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魔头崛起最新章节!

    武飞云的住处是一座靠山而建的二层小楼,蔓藤攀爬之下,绿色环绕,很有几分独特的韵味。

    罗天来到这里,先让门口的侍女通报,得到允许后,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小楼。

    在一间书房中,罗天见到了武飞云。

    和武飞云一起的,还有他这一具身体原主的姐姐弓子怡。

    “弓良,没想到你不声不响就成为正式修炼者了,恭喜。”武飞云坐在椅子上,微笑说道,没有外人的时候,他没有多少架子,也一点都看不出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欺男霸女的纨绔模样。

    “我就说我弟弟肯定不是凡人,这一次他成为正式修炼者,以后肯定会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你可一定要不吝赏赐才行。”弓子怡一边在武飞云身后为他揉着肩,一边吐气如兰。

    她生着一张鹅蛋脸,五官标致,妩媚动人,一身轻薄纱裙,掩饰不住她玲珑有致的曼妙身躯。

    “的确该赏。”

    武飞云也点头。

    不过这时,罗天却突然开口道:“姐,你先去楼上一下,我跟姐夫有些话说。”罗天循着原主的记忆,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也不再称呼武飞云大公子。

    “哦?”武飞云一怔,他看着罗天板着脸,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冲弓子怡摆摆手道,“好了,既然你弟弟这么说了,你就先上去吧。”

    弓子怡不解地看了看罗天,不知道他搞什么鬼,不过最后她还是识趣地按照武飞云的吩咐,去了楼上。

    “现在可以说你有什么事了吧?”

    等弓子怡的脚步声隐没,武飞云神色微微凝重地看着罗天道,据他所知,自己这位小舅子,还算懂事,若不是重要事,应该不会这么郑重其事。

    “是这样,我这次来是为了……”罗天一边低声说着,一边向武飞云接近,等与武飞云接近到不到一米时,他眼中寒光一闪,一道银色光华,突然从他眉心射出,在武飞云猝不及防之下,从其眉心射了进去。

    “你要做什么?”

    混混沌沌的世界当中,武飞云的灵魂虚影,看着突然闯入自己灵魂世界的银灯,以及在银灯守护下的罗天的灵魂,顿时露出了极度惊骇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弓良居然会谋害他,而且还是在他们武家当中,在他的住处做这件事。

    “不,你不是弓良,你是谁?”

    突然,武飞云再次大喝了起来。一般来说,一个人的灵魂,与其肉身,至少会有八分相似。可是罗天的灵魂虚影,与弓良的相貌,却没有一点相似。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罗天摇摇头,在武飞云惊骇的目光中,携带银灯,如火焰流星,划过长空,直接撞在了武飞云的灵魂虚影上。

    “啊!”

    武飞云发出一声惨叫,灵魂虚影,直接被罗天撞得四分五散,与此同时,银灯之上燃烧出来的两圈银白色光圈光芒大盛,如熊熊烈日,将武飞云散开的灵魂,化成了虚无。

    不过在这过程中,银灯却将武飞云一生的记忆剔除出来,注入了罗天的灵魂当中。

    “成功了!”

    片刻之后,坐在椅子上的武飞云眼睛一睁,从中露出一丝精光。不过此时,他已经不再是武飞云,而是罗天。

    武飞云的身体,已经被罗天占据。

    嘎吱!

    罗天将身下的椅子推开,站了起来,在他身前,他之前的身躯,也即是弓良的身躯,正一动不动的站立着,一双眼眸中,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色彩。

    他用手摩挲着手上的一枚戒指,这枚戒指,乃是一枚储物戒指,能够储存物品。类似这样的宝物,整个武家,除了武家家主武凌峰,就只有武飞云手上有一枚。不大一会儿,罗天就循着武飞云的记忆,弄清楚了这枚戒指的用法。

    他看着弓良的身躯,手一挥,其就从自己眼前失去了踪影。

    罗天灵魂世界中那盏银灯,除了可以辅助他凝聚心之力,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作用,就是可以守护他的灵魂,夺舍其他生命。

    不过罗天不久前才夺舍弓良,现在又将武飞云夺舍,哪怕有银灯守护,灵魂也有些不稳,一两年内,估计是很难再次进行夺舍了。

    而且,罗天想要夺舍其他生命,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的心之力等级,不能弱于其他生命的修行等级。也正是因此,他在凝聚出心之力前,才会夺舍弓良这样一个凡人,也才会在心之力进阶白银二段后,才来夺舍武飞云。

    重新坐在椅子上,罗天一边用手指敲打桌子,一边整理武飞云二十来年的记忆。

    有心之力和银灯的辅助,他整理得飞快,不长时间,就将武飞云的记忆消化一空。

    砰砰!

    突然,门外有敲门声响起。

    “进来。”

    罗天抬起了头。

    嘎吱!门打开,一名身穿绿裙的侍女走了进来。

    “公子,陈亮在外面有事求见。”

    绿裙侍女冲罗天施礼道。

    “陈亮?”罗天眉头一挑,开口道,“你让他进来吧。”

    得到罗天的命令,绿裙侍女立刻领命而去,接着不长时间,她就将一脸血污,脸肿得如同猪头的陈亮带了进来。

    “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陈亮的样子,罗天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露出一脸震惊之色。

    “公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见到罗天,陈亮立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他嚎啕大哭。

    不过因为他的门牙之前被罗天打落,说话嘴里跑风,哽咽的话语简直如同百岁老人在泣诉。

    罗天上前扶起陈亮,压抑着怒气道:“你放心,无论是谁将你害成这副模样,我都不会饶他,你跟我说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子……害我成这般模样的,就是弓良,他见我得了奖赏,心里嫉妒……”得到罗天的许诺,陈亮立刻就要添油加醋,将自己如何被殴打成这样讲述出来。

    啪!

    只是突然,罗天猛地出手,对着陈亮形如猪头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公……公子你?”陈亮捂着脸,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罗天,怎么也没有想到,罗天居然会突然出手打他。

    “你居然敢挑拨我和弓良的关系,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罗天冷哼一声,接着再次探手向前,对着陈亮的衣襟,就是一抓。

    撕拉!

    陈亮的衣服,直接被罗天撕烂,而他的大手则从陈亮的衣服中抓出了一个白雪般的瓷瓶。

    抓出这个瓷瓶,罗天看着陈亮,再次冷哼一声道:“这次你犯了大错,之前的奖赏就算了。”

    “公子,我……”

    陈亮露出满脸急色,一瞬之间,恍若天都塌了下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般。

    罗天居然如此不守承诺,前一刻还一副要为他报仇雪恨样子,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

    至于罗天所说的他挑拨其与弓良的关系,他是一万个不信。

    武飞云的性格,他最了解不过,虽然明面上弓良是其小舅子,但是武飞云心里,肯定只将其当成一个下人。

    “还不快滚?”

    罗天眉心一竖,似是有无尽凶气在其中酝酿。

    “是是,我这就滚!”

    陈亮一咬大牙,闷头从罗天的房间退了出去,只是他心里,却有无尽怨气勃发。

    他的怨气,既有对弓良的,也有对武飞云的,不过最终却都转移到了现在的罗天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无论他怎么想,都百思不得其解。

    罗天感受到陈亮的怨气,却没有太过在意,对他来说,陈亮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罢了。这般收拾一番,让他成为自己凝聚心之力的养分加工厂,就是他最大的作用。

    踏踏!

    这时,下楼声响起,罗天抬头一瞧,只见弓子怡穿着难掩美好身段的红色轻薄纱衣,从楼上走了下来。

    弓子怡身上的红色纱衣,实际上是一件只到大腿根部的睡衣,她从楼上往下走,笔直圆润修长的大腿,以及纱衣和大腿缝隙间若隐若现的曼妙,都呈现在罗天眼前,无比诱人。

    “夫君,刚才怎么了?”

    弓子怡走下楼,看着罗天,美眸中带着勾人夺魄的春意。

    “没什么,弓良来之前将陈亮揍了一顿,陈亮找我告状,被我打发走了。”罗天淡淡说道。

    “我弟弟把陈亮揍了?”弓子怡美眸中闪过一道异光,“那他现在去哪里了?”

    “我安排他去帮我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也算一番历练,而且这样也可以避一避风头,免得陈亮暗地里给他下绊子,只是做这件事情,恐怕得很长时间才能回来。”罗天为弓良的失踪,现编了一个故事。

    “夫君你真好。”弓子怡眼中露出一丝喜意,娇躯贴在罗天身上,轻轻磨蹭扭动起来。

    在她想来,罗天安排自己弟弟去做私密的事情,便是信任的表现,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弟弟表现出众,她肯定也会更加受宠。

    感受着自己这具新身体本能的变化,罗天没有抗拒,微微用力,就将弓子怡柔软的娇躯,揉进了自己的身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