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诸天真魔最新章节!

    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子中甩出去,岳峰细细查看这朱七勾,此勾主体类似剑身,只是剑尖处弯曲,且不少地方带着血槽,拿近一闻,巨大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他的手指拂过长勾主体,仿佛听到了无数哀嚎。

    “死在这朱七勾下的人上百年来执念不消,再加上嗜血术这等邪法的原因,凡是死于此兵之下的人都会被摄去一缕魂气菁华。”

    岳峰用手指轻轻弹了弹。

    他所猜想的的确没错,此兵虽然锋利,但也只是难得的利器,称不上神兵,不过每一代兵主都会修炼嗜血术,几乎等同以邪法祭炼,虽然不成体统,但这朱七勾长年累月下来,已然脱去凡物的本质了。

    说是法器也不为过。

    他兴奋的甩了几下,这才收起。

    当年之所以对九幽镜那么痴迷,让他几乎放下一切,是那种对知识的渴望,对超凡的向往,驱使着他不断前行。

    “小兄弟,凌某还有要务,想先行一步,不知小兄弟作何打算?”

    凌聪匆忙处理了伤势,马上就对岳峰发问。

    岳峰正色道:“在下刚到不久,也是见邪道中人逞凶这才出手相助,既然已经有了开头,事竟全功也是美事,在下就随兄台同往。”

    凌聪哈哈一笑,为年轻后辈那一身正气所感,顿时觉得他从前的选择没错,辅助清平王就是辅佐江山社稷,此行保护郡主不失,也是为王爷分忧排难,往大了说,郡主只要平安到达朝都,就能以王女之身行大义名分,拉拢一大批政见与王爷相同的官员,足以左右朝政,甚至会影响天下未来局势。

    凌聪此时觉得自己无比的高大上,身份更是举足轻重起来,所做的事情伟岸又光明。

    奉承之言,人人都喜欢听。

    两人互通了名姓,很快就大哥小弟称呼起来。

    之前交战之时仆役、侍女就四散奔逃,两人也不去追,共乘一匹马向先行之人追去。

    行了不足一里,就在路旁陆续见到护卫的尸体,从看见最先那一具尸身后,凌聪的脸就沉了下来,不再多话。

    更是用鞭子狠狠抽打马屁股,不顾马匹潜能,急速追去。

    岳峰又不是不识趣的人,见凌聪心情沉重,也打消了试探的心思。

    对于一个陌生世界的了解,并不急于一时。

    一个事物的描述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更何况一个世界?

    历史,文明,文明演化、变迁,地理风貌、诗词、民俗等等,太多的类别需要去一一了解,岳峰并不着急。

    当年他打开幽冥之门穿越到的是平行世界,融入其中并不困难,甚至在他有心低调下,更是无人发现异常。

    说起来,这个世界才是他经历的第一个挑战。

    凌聪心情急迫,担忧那少女安全,岳峰可没这样的牵挂,所以他有仔细看过这几个护卫的尸身。

    “外壳倒是完好,但元精亏空,若不仔细检查,的确能蒙蔽大部分人。”

    岳峰心中思索,凡人观察天地以肉眼去看,修行之人靠的是灵觉。

    如凌聪,真气大成,于剑法中悟出剑意,与普通武者分明是两个层次,已然算是以武入道,便是寿命多少也会增加,虽然还十分初级,但灵觉已然生成。

    些许的诸如‘心血来潮’、‘危机感应’、‘下意识动作’等都已经初步拥有,差的无非就是高度、深度罢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力量的极限是什么层次?”

    岳峰暗自比较,先前那隐刀煞就是纯粹的武者,还专精刀道,他本体已然非人,当然看得出,剑意、刀意的修成让他们的攻击更为精准,威力也更加强大,甚至已经有了超凡层次的破坏力。

    同样是一柄剑贯穿一名武者的右胸,避开要害,普通武者的一剑也就能伤到肉身,只要疗伤得当,不难痊愈。

    但如凌聪和隐刀煞修成剑意、刀意之辈,哪怕用出同等的真气,威力也绝对天壤之别。

    剑意、刀意已经有损伤神念之能,伤口也不易疗养,受者精神萎靡不振,心神受挫,若不能以厉害法门驱除心中阴影,不能以秘药温养、恢复心神之伤,长久下去,便不是废人,也会影响寿命。

    “果然,这个层次的力量已经涉及心灵之道和灵神之道,虽然还只是雏形,但也不可小觑。”

    岳峰比较了一下,跨越虚空的压力几乎都由九幽镜承担,但他能顺利降临在这方世界,还顺利融合了一人,也耗费了极大的力量,适才交战之时他吞了一人的魂魄,也不过恢复了一点。

    岳峰看了一下凌聪的后背,眼神深处带着笑意。

    “那少女明显身份不同寻常,以其为跳板,绝对能接触到此方世界的更高层次,权力虽然于我不过虚妄,但绝对不是无用之物,只要用得好,用的对,集多人之力,或许会给我带来惊喜也说不定呢。”

    放过了心中所思,凌聪不断的鞭挞马匹,让这匹马透支着身体疾行,竟是不到半刻时间就跑了近十里。

    而先前那少女所乘的马车,已经跃入眼底了。

    “呵呵呵呵,来的还挺快,那几个废物没把你们解决,都打扰了姐姐我宠~爱这个可人儿。”

    一声娇媚的笑声响起,软糯温香,又带着无比的魅惑。

    岳峰向马车上望去,那女子约莫二十面容,丹凤眼,柳叶眉,嘴唇小巧,双眼晶莹如玉,虽然也身穿黑袍,但上面绣满了丹杏、牡丹,分明是以金红丝线所制,透着贵气,再加上绝美的容貌,实在是人间花仙。

    那黑铁鬼面面具被此女左手拿着,左臂搂住凌聪一路保护的少女,纤纤手指轻挑这少女的下巴,带着放肆,带着从容。

    凌聪双唇紧紧抿着,根本没有答话,马匹也没有停下,直直冲了上去。

    约莫近身到两丈左右的时候,凌聪双腿一夹座下之马,蹬了一下,俯身冲上前。

    一剑刺出,比之之前还要凌厉。

    光华璀璨,竟是用上了剑芒。

    马匹受惊,前蹄跳起,岳峰双眼多少有些无奈之色,他这具身体虽然超乎常人,但并未学习武功法术,他又不想直接用出底牌,只好把身体一侧,腿揣在马肚子上,翻了一个身后站稳在地。

    反观这匹马,先是被透支气力,又接连被凌聪和他这么一折腾,半条命几乎就去了。

    见到这马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还带着血丝,岳峰轻轻一叹。

    他并不避讳杀生,为了达成目的,他不知做过多少邪恶之事,但他甚少随意牵连旁的生命。

    他尊重世间每一个生命,认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美好的,也正因此,当他决定夺走这美好时,绝不会手软,更不会避讳手段如何。

    一剑刺死他可以取之。

    不停的折磨他也会使用。

    却说凌聪这一剑刺处,化作丈许长的剑芒,直直向那娇媚女子额头点去。

    但此女不慌不忙,娇声轻笑,侧头避过不说,随手一翻,衣袖挥出一团粉红烟气,同时还把那小玉挪到身前,举止雍容、恬定之下,却带着无边的血腥。

    凌聪面色大变,止住身形,胀红着脸道:“卑鄙。”

    对方咯咯一笑道:“我们鬼面七煞就是做这腌臜的生意,不卑鄙,那岂不成了那些自诩正道的臭牛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