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诸天真魔最新章节!

    岳峰无心关注这座城市日渐增多的凶案,不断增长的死亡人数,他十分清楚,是他闯过了空间缝隙,给这个世界的屏障弄出了个大窟窿。

    现在阴鬼路还只是在这个世界侵蚀出了小小的缝隙,释放出的也只不过是低级的诅咒,出现的鬼物也都十分低级,但年年岁月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幽冥之门会打开,到时,这个世界会被阴鬼路吞掉。

    岳峰想到他在阴鬼路中挣扎的那段岁月,冷酷如他,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又过了半个多月,一柄泛着绿色光芒的圆镜漂浮在岳峰身前,此时镜子上的花纹完全连接起来,不似之前那般残缺,那般的似有若无。

    岳峰双目隐隐有着笑意,手掌不断摸搓着镜面。

    “九幽镜啊九幽镜,这么多鬼物和诅咒之力的补充,你终于恢复了一些威能,我也不必死死困守在这里。”

    九幽镜最初被他得到时还只是能显现出少许的神异,但他心思细腻,很快就发现了身边的问题所在,异于常人的能力让他万分迷醉,他辞去了工作,研究佛经道典,他成为了背包客,走遍各处偏远的地方,追寻着古老带着神秘属性的传说。

    当他终于弄清了九幽镜的威能以及在知晓如何激活这种力量的方法后,他先是犹豫了,但很快就舍弃了一切。

    他堕落了。

    需要血肉供奉,好,他先是弄到别人的,最后把自己都献祭了。

    需要鲜活的灵魂,好,他化身魔鬼,隐身在黑暗处,引人堕落。

    ......

    他耗费了数年的时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开了幽冥之门。

    阴鬼路是一个特殊的维度空间,它不是东方传说的幽冥地府,也不是西方传说的地狱,阴鬼路中的鬼物与东西方鬼物的概念都不相同,这里的鬼物都是由诅咒之力构成。

    阴鬼路中无时不刻都在散发着混乱、邪恶的意识,它在号召阴鬼路中的一切存在去打开通往各处世界的大门,去侵蚀掉他们,去吞掉他们......

    岳峰依靠着九幽镜的保护,把自己的灵魂和阴鬼路中的诅咒之力结合,得到了玄骨魔灵体,这是一幅诅咒之体,他没有修仙,没有学佛,没有练武,但就是这幅体质,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力量。

    这副白骨才是他的真身。

    当然,没有与修仙者打过,没有接触过符箓、法术,他自己处在什么层次岳峰也不清楚。

    摇了摇头把杂念甩掉,岳峰淡淡的笑了几声。

    “嗷......”

    他猛地吼叫出声,身上的衣服瞬间化作灰烬四处飘舞,他的血肉在几息之间干枯,他现出了真身,眼眶之中绿色的鬼火不断的跳动,身上的白骨全部都燃起了绿色的火焰。

    伴随着‘嘎嘎嘎’宛若老鸦的夜枭声,绿色的火焰烧向了九幽镜。

    九幽镜不断的颤动,镜面宛若流水波澜,其中映照出了许许多多不一样的奇景。

    有硕大星球状的光体,有白色、红色、青色、紫色等大大小小的星云,有各种幽暗色彩的漩涡......

    太多太多了。

    岳峰眼中的鬼火不断的跳动,现出莫名之光。

    很快,九幽镜面吸收着光源,化成了一团黑暗,把他吞没。

    岳峰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九幽镜划破虚空使得这个世界的屏障愈发的脆弱,那个大窟窿在比着从前还要快的速度增大。

    阴鬼路将临,但在这之前,岳峰会再次回来。

    不知会给这个世界带到哪个方向。

    ......

    九幽镜带着他划过幽暗混洞,钻进了一团白色泛着红光的光团,这个世界的壁障并不十分强大,只是微微凝滞了下速度,岳峰就降临到了这方世界。

    他的意念在空中穿梭个不停,但毕竟游走虚空,往来两界,他此时十分的疲惫,力量也降低了太多。

    思维、意念的速度,是何等的惊人。

    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岳峰就落入了一个身体里。

    一处山谷中,两侧青山满是翠绿,地上青草、野花铺满,春夏交集之时,此地已经有不少蝴蝶翩翩飞舞。

    本该是生机盎然、遍目青翠之景,现在却显得残败、萧瑟,微风拂过,此地的景象像极了面部被硫酸毁容的恶心、狰狞。

    岳峰拄着地站起身,入目所及,全是残尸,流血早已经干涸,被浸湿的土地显出深红褐色。

    残尸之中,有着还未烧完的战车,还有些四分五裂的马匹,血肉已经烧成焦炭,哪怕此时,也散发着一股股焦煤的味道,刺鼻又恶心。

    不少残缺的旗帜四散的挂着。

    “战场吗?”

    岳峰敏锐的发现此处的残尸衣裳兵甲样式虽然相似,但一方乃青色布衣外套轻甲,一方乃是黑色。

    岳峰脱下此身满是血迹的布衣,得益于他真身的融入,此时他这具身体一点伤痕都没有。

    他勉力在这堆残尸中找到了几件完好的衣服换上,拾起了一柄精铁长剑,大步离去。

    避开交战后过来处理战场的士兵,岳峰走入了山林,没有沿着前人开辟的路径。

    “得、得、得......”

    一阵马蹄声传来,岳峰远远听到后就隐藏到了一处大树后面。

    “快,得尽快通知凌统领,赤眉王请了鬼面七煞来截杀小郡主,不能让他们得逞。”

    “不错,小郡主绝不能出事,王爷正在前线督军,一但心乱,让敌方有机可乘,朝廷危矣。”

    岳峰见这两骑去远,才从树后走出,左手拂了下此身的面容,邪邪笑道:“机会来了,不可错过,我是掺上一手呢,还是把这些人都杀光呢?”

    他摇晃了下脑袋,食指揉了揉太阳穴。

    慵懒道:“真是难办啊。”

    前方十里远的一处破庙中,一行人正席地而坐,破庙外有三名男子身着劲装拿着刀剑巡逻警戒,庙中四角也有数名护卫,这破庙旁边,几名仆役在生火搭建锅灶。

    破庙正中坐着四个人。

    一张宽大的毡毛毯铺在地上,一名肌肤白皙,皓齿素颜的少女身穿白色衣裙小心的跪坐在上面,这少女不过十四五岁,但双眼明亮、狡黠,充满了活力和智慧的气息。

    在她对面,跪坐着一蓝衣中年,这中年粗眉大眼,四方脸,显得十分刚毅,中年左手按着长剑,显出孔武英姿。

    他二人身侧,两名侍女在一旁服侍。

    “凌叔叔,我们在这歇息一晚吧,周途劳顿,小玉实在受不住了。”

    蓝衣中年双眼露出慈爱之色,这少女身份尊贵,但却是他看着长大,再加上他早年与其父同历生死,早已兄弟相称,非是外人。

    他点了点头,柔声道:“局势如此,却让你这般年岁就远行千里去朝都为你父守着基业,真是苦了丫头你了。”

    见这少女柔弱中带着刚毅。

    凌聪不由叹了口气。

    正待他回话之时,心中生起警兆。

    他骤然起身向破庙外望去。

    一道乍隐乍现的刀光划过在外巡逻的一个手下,血雨飞洒,顿时化为两半。

    一个全身罩着黑袍,脸上带着黑铁鬼面之人伴随着一道黑烟,落在尸体旁。

    凌聪紧紧握着手上长剑,青筋暴突,寒声道:“凭风一刀斩,你是隐刀煞,不知鬼面七煞来了几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