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无上女仙君最新章节!

    仙界。

    九重天。

    一个个仙人都满面喜气的架着祥云上来,整了整衣衫,便快步朝着南天门走去。

    路上,仙人们争相道贺。

    “这今天是新天庭建立万年的大喜日子,也不知天帝会不会有封赏?”

    “这些年,仙界增增日上,四海太平,对于有功之臣,天帝是不会亏待的。”

    “你们说这次盛会,我等可能品尝到蟠桃?”

    周围原本热闹的气氛,因为这话,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良久后,有人幽幽说道:“在上古,蟠桃园那是摘种在天庭里的,每次天庭宴会,前来参加的神仙都能品尝一二,可我们这个时代,蟠桃竟属于私人的,这叫什么事呀!”

    “谁说不是呢,可苦了那些寿元即将耗尽的仙人。”

    “你们小声点吧,上一次有人也抱怨了两句,被路过的三足金乌听到,不但被打了一顿,之后更是被勒令不许再上九重天了。”

    “哼,那个三足金乌未免也太霸道了,天帝也不说管管。”

    “管什么,人家三足金乌那是九天仙君的人,天帝可管不到。”

    “都在说九天仙君,可她人倒是在哪里,也不说出来让我们见上一见。”

    “哎,当初九天仙君和天帝一起进入混沌宇宙,最后,却只有天帝出来了,谁知九天仙君还活着没有?”

    这话一出,周围的仙人就觉得一阵刺骨,回头一看,就看到两个少男少女怒气腾腾的看着他们。

    “小仙仙子,黑娃仙友,好巧啊,你们也是去参加宴会的吗?”

    “哎哟,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看着落荒而逃的仙人们,小仙和黑娃一脸的不快。

    “现在连没有品阶的小仙也敢胡乱喧派主人了。”小仙一脸气鼓鼓的,随即,有些担忧又有些不确定的看向黑娃,“黑娃,万年了,你说主人她去哪里了?还会回来吗?”

    黑娃揉了揉小仙的脑袋:“怎么连你也被影响到了?主人是谁,连天帝和那老树都活着出混沌宇宙了,主人能有事?”

    “可是......”

    “没有可是,你想想吧,这些年来三足金乌可没少闹腾,哪一次天帝不是重重举起轻轻放下?就冲他这和气的态度,就能看出主人没有出事。”

    “也是哦!”

    见小仙被安抚下去了,黑娃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忧虑。

    主人......你到底在哪里呢?

    再不回来,三足金乌可就要撑不住了。

    如今,各方势力不管是心存顾忌,还是还念着当年平定仙界的情分,面上都还算客气。

    可是,财帛动人心,九重天这块蛋糕太大了,每重天上都有令人眼馋的重宝,没有绝对强者的镇压,时间一长,就是再没有贪欲的人,也得生出别样的心思。

    一次两次出事,天帝还可能将事压下去,可次数多了,他应该也会不耐烦的吧。

    靠人终究不是长久之事。

    “哎,要是三足金乌能成功进阶准圣就好了。”

    “小仙,我们赶快回去修炼吧,也不能什么事都指着三足金乌,我看他这些年头发都白了几根。”

    同一时间,天河。

    “哗~”

    “哗~”

    平时平静徐缓的天河今天突然掀起了层层骇浪,在一处支流汇聚之地,慢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悄然间,旋涡之中竟散发出股股沁人心脾的莲花香。

    接着,旋涡中又开始溢散出灰色灵光,随即,一朵花瓣紧紧闭合的灰色莲花花苞从旋涡中缓缓浮现了出来。

    ------

    天庭,凌霄宝殿。

    各路仙人按照品阶分坐在大殿两边。

    殿中,觥筹交错,笑语连连。

    东方昊高座在帝位上,淡淡的看着下方仙人,最后,目光停在了西圣宫来人身上,久久没能收回视线。

    酒意正酣,一个仙人匆匆跑进大殿,对着东方昊就是一阵哭诉:“天帝,你快管管三足金乌吧,近日我和几位仙友途经八重天,本想稍作休息,可三足金乌一见我等,就说我等心怀不轨,对着我们就是一通打骂,小仙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其他仙友都还被他扣着呢,说是......日后不让我等在上九重天了。”

    这话一出,大殿立马沸腾了。

    “那三足金乌如今是越来越霸道了,感情九重天现在都是他说了算了,想让谁上就让谁上,谁给他的权力?”

    “就是,九重天隶属仙界,本该仙界众生共有,他现在把持着九重天,不让别人进出,算是怎么回事?”

    东方昊淡淡看了一眼说话之人。

    五大圣地的人居多。

    因为鄢然,如今仙界仙气最浓郁的可不是五大圣地,而是九重天。

    如今鄢然迟迟没有回归,大家的心思都起来了。

    东方昊打算先将事情压下去,可就在这时,一个血迹斑斑的仙人跑了进来。

    “天帝,救命,三足金乌要杀人了!”

    东方昊眉头一皱,知道今天的事压不下去了。

    这时,又有一个天兵走了进来。

    “天帝,东无天尊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去了八重天,我等想要拦也没能拦住。”

    “噌!”

    东方昊一下站了起来,面色阴沉的说道:“走吧,我们也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

    “我告诉你们,蟠桃山没有仙君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谁要敢妄动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三足金乌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三足金乌,本座说了,不白要你的蟠桃,我们用别的资源换,你就这么不近人情吗?”

    三足金乌冷笑:“我如果跟你换了,那其他人也要这样,那我岂不是也要同意?都像你们这样,就是将蟠桃山采秃了,也不够你们吃的。日后仙君回来,我还要怎么交代?”

    “三足金乌,你不要总是拿仙君说话,我看分明就是你想独霸蟠桃山。”

    这时,东方昊带着众仙过来了。

    冷冷扫视了一眼在场之人,东方昊看向站在最前面的东无天尊:“本帝好像说过,不许来蟠桃山闹事,你们忘了?”

    东无天尊:“天帝,实非我等要闹,是三足金乌出手太重,东圣地好几个人都被他打得起不了身了。并且,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亲自来,实在是东圣地的几位长老寿元将近,急需蟠桃救命,这才......”

    三足金乌冷哼:“增长寿元的仙果那么多,怎么就非蟠桃不可?”

    东无天尊面色一沉:“三足金乌,你不要太过分,这些年,看在仙君的份上,大家对你是忍了又忍,本座换一些蟠桃怎么了,你非得把持着不放?”

    说着,看向东方昊:“天帝,这些年,东圣地众人四处平乱,清除滞留仙界的魔族不敢有一丝懈怠,还望天帝能够奖赏几颗蟠桃,为东圣地长老续命。”

    这时,有大罗金仙站出来了。

    “天帝,从古至今,九重天就属天庭管辖,九重天上的一切都归天帝分配,东无天尊所求并不过分。”

    “是啊......”

    顿时,不少人纷纷赞同响应。

    这些人不仅是为了蟠桃,还为了其他宝物,比如三光神水池等。

    以龙晟为首的前来参加宴会的妖族仙人,并没有加入其中。

    就算有人忍不住诱惑,也会被龙晟压制下去。

    “龙晟,你干嘛呢,有好处为什么不占?”

    “九重天的好处是那么好占的吗?”龙晟面无表情的说道,见妖族中人有不少人动了心思,本想再劝几句,突然,心中一阵悸动,缓缓回头,顿时瞳孔一缩。

    鄢然!

    她回来了!

    龙晟咽了咽口水,见鄢然仔细的听着众人的议论,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天帝,九重天物资如此丰富,合该拿出一些俸养天兵天将的,毕竟,九重天的安危,也是靠天兵天将守护的。”

    “不错,九重天每一重都浩瀚如一界面,如此丰富的资源,只有三足金乌这些人在打理,实在是浪费,小仙建议,允许仙界仙人到各重天进行历练。”

    三足金乌暴怒:“历练你个头,你干脆直接说想抢我九重天的物资好了!九重天得以重现,完全是凭借仙君一人之力,如今你们有何资格前来索要这里的资源?”

    “三足金乌,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也想重现重现九重天啊,可没这机会呀!”

    “就是,但凡仙君愿意给我们留点机会,如今也不至于这样呀,想想上古,九重天,一重天一仙君,多么的热闹,多么的百花齐放。”

    “你......”三足金乌气急,忍不住想动手了,可是突然余光一扫,直接愣在了当场,傻住了。

    见他这样,众人还以为他被他们说得无力还击了,顿时信心大振,喋喋不休的再次说了起来。

    “三足金乌,你呀就是太守财了,九重天这么多物资,你们这些人又用不完,分点出来给有需要的人,得到了大家的感激,有何不好?”

    “照我说,每一重天,都应该选出一位负责人来,地位比同上古仙君,这样也不用事事都来麻烦三足金乌了。”

    “就是就是。”

    众人正说得起劲儿,突然,九面白色旗帜凭空出现,恰好悬浮在那几个叫嚣得最厉害的人面前。

    看着眼前的九天旗,东无天尊几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浮现出止也止不住的笑意。

    九天旗突然出现,这是上天听到了他们的心声,给他们送机缘来了?

    沉侵在喜悦中的几人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突然安静得可怕,之前一些叫嚣得厉害的人此刻都苍白着一张脸,恨不得立刻消失不见。

    良久,东无天尊最先发现不对劲儿。

    怎么回事?四周的人干嘛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顺着众人的目光,东无天尊缓缓转过身,当看到坐在不远处,悠悠品着仙茶的鄢然,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他这一跌,顿时惊醒了其他几人。

    随着几人的转身,安静的现场又响起几道落地声。

    鄢然将手中的仙茶喝完,这才转头看向几人,笑道:“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听着很有道理,九天旗我已经拿出来了,你们咋还不收呢?”

    “仙......仙......仙君,你听错了,不,是我们说错了,你大人有大量,还请原谅我们。”东无天尊几个结结巴巴的说道。

    鄢然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讥笑道:“我要是不原谅你们,那我岂不是度量狭小了?”

    “不不不,仙君,我们错了,求仙君原谅!”

    看着求饶的几人,以及周围默不作声的其他人,鄢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睡了这么久,一醒来就看到你们,着实的影响心情,日后别让我在九重天上看到你们。”

    话音一落,在场之人顿时如鸟兽散,除了东方昊和三足金乌几人,其他人是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空中悬浮着的九天旗......

    谁爱要谁要去!

    飞出老远,东无天尊的心脏都还怦怦直跳,刚刚,鄢然扫向他的刹那,他以为他立马就要死了。

    太可怕了!

    她进阶圣人了?

    妈呀,日后再也不上九重天了!

    ------

    三足金乌激动的看着鄢然,想说什么,不过看到东方昊还在,生生忍住了。

    东方昊看着鄢然,眼中流露着高兴:“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鄢然神色平淡:“魔帝虽死了,可我也受到了反噬,便随便找了个地方沉睡。”

    东方昊:“原来是这样,我和树爷在混沌宇宙中找了你很久,可惜没有找到。”

    鄢然:“混沌宇宙那么大,要找一个人确实不容易。”

    东方昊:“你刚回来,先歇着吧。”

    鄢然点了点头,看着东方昊离去,淡淡的收回了视线,看向三足金乌:“辛苦你了。”

    四个字,说得三足金乌热泪盈眶。

    接着,八重天就响起了一声饱含深情的嚎叫。

    “鄢然,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我好苦啊!”

    鄢然有些头痛的看着面前大声哀嚎的三足金乌:“万年过去,怎么还是大罗金仙?”

    本想转移话题,没想到引来三足金乌又一阵哭诉。

    “我忙啊,九重天这么多事,我哪有时间修炼,我......”三足金乌还准备狠狠哭诉一番这些年他受得罪,可当看到鄢然拿出的一块巴掌大灰色石头时,声音戛然而止。

    “给我的?”感受着灰色石头里蕴含的浓郁混沌气和混沌规则,三足金乌呆呆的问道。

    鄢然没好气的说道:“要不要?要的话赶快拿走,上古至今,你这修为一直没提升过,也够丢人的了。”

    “要,为何不要!”三足金乌一把抓走鄢然手中的混沌规则石,生怕鄢然反悔似的。

    鄢然:“我既回来了,九重天就由我看着,你安心闭关去吧,日后可再也不要出现像今天这样被人围堵,却又无力反击的事了。”

    鄢然虽说得轻柔,可三足金乌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嫌弃。

    好吧,他确实给上古大罗金仙丢脸了。

    “我这一次,不进阶准圣我就不出关了。”三足金乌紧紧了手中的混沌规则石,指天发誓的说着誓言。

    鄢然:“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三足金乌深深看了一眼鄢然,身形一闪,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此,鄢然无声笑了笑。

    之后一段时间,鄢然通过四花仙,得知了她沉睡得这万年,仙界发生的一切。

    先天不死不灭大阵一毁,四海边域上空的混沌门户就消失不见了。

    混沌门户消失,混沌宇宙的扩张就停了下来。

    随后,东方昊和树爷从混沌宇宙中出来,回归仙界,天庭开始重建。

    整体而言,这万年来,仙界在东方昊的统御下,是蒸蒸日上。

    对于这些,鄢然也就大概了解了一下,就不再关注。

    三年后,三足金乌进阶准圣。

    鄢然从每重天选出了一个负责人,然后就将九重天交给三足金乌和九人去管理了,而她则是带着黑娃和小仙朝着天河飞去。

    期间,途经天庭,鄢然看到东方昊站在观星台上默默的看着仙界西方。

    “她在看什么?”

    小仙:“在看明心!”

    “嗯?”鄢然一愣,“明心?”

    黑娃:“不是明心,只是一个和明心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西圣宫的人都称她为佛引。”

    小仙反驳:“是明心,我听西圣宫的人说了,永安和明心是西圣宫二圣人的转世之身,如今,他们只是元神重新回归了。”

    闻言,鄢然笑了笑:“舅舅成圣人了?那我岂不是有靠山了?”

    小仙跟着笑了起来:“嗯呢,主人我跟你说,现在我和黑娃、黑钰、白猿他们去西圣宫,完全可以横着走。”

    黑娃也一脸笑眯眯:“永安还不是圣人,不过,也足够威慑别人了。”

    先前,鄢然不在的时候,其他人不敢对他们太过,除了有天帝的原因在,还有永安和明心的原因,两人每次到天庭参加什么盛会,都会去看他们,帮他们拦下不少麻烦事。

    飞过天庭,鄢然脚步再一次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太阴星上那不断解着一树红线疙瘩的红衣老人。

    小仙:“那是月下老人,也不知天帝怎么了,竟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太阴星上解那一树的姻缘线,并声明,一日解不完,就一日不得离开太阴星。”

    看着手指在姻缘线上飞速穿梭的月下老人,鄢然摸了摸胸口,双眼微微一眯,手腕翻转,一道仙力就朝着姻缘线袭去。

    顿时,原本还算松散的姻缘线拧得越发紧实了。

    见此,黑娃和小仙都缩了缩脖子。

    主人怎么也为难起月下仙人来了?

    “走吧!”

    三人迅速离去。

    太阴星上,月下老人停下手中活计,看向三人离去的方向,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埋头整理混乱繁杂的姻缘线。

    ------

    天河。

    “主人,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小仙和黑娃都一脸不解的看着鄢然。

    鄢然目光闪烁的看着天河之水,沉吟良久,才说道:“九重天太吵闹了,还是这里安静一些。”

    小仙:“可是这里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话音刚落,就见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莲花从鄢然指尖飞射而出,不过片刻,天河岸边就出现了一座精致绝伦的莲花宫殿。

    鄢然:“天河这边的仙气比较浓郁,日后你们就在这里修炼,我也要在这里静养。”

    魔帝死之前,引爆了灭世黑莲子,莲蓬受到严重的重创,沉睡万年后,莲蓬大部分虽被修复好了,可还有很多遗留问题需要静养。

    之后,鄢然和黑娃、小仙就在天河岸边住下了。

    黑娃小仙好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到九重天玩耍几天,然后再带着大包小包回来。

    鄢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莲花宫中沉睡。

    一天,迷迷糊糊之间,鄢然听到了一阵琴声,几乎是一刹那,她就睁开了双眼,坐了起来。

    然而等她彻底清醒过来,琴声又消失了。

    “幻觉吗?”

    鄢然神色有些恍惚,起身走出莲花宫,就看到小仙和黑娃脚踩莲花浮在天河河面上嬉闹。

    两人看到鄢然,顿时一喜。

    “主人,你醒了?”

    鄢然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问道:“有没有人来过?”

    黑娃和小仙同时摇头,一脸古怪的看着鄢然。

    天河高悬九重天之上,可不是人人都能上来的,主人把这个给忘了?

    鄢然:“我刚刚好像听到了琴声。”

    闻言,黑娃和小仙神色同时一松:“主人原来是说这个呀,我们也听到了呢。琴声是从雷泽天地那边传过来的,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响起,从无间断。”

    鄢然心下一紧:“雷泽天地在天河这边?”

    黑娃点了点头:“天庭重建,雷神就将雷泽天地搬到天河对面去了。”

    鄢然:“雷神是谁?”

    黑娃一脸理所当然:“当然是雷泽兽啊!”

    鄢然:“他还活着?”语气中有着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紧张和期待。

    黑娃不解:“雷泽兽一直好好的呀,先前主人沉睡的时候,他还用雷劈我们给我们打招呼呢。”

    小仙接话:“可惜了,天河太过广袤,雷泽兽过不来,要不然我们还可以一起玩耍。”

    之后两人的话,鄢然没有再听了,步履有些杂乱的回到了莲花宫。

    从无间断的琴声!

    鄢然手中浮现出一把琴弦尽断的长琴。

    不是错觉!

    她沉睡的万年里,听到的琴声竟是真的。

    是他吗?

    第二天,琴音再次响起。

    鄢然躺在莲台上,静静的听着,十指不由自主的跟着音律拨动了起来。

    琴声的流淌中,岁月似乎都变得静好了。

    悄然间,鄢然心间浮现出了一个红色圆扣。

    “咔!”

    红扣断了!

    红扣一断裂,便快速化为一缕红光,从鄢然心脏处飞出,消散在天地间。

    自此,月下老人施加在鄢然身上的阴阳扣消除了。

    “扑通、扑通!”

    铿锵有力的心脏跳动声传入鄢然耳中,引得她一阵恍神。

    此刻,她才发现,原来心跳声也这么美妙。

    就在鄢然挣脱阴阳扣束缚的刹那,海量的仙气急速朝着莲花宫涌来。

    “哗~”

    这一刻,整个仙界,到处都下起了莲花雨。

    天穹上。

    霞光万丈,仙乐阵阵。

    团团祥云翻涌汇聚,堆聚出一个个生灵。

    这些生灵都虔诚的朝着天河方向行朝圣之礼。

    万族同贺!

    成圣之象!

    仙界,所有生灵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穹上的惊盛之景,久久无法言语。

    天庭。

    东方昊和树爷神色有些复杂。

    “鄢然,成圣了!”

    西圣宫。

    正在为众弟子将经的佛引、佛接也抬头看向天穹。

    “然然,成圣了!”

    “这下你可厉害了,有个圣人外甥女,看仙界还有谁敢拦你讲经说法。”

    二人相似一笑。

    天河。

    直到成圣异象过去,黑娃和小仙才回过神来,随即二人又看到一朵朵莲花在天河河面上绽放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天河对面蔓延过去。

    很快,一条连同天河两岸的莲桥就搭建了起来。

    莲桥搭建完成,就有若隐若无的声音通过莲桥传递到了鄢然耳朵。

    “小音,小然成圣了!”

    “哇,好漂亮的莲桥!”

    “小音,你快过来看呀。”

    “莲桥肯定是小然搭建的。”

    “小音,你说小然搭建莲桥,是不是在邀请我们过去玩呢?”

    “她现在成圣人了,就河对面,作为邻居,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过去向她道贺一声才对,你说呢?”

    “......”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