中了。

    我也是头一次来这里,像是小倩他们就有些轻车熟路了。

    小倩拐进去,卷帘门,里面对着大量的米袋,老板是个很斯文的人,也许可以叫做衣冠禽兽,我这么说,并没有不尊重他的意思,我发现,我认识他。

    读书那会儿的事了,我靠着我的洒脱,在男生中间混得很好,而这位是属于蔫儿坏的那种,别人都不相信他会伙着混。

    就是那种我和他一同上课睡觉,老师会说我天天上课都睡觉,他呢,老师转头就会说,你看看人家,睡觉都还听课。

    人生就是这么操蛋。

    他没认出我,他认出的是小倩,这年头,还得看脸。

    他很是斯文道:“又吃完了?我让我弟一会儿给你们送过去。”

    又,我仿佛知道了点儿什么,罢了,还是我付钱吧,我怕光他们祸祸的,已经够阎王爷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这多不划算。

    我道:“你给他们多送点儿去,送个五六袋五十斤的那种,人多怕不够吃。”

    他没反对,谁不希望挣点儿钱啊。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赞叹道:“行啊,钱总,一看你就是个干大事的,现在都有自己的小团队了。”

    “那可不。”我笑得跟朵老菊花似的。

    小倩一看我这要长谈的模样,温和笑道:“钱总,一会儿还有事呢,你不跟着,我们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干笑打着哈哈:“那就下次见了。”

    “恩。”他推了推金丝眼镜,一副变态的模样。

    出了门,小倩夸奖道:“钱总,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到哪儿都有认识的人啊。”

    “我交际广阔。”

    “那怎么混得那么差。”

    我顺嘴用月牙儿的话回答道:“全是些狐朋狗友酒肉朋友。”

    月牙儿向来不赞成我厮混,也说过我,但她从来不管我怎么做。

    想着我就感动,我觉得我快成妻奴了。

    “这个人可不大像你朋友。”

    “对啊,所以那么生疏。”我干笑着。

    这里说个题外话,读书那会儿,每次看见学霸,我为他们规划的人生普遍是一个套路,就是读好书找个好工作,勤勤恳恳干事,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仿佛这才是他们该做的事。

    当然,长大后充分的认识到,社会资源的百分之八十其实掌握在那百分之二十里面,其中固然有些学霸挤进百分之二十了,更多的还是泯然众人矣。

    都是小老百姓,不定卖点油盐酱醋茶啥的。

    小姑娘回头看我,笑眯眯道:“钱总,你可真贫,我可是头一次见到嘴这么会说的。”

    我耸耸肩,不以为然。

    说实在的,一天也就那么点儿事,也没啥好说的。

    买菜,回家吃饭,小姑娘充分展现了她四肢不勤的程度和我有一拼,都是那种进厨房纯属捣乱的人,我这是装的,她那是真的,我再次肯定,这小丫头绝对是被惯坏了。

    吃过饭后,她成了薛哥的小尾巴。

    老吴在一旁说着风凉话道:“这是人家两个有缘,合眼缘,看着就稀罕,不像有些人,看再多遍,也没谁稀罕。”

    我可萌可萌的眨着眼道:“忘了问月牙儿到地方没有,对了,老吴,你刚刚是在说你自己么。”

    老吴扭头。

    小倩道:“钱总,你作为老板,就不想想怎么把这学校给弄起来么。”

    “要不,在村子里发传单。”

    小倩冷笑道:“村子里的人都更重视孩子成绩,老吴会画画,我顶多撑个古筝,薛哥可只会武,谁会那些。”

    旁听的姜秋月答道:“我会啊。”

    “你不是要考研。”

    “不要紧,我钱都接了,该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呗。”

    小倩点头道:“现在学校放假,”

    “哪个愿意来就收哪个呗。”我从前根本就没接触过,对此也不是很感兴趣,偏偏我又不是一个事业心重的男人,对此更是没当一回事。

    面对兔儿神塞给我的东西,我一直持无所谓态度,有所得当然好,无所得也不要紧,我这人吧,说到底还是胆子太小了。

    看着小说里的主角轻易接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我没他们那胆气,也没他们那光环。

    我估摸着我今天才想干点儿啥大动作,改明儿个就被关小黑屋了。

    所以对待兔儿神那昭然若揭的好意,我只能像一个渣男一样面对妹子的投怀送抱: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我这么多心理路程,小倩是不知道的。

    她嗔怪答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上心啊。”

    我把她拉到一边,主要避的就是姜秋月,屋里的正常人就他一个,小姑娘脾气大还缺心眼儿,发现不了,发现了还好糊弄。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不把自己当一个正常人了。

    她瞪着眼睛看我。

    我求饶道:“姑奶奶,你就实话实说吧,干嘛对这事这么上心,对你有啥好处,你一个鬼又不用吃喝拉撒,哪儿都用不着钱,这么上心一定有古怪。”

    小倩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我有心情了,专门挑一天给你说。”

    我摆手道:“就你那点儿事,蒲松龄早就写清楚了。”

    小倩道:“文人就喜欢写自己所想象的,这世上的事,哪儿有那么圆满,后来的事,我以后再给你说,我困了。”

    我实在无话可说,她都对我敷衍成这样了,我还说啥。

    我正要回头找姜秋月,姜秋月已经不在了,多半是回房看书了。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玩儿手机,一个是我用了好些时候的手机,一个是昨天捡到的苹果。

    说起来,今天那手机可没人要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寻摸着自己用吧。

    结果就来短信了,短信大意是这手机的主人不打算要这手机了,我要爱用就用。

    平白的捡了个手机,我有些郁卒,说实话,用不来苹果不怪我,可能是我比较擅长用梨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