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老者的担心其实也是他的担心,因为这燃血术当中的血脉提升秘术虽然一直都存在于血鳞氏族当中。

    但毕竟几万年来,能够这么做的机会并不多,加之这最近的一万年,血鳞氏族的血脉明显退化严重,已经有一万年没有出现过圣血族人了,这也是金锤之所以愿意在石锤身上拼上一把的原因所在,哪怕最后石锤依然没办法成长起来,但只要到时石锤能够为氏族留下足够优秀的血脉就已经达到他的目的了。

    而这其实才是他真正想要的,这一点其实不管是老者还是氏族的几位猎队猎长都清楚,因为这原本就是他们之前好些人一直都深深担心的。

    作为蛮族,最重要的就是血脉,而氏族没有高等血脉的后人,那绝对是整个氏族最深重的灾难,这才是真正会影响到整个氏族延续的最大的问题。

    “行,就这么干。”金锤终于重重的摇了摇头。

    见长老与金锤达成了共识,哪怕下面的几位队长中有几人其实并不赞同,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随着金锤点头,乌古的目光也再一次落在了自己手中的兽皮之上,同时老者也开始在乌古的耳边慢慢的解释兽皮上的内容,特别是那道血脉提升秘术。

    蛮族的巫术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必须经过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够施展的秘术,而另一种则是只需要达成特殊的条件就能够施展的秘术。

    而燃血术当中的血脉提升秘术正好就是那种只要达到特殊条件就能够施展的秘术,因为这道秘术本身就是巫血特有的性质,只需要有特殊的引导物,就足够让这巫血自然的发生出他的效力。

    只可惜对于如今的蛮族来说,巫血却正是如今最难获得的,而且就算有巫血,如今的巫在任何氏族也无一不是重要的,也绝不会有任何氏族会愿意拿一名巫的巫血去提升一名普通族人的血脉,而且还是在付出大量寿元跟代价的情况下,这一点明显就不符合整个蛮族的常识。【零↑九△小↓說△網】

    更何况使用的还是一名巫的本源巫血,这一点可以说哪怕是乌古自己都不清楚有什么区别,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巫的第一滴巫血有多重要。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乌古其实并没有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巫,这一点老者清楚,金锤也清楚,就像乌古不愿意留在血鳞氏族一样,乌古其实也不愿意成为一名真正的巫。

    最后在老者的指点下,乌古很容易便完成了这道血脉提升秘术。

    时间转眼就过了两年。

    两年中,不但乌古从那次血脉提升中恢复了过来,石锤也渡过了惨烈的血脉提升。

    其实两年前,谁也想像不到这血脉提升会如此的后果严重,不但乌古因为耗掉了自己唯一的一滴本源巫血而以至于将近一年多他根本无法修炼自己的血脉之力。

    就连石锤也因为血脉一直不稳处于提于提升状态而不得不成天的躺要木楼中。

    好在这不管是对于石锤还是乌古都不算是一件坏事,因为整个血脉一直处于提升状态,石锤经过两年的提升,血脉品级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虽然到最后老者与金锤等人已经不再将石锤血脉的具体品级外传,但只要任何人一见到两人与那几名猎队队长的神情就知道,石锤的血脉提升非常的惊人。

    因为哪怕是乌古一年前最后得到的消息,石锤的血脉已经突破了中等圣血达到了高等圣血的程度,这虽然只是提升了两小阶,但事实上对于蛮族来说却已经称得上是极其惊人了,因为哪怕是放在远古时期的蛮族,也就是三万五千年前,整个蛮族最鼎盛时间,高等圣血的族人也是极其稀少的,一般只有那些极其强大的大部落才会有那么一两位。

    而且按老者的说法,这种品级的血脉,大多都是用特殊的方法提升上去了,因为高等圣血已经差不多是接近蛮族的前几代始祖了。【零↑九△小↓說△網】

    至于什么是始祖,老者没有给乌古详细解说,只说历史太过久远,只知道是蛮族传说中最古老的几位祖先,至于有什么不同,老者也不知道,只知道始祖就是始祖。

    虽然乌古总觉得老者在隐瞒什么,但也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毕竟蛮族的历史确实是太神秘了,哪怕是他在父族时看到的几份重要的关于蛮族的考古典籍,也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蛮族的由来,甚至就连蛮族三万多年前的历史也没法真正考证,因为那个蛮族所说的帝国时代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几本蛮族古老的典籍上有些描述之外。

    甚至就连那个蛮族口中所说的伟大帝都也找不到哪怕一丝的痕迹。

    至于乌古也同样,虽然因为本源巫血的缺失,他整整一年多没法恢复自己的血脉之力,哪怕是在吸收了那枚兽心中的祖灵真血之后,但没有了巫族血脉之力的压制,原本他体内完全不显几近消失的父族血脉却忽的冒了出来,而且两年中一提再提,甚至都快达到让老者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

    乌古全身赤祼的躺在木楼前的一个巨大铜盆当中,而旁边的另一个巨大铜鼎当中坐着的则是块头又大了许多的石锤。

    也许是因为石锤的血脉提升的原因,这两年乌古在血鳞氏族的待遇明显的提高了许多,最少如今血鳞氏族已经会为他准备一份修炼物资了,虽然比起石锤来差了不只两档,但最少比起之前好了许多。

    乌古是整个躺在墨绿色的汁液当中,只将自己的口鼻留在外面,这是老者专门用猎队外在出时帮他采集到的一些药草炼成的巫药。

    而旁边石锤的大鼎中则是一些腥臭无比的古怪汁液,好些还能够看到一些奇异的虫蛇以及内脏,也只有像石锤那种土生土长的蛮族人才能够安然的坐在其中修炼。

    当然,主要是这种巫药更适合修炼血脉之力的蛮族人,而乌古浸泡的那种用药草配置而成的巫药更适合如今的他。

    当然,他也知道,老者在其中也掺了一些蛮族特有的药物,但因为经过专门的处理,他看不到也就纯当没那么回事了,毕竟这种巫药确实挺适合如今的他的。

    甚至乌古都觉得这种巫药比他六岁前在父族时浸泡的药液都强。

    乌古身边的铜盆当中燃烧是小火,而石锤的铜鼎下却是滔天烈焰,只不过以石锤如今的体魄,这种程度的温度根本就不足以真正的伤害到他,虽然多少还是会有些伤害。

    “乌古,四年一次的黑山古墟快就要开了,你是不是准备趁这个机会直接回父族,我想你既然恢复了父族血脉,你父族应当不会再把你留在我们氏族了。”

    听了石锤这话,乌古不由的将头露了出来,同时他也不由的陷入了沉思当中。

    黑山古墟是血鳞氏族所在的这片区域四年才会开启一次的巨大墟市,一般情况下,也只有这段时期,外族人才能够进入这片蛮族腹地与这一带的蛮族进行交易。

    对于这黑山古墟乌古也并不陌生,因为四年前他就是跟随着前来参加墟市的父族商队来到血鳞氏族的。

    而石锤所说的回到父族,其实也一次就是乌古梦想的,而机会也只有可能是在这黑山古墟时期,因为只有这个时期,乌古原本的父族才会来到黑山古墟与血鳞氏族进行各种贸易。

    而血鳞氏族每四年收获的各种兽皮,兽骨,灵植,包括各种特殊的巫药也会通过其父族的商队换成氏族部落需要的各种生活物资,以及药品,特别是食物,这一点可以称得上是血鳞氏族的生命线。

    说起来的血鳞氏族与乌古父族的联系称得上是历史悠久,据乌古所知,最少也有上万年时间了,而血鳞氏族也在大量的氏族战士在他父族的各支商队中充当护卫。

    包括大量的女战士,就像乌古的母亲,就是因为在作商队护卫期间结识了乌古的父亲,最终嫁到了那个家族,而这在血鳞氏族的历史中并不少,包括也有女子嫁进血鳞氏族的,只不过数量相比来说少上许多,但不管怎么说,这也能说明血鳞氏族与其父族的关系是有多么的亲密,这也是乌古能像正常血鳞氏族人一样学习血鳞氏族的各种武技,功法的原因所在。

    当然,物资除外,因为血鳞氏族的修炼物资一直以来都非常短缺,自然不可能将一些珍贵的修炼物资白送给不愿意真正加入血鳞氏族的乌古。

    不过虽然乌古将自己的一切设想的非常美丽,但事实上,乌古多少有些清楚,他想要回到父族其实并不可能像石锤所说的那么简单。

    就在乌古将头露出液面有些失神时,老者与石锤的父亲金锤走了过来。

    哪怕时隔了整整两年时间,每次见到乌古时金锤还是一脸的赫然,因为两年前的事情最终的结果确实与他当时所说的完全不同,特别是事后对于乌古的影响,这一点毫无疑问,金锤包括整个血鳞氏族都应当算是亏欠他的。

    哪怕对于乌古来说,两年前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反倒是最好的结果,虽然事实上那滴巫血的损失多少有些伤害到了他的本源,但不管怎么说,能够让他的父族血脉恢复,这已经是最让乌古满意的了,至于其他,乌古反倒是不怎么在意,因为对于只想着回到父族文明世界的乌古来说,修为,武力其实并不是他的最大追求。

    打量了乌古好一番,特别是乌古胸膛心口处的那十七片非常细密的血红色鳞片,老者才缓缓的开口道:“两年时间,你的身体应当是完全恢复过来了,如果你有想法的话,可以继续修炼万古魂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