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金月不安地动了动。

    玄月愣了愣,骤然低头,却见膝上沉睡的金月仍然双目紧闭不曾醒过来,只是,他一直放松的四肢却痉挛一般轻轻抽搐着。

    原本好好的,怎么突然出现抽搐的症状?

    玄月担忧地蹙紧了眉——金月这样子,似乎是在沉睡中受到了惊扰。

    是什么?

    玄月心念电转间,立即运转功法注入双目,而后轻轻抬起了头。

    深蕴神秘光彩的目光穿透车壁,看向无尽虚空,而后,她看到了一个波纹的世界。

    无数不同震率的波纹在天地间震动、穿棱,跳跃……这些各形各色长短不一的波纹,在虚空或擦肩而过,或撞击着迸溅出一点点火花,而后或彼此消磨,或彼此溶合,一时合,一时分,如万花齐放,又如瞬间焰火,短暂却极致美丽。

    在满世界的花火之中,一条条纠结缠绕炯异于所有波纹的暗红血纹,夹杂着最深浓的污浊之力,如一张网,弥散充斥于天地各处,又如负伤的狂蛇,在虚空中疯狂扭动,横扫四方,扑灭了一团又一团焰火。

    血纹在虚空四处流转,快逾闪电,身处其中的玄月不可避免地被血纹扫中……一条又一条横冲直撞的血纹,扫向玄月,最终却轻轻地与她擦肩而过。

    玄月转头。

    正正看到宋元量将一条血纹吸进了身体之中。

    玄月低下头……本是四处乱窜的血色波纹,如同收到了什么号令,有序地交织成网,紧紧贴附在金月身上,贴附的血网不停颤抖,震动,似欲唤醒沉睡的金月。

    玄月深深吸气,伸出两只手,抓住血网狠狠一撕……

    无形却确实存在的血色丝网瞬间开裂,散落,顺着玄月的衣襟滑落在地——玄月膝上的金月停止了抽搐,再次陷入了深眠。

    看着玄月注目虚空寻找什么,看着她撕扯开虚空中的什么东西,又看着她温柔地从小老虎身上拂落什么,宋元量的瞳孔一阵紧缩:“是什么?”

    玄月调动自身气息,将金月完全纳入她的灵力循环之内,果然看到虚空中的血纹再不能纠缠金月,放下心来。

    “血色波纹!”玄月抬起头,看向宋元量:“无形,无声,由某种污浊之力组成,充斥在王都每一个角落……你方才又吸了一条进去。”

    看着玄月泛着淡金色光芒的双目,听着她的描述,宋元量的脸色变得铁青。

    “我的灵体被污染了?”

    看着宋元量,玄月目中的光芒闪了闪,她仔细打量,看着血纹钻进灵体,而后深深潜藏,不再如身处虚空一样疯狂。

    “血纹进入灵体,以寄生的方式粘着在灵体之上,它们很安静,不曾溶化,不曾被吸收,现在还不知道它们对灵体的具体影响。”

    想了想,玄月自怀里掏出一枚空白玉符,飞速以神力勾画出一个隔离法阵,而后递给宋元量:“拿着。”

    拿着玉符的宋元量果然不再吸入血纹,玄月轻轻点头:“玉符有用,记得在王都内,玉符都不要离身。”

    宋元量紧紧握着玉符,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虽然看不到,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某种不舒服的气息被隔离了。

    “你刻的什么阵法?”

    “最普通的祛尘阵。”

    “啊?”

    “刻阵之力非是灵力。”

    “是太古纯灵独有的神力?”

    “嗯。”

    “真是让人嫉妒啊。”

    “嗯。”

    “能污染魂体的血纹是怨力?不想,怨力居然能被祛尘阵隔离驱逐,长见识了!”

    玄月瞟了一眼满脸赞叹敬服的宋元量,没搭理他,低头飞快绘制玉符,跟着她进入王城的人,她有责任护着。

    一小会功夫,一小堆玉符便绘制成功了。

    将那一堆玉符放到宋元量手中,玄月闭上眼开始调息,方才听到马车外的御寇通报,王宫很快便到,她要将精神养好,以面对可预见的纷繁。

    至于血纹——怨力,方才她撕扯开血网时,感受到血网激荡人心的力量里裹带着七情六欲,欲引动人心中的戾气,那种力量,正是玄月方才入城,灵花飞散的瞬间,随着灵花飞散全城的。

    那时,她感觉到王城中暴发出的一*激烈的波动,那些无声的波动,如同一波高过一波的浪头,夹杂着惨烈、悲恨的某种莫名意念,在虚空中四处窜动,似乎意图将心意传递给某种存在。

    无形的波动接触到她,轻轻擦肩而过,她能感知到,却并不曾被其所染……玄月的手轻轻抚了抚金月的背,血纹遇到金月,不曾入侵,却在它身上结网……为什么血网只出现在金月的身上?血网想要找的是金月吗?为什么是他?那无数自地底延展而出的血纹,其源头在何处,沧桑古老的意念,存在了无数年,它们想要诉说什么?

    看了一眼闭目调息的玄月,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大把玉符,明白玄月之意的宋元量嘴角抽了抽,叹了一口气——想他堂堂神洲剑宗弟子,居然沦落到被当成仆役使唤,偏偏他还居然无法生气,人生际遇之起伏莫测,也实在是让人无法言语。

    跳下在王城大道上驰行的马车,宋元量找到坐在第二辆马车上的汪九铭,将那一把玉符塞进他手里:“你的主人赏的,每人一枚,贴身藏好。”

    看着抱着玉符却什么也不明白的汪九铭,宋元量叹了一口气,低声叮嘱:“小子,让你的人都收好,这玩意儿,无价!”

    看着转身离去的宋元量,汪九铭终于醒过神来,低头看着怀里的玉符,他重重打了个哆嗦……这些无价之宝,就带在他们这些凡灵的身上,真的没问题吗?

    ……

    高高的红墙,围出森严的皇宫。

    “凹”字形的皇宫正门,两侧建有高高的墩台,其上各有廊庑十三间,形如雁翅,正中开三间,两侧各有一座掖门,面阔九十九米,进深九间,重檐庑殿、华丽庄严的整座建筑高低错落,形若朱雀展翅。

    今日,貕国皇宫宫门大开,皇帝摆开了全幅帝王仪仗,领着身着华服的王公重臣、满朝文武,在宫门前列队,翘首看向宫前长长的御道,宽阔的御道上,唯一的一辆青布马车缓缓前行,马车的御座上,坐着一身金甲的御寇大将军。

    在无数火热的目光中,马车驰过林立的侍卫,自两侧文武大臣的拱卫中走过,缓缓停在了一身龙袍的君王身前百米处。

    一身金甲的御寇跳下马车,快步走到君王身前十米下跪:“臣御寇,奉皇命迎尊客而归,幸不辱命,今特复命。”

    皇帝轻轻抬手:“将军快起,为朕引见尊客。”

    御寇听命站起身,转身面向停在御道之上的马车,扬声:“请尊客。”

    随着御寇开声,一个道装中年人自马车上跳下,肃手侧身站在马车旁。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向马车的车帘。

    一只玉白纤细的手自马车的帘缝中伸出,那只手,比貕国最纯净的无瑕的美玉还要洁净,那只不带一丝尘世气息的玉手,在阳光下,在青布车帘的映衬中,带着淡淡的柔光,迷离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是一种从不曾有人见过的纯净,带着天地独宠的光辉。

    车帘终于被撩起,一个头戴金黄凤冠,身着玄色凤袍的女子轻轻跳下马车,微尘不惊地站在了御道之上,亭亭玉立于所有人的面前。

    光!

    柔光!

    凤袍女子的面容,于朦胧的柔光中若隐若现,本是失礼之举,但场中所有人,在看到这柔光时,却都恭敬地低下了头,向着来者致意。

    灵界之灵体炼致极致纯净,会有灵光自灵体溢出,此灵光可避尘秽,使灵体不染尘污,太古纯灵本是灵界至纯之灵体,自然该是万邪不侵。

    站在黄罗伞盖下的帝王快步向前,迎向缓步前行的凤袍女子。

    走了四十九米,帝王停下脚步,向身前同样停下脚步的太古纯灵颔首致意:“貕国成康,领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幸迎尊客。”

    面对亲迎的帝王,玄月不敢失礼,左手抱虎,右手画凤,“玄月见过帝君。”

    带着点点星光的灵气飞凤,围绕着帝王飞了一圈,鸣叫着没入了帝王体内。

    飞凤入体的瞬间,成康头脑随之一清,原本停滞的修为,开始蠢蠢欲动,眼见便可再做突破。

    看着精神大振的帝王,两侧林立的百官尽皆目露羡慕之色——身为帝王就是好啊,每一次迎接重要尊贵的客人时,总会得到客人的祝福,方才那只飞翔的彩凤,身披星光,灵动有若实物,得了它的帝王一看就得了大大的好处。

    希望在后面,大家能有幸亲近这位玄月尊者。

    龙颜凤目的成康面带喜色,压下突破的欲,望,侧身抬手,引玄月前行:“尊客请随朕进宫赴宴。”

    玄月轻颔首,与帝王并肩,走向大开的宫门。

    宋元量落后几步,跟在了玄月的身后。

    远方,御道的尽头,一群下级官吏迎向玄月的车队,他们位卑职小,不得亲近尊客,若能与尊客的仆人相交,说不准亦能得些好处。

    长长的车队,被引领着驰向早已备好的客院,因着玄月尊者怀里便抱着一只睡虎,因此,对于队伍中出现的玄狐与幼罴,众官员亦是丝毫不以为怪,不仅为其安排了独立干净的房间,还为他们准备了最好的清心灵垫与灵食。

    等到奉承的小吏离开,玄狐自放置了灵草垫的床榻跃起,稳稳落在大开的窗台,以灵目扫视过四周,确认除了饲房的仆役,再无他人的玄狐趴卧在窗台上。

    一直憋着没吭声的黑罴再也忍不住,撑起身看向窗台上的玄狐:“玄,咱们不去找虎王?”

    玄回头看了一眼黑罴:“虎王气息平稳,似陷入深眠,咱们而今要做的是等他醒来,而后他自能感受到我们。”

    “在外界,虎王怎会陷入深眠?”

    “他未成年,以幼身之体作虎王之啸,又岂能不付出代价!”

    “虎王未成年?”黑罴大惊:“未成年的虎王何以啸传天下,号令群妖?”

    “这位虎王虽未成年,看起来却不简单。”玄狐唇角轻翘,再次扫了一眼满置玉树繁花的庭园,转身跃落在床榻,盘卧在灵垫上:“他不仅可作虎王啸,更于沉眠中大肆修炼,丝毫未受王城内盘踞了千百年的戾气影响,这般行为,要么他天赋独具,要么,身有重宝,无论是哪一种,至少都可以证明,这位虎王,只会比传说中更加强大。”

    玄狐的红眸中闪过一丝红光,“如此俊杰,便是未成年,亦值得我等追随。”

    黑罴听着玄狐这话,不再多想,人立而起抱住旁边一根柱子,开始狂蹭狂咬:“进了王城,就觉烦燥。”

    玄狐没搭理对着柱子发泄郁火的黑罴,径直闭上眼:“灵草垫可清心,咬完了就上榻卧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