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前任无双最新章节!

    也罢,罗康安话锋一转,又情意绵绵的语气缠上了,“彩云,这都要走了,几个月不见呐,你真忍心这样连一面都不见就离我而去?”

    邵彩云啐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就想图自己快活。”

    罗康安立马一本正经道:“你冤枉我了,我就是想你,想在你离开前看看你,保证不对你做任何无礼的事。”

    邵彩云忍不住偷笑,接触这么些时间了,还能不知道他?故意道:“这可是你说的。”

    罗康安:“保证,绝不食言!那个,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邵彩云压根不信他的保证,看了看四周,觉得这里不方便,遂道:“还是我过去找你吧。”

    罗康安:“好,那我等你。”

    两人结束通话后,邵彩云收敛了一下神色,这才开门出去了,对施静道:“离开前去一趟秦氏吧,去拜会一下罗副会长。承蒙关照,离开几个月不打声招呼拜别一下不合适。去趟秦氏然后再直接走吧。”

    施静心里暗暗摇头,这是知道要走了,的确是要做特殊的‘拜别’,她当做不懂,嗯声应下了。

    两人出门上车后,施静说了下去向,晋骁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启动车直奔秦氏。

    到了秦氏,一行三人被放行入内,已有联合助理室的人来迎接。

    到了罗康安办公室门口,还是老样子,其他人在外等着,邵彩云和罗康安闭门而谈。

    有些状况别说晋骁和施静,就连联合助理室的人也看出了端倪,但是那些女子没人敢乱说什么,除非不想要了饭碗。

    室内,见面拥抱着说了两句情话,罗康安便暗中施法将邵彩云给弄晕了放倒在沙发上,之后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掌摁在了邵彩云的腹部。检查后脸部肌肉忍不住剧烈抽搐了一下,晋骁没乱说,邵彩云确实有了。

    情绪冲动之下,啪!他竟忍不住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发誓引以为戒,以后再找其她女人时决不能再出现这情况。

    随后不敢迟疑,赶紧摸出了传讯符联系林渊。

    站在浪涛边的林渊一直在等着,消息一到,他又立刻通知了睡奴,表示可以开始了。

    很快,办公室内沙发旁徘徊的罗康安顿步,闭目凝神中看到了一点光亮,也看到了喷薄而来的灰白毛发。

    待看到“惊涛骇浪”中浮出的睡奴,顿时大大松了口气,睡奴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早年在灵山藏书阁也算是见过。

    对托梦术他也不算陌生,龙师就曾对他使用过。

    总之见到果然是睡奴出手了,证明了林渊没有骗自己,他算是放心了,当即拱手道:“见过睡奴前辈。”

    前辈?睡奴盯着他沉默了一阵,没有说出两人师兄弟关系,问:“知道该怎么做吧?”

    罗康安连连点头:“知道,林渊跟我说过了,让我顺从于你,不要抗拒。”

    “那就开始吧。”

    “好。”

    “放松身体,不要有任何意识上的抗拒。”

    “好。”

    罗康安依言垂手,闭目放松了身子。

    睡奴身形飘来,携千丝万缕化作一点,冲入了罗康安的眉心。

    办公室内的罗康安身子一颤,很快睁开了双眼,目光盯在了昏迷的邵彩云身上,走近了站定,双手在腹部团起,摆出起手式施法,最终一指点在了邵彩云的眉心。

    手指停顿了没一会儿,又从邵彩云眉心离开,罗康安又束手闭目了,本人很快又在梦中见到了睡奴。

    “好了。”睡奴只留下一句话,便飘然隐没而去,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给罗康安。

    罗康安很快睁眼清醒了,看看四周办公室内的环境,又看了看依然沉睡的邵彩云,再看看双手和腕表上的时间,不由怀疑,这么点时间就好了?

    虽然他之前清楚意识到了自己不反抗之下,肉身受到了莫名之物的操控施法,可还是有点担心。

    没办法,这对他来说不是小事,不稳妥的话是会出大事的。

    于是他又摸出了传讯符联系林渊,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下,请求确认是不是真的好了。

    林渊也不想出意外,当即再次联系睡奴,确认确实好了后,才回复罗康安表示没问题了。

    罗康安这才放下心来,伸手施法再次把邵彩云给弄醒了。

    邵彩云醒来见自己躺下了,懵乎乎爬起,问:“我怎么了?”

    罗康安讶异道:“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怎么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我是不是把你给吵醒了?”

    “啊?”邵彩云更讶异,不过转念一想之前干呕时施静检查后的话,可能的确是因为太累了的原因,看了看时间,发现并未过去多久,再看看衣裳整齐的自己,后又看看规规矩矩坐边上的罗康安,发现似乎真的不会对自己干什么。

    这倒让她有些不习惯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阵后,邵彩云身子一歪,忽主动搂了他脖子,呢喃话语,“看你可怜,今天便宜你了。”继而索吻。

    罗康安却不肯从,推着她,身子后仰,“我说话算话,答应了不对你乱来,肯定做到。”摆脱后站起离开了。

    实则是此时此刻对她没了任何心情,加之也不敢乱来了,万一这女人肚子里出点什么事的话,他有嘴也说不清,林渊和晋骁那边他没办法交代的。

    反常!邵彩云也站了起来,盯着他,貌似开玩笑道:“看来罗副会长是真的有了新人,估计现在巴不得我快点离开吧。”话里透着酸溜溜的味道。

    罗康安这方面的反应不慢,意识到了什么,遂主动笑着搂住了她,手在她身上乱摸,叹道:“我实话实说了吧,刚才你睡着了,我的确想对你干点什么,奈何命苦,会长打了电话过来,让我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耸耸肩,很无奈的样子,手依然不安分。

    邵彩云被他逗的咯咯一笑,心想,原来如此,就说嘛,有点不像罗康安了。

    她搂了他脖子,踮起脚尖主动献吻一记后,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没事,就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罗康安嘿嘿,“我可等不了三个月,说不定我过几天就去仙都找你。”

    “别闹,让人看出来怎么办,不要去找我。”

    “那不行,我心眼里都是你,骗的了自己人,骗不了自己的心。”

    两人在那打情骂俏一番后,罗康安终于把邵彩云给送出了门,目送人离去了,如释重负。

    见到邵彩云没事,晋骁也松了口气。

    转身回头,门一关,罗康安又赶紧摸出了传讯符联系林渊,告知邵彩云已经出发了,要直接经由传送阵去仙都。

    站在海边等消息的林渊又立刻联系陆红嫣,让她赶紧安排人手关注仙都各大传送阵,看能不能直接盯梢查出幕后之人要把邵彩云给弄哪去。

    虽做了睡奴的准备,可他还是想多做一手准备。

    不过也再三提醒了,对手不一般,不便再跟了就千万不能跟了,以不暴露为先决条件。

    陆红嫣自然是紧急布置,要赶在邵彩云抵达不阙城传送阵前把人手安排到位……

    不阙城传送阵,施静和晋骁将人送到了传送阵内,施静把邵彩云的行礼全部拿了出来放下,稍作话别便和晋骁离开了传送阵。

    站在传送阵外,目睹冲天毫光起又落,邵彩云已消失不见了,晋、施二人方转身离开,双双钻入了车内。

    车启动开到了山外的正道上后,晋骁问了句,“你怎么不一起去仙都?”

    施静:“对视讯总执事的培训,我哪有资格参加。”

    就搭了一句话,之后两人便一路安静……

    等在海边的林渊再次闭目凝神了,接到了陆红嫣传来的消息:王爷,发现了邵彩云,但是我们的人没办法跟。有人接她,直接将她接入了一只飞行法器里给带走了。

    林渊懂了她的意思,仙都不允许一般人飞行,邵彩云坐进了飞行法器里离开,地面上的人确实没办法跟了。遂以传讯符回复:知道了。

    陆红嫣却忍不住请教:这个邵彩云有什么问题吗?

    这事,林渊没瞒她,之前是为了争取时间来不及细说,此时方把罗康安弄出的好事给说了。

    陆红嫣听后吃惊不已,站在女人的角度,没想到对手竟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再问:这样放任邵彩云离开,回头孩子生下来了,罗康安知道后还不得炸毛,怎么跟他交代?

    林渊:交代什么?搞出这破事,我还没找他算账要交代!警告过他多少次,他还敢乱来,事是他自己搞出来的,他自己不负责任谁负?我尽力保他外室家小不失,他还敢怨我不成?

    说到这个他自己都上火,被罗康安这破事一闹,又让罗康安多知道了一件秘密,关于睡奴!

    如今的罗康安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他要么是全力保护罗康安,要么只能是灭口,偏偏罗康安现在还不能死,他便只能是全力保护。

    想想都来气,他在前面拼死拼活、殚精竭虑,罗康安躲在后面吃喝玩乐不说,还胡作非为,他还得拼力保护罗康安,这算什么事?谁是谁的手下?简直没地方说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