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琉璃愣愣地坐在沙发上。

    她已经七十二小时没看到石垏,也没听到他的声音了——

    他说会从日本打电话给她,可是三天过去了,半通电话也没有。

    为什么他没打电话?她心情郁闷地想著,然后想起那晚美妙地做爱后,她躺在他臂弯中,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接著他就急著要走,他的吻别短暂且敷衍,一点也没有做爱时的柔情和蜜意。

    他不打电话和那晚有关吗?

    琉璃咬著下嘴唇,抱起坐垫,一遍遍地考虑著这个问题。

    而问题的答案令人不快,但似乎只有这一个答案——

    那晚她突如其来的我爱你告白,把他吓跑了!

    一定是这样!想到这里,她好像掉到了北极冷飕飕的冰块海里。

    她痛苦地想著,他不会打电话给她,也不会再来找她了。

    他会像对他的前任女友那样对她……他好差劲、好残忍、好绝情、好混蛋,连再见都不说。

    可是,有什么好骂他的?该骂的人是她自己!她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是她自己笨,以为他那种男人会爱上她,刻意不去想他只要拨几个号码,就会有成串的女人随时待命。

    而她不过是石垏的假女友,连女友都不是。

    但她却和他其他前任女友一样,在他生命中只是昙花一现,迅即消逝。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所以门钤声响起时,她吓了一跳。

    打开门,季敏冲进来,脸上带著异样的神情。

    “今天的苹果日报你看了没?”

    “没有,我今天还没出门呢。”她怕没接到石垏的电话,已经三天没出家门了。“看你慌张的样子,有什么之ews啊?”

    “你自己看吧。”季敏把报纸塞给她。

    粗体字的小标题印著石垏与章苡茹即将结婚,这消息像一枚炸弹,炸得她的头轰轰作响。

    她迫不及待地往下看内容————

    台北最有价值的单身汉之一石垏即将与名门淑女章苡茹结婚,他们这一对已经相恋多年,终于决定要走上红地毯的另一端。

    报上还刊了一张章苡茹的照片,伊面对镜头笑的很甜,脸上洋溢著即将成为新娘的喜悦。

    他还骗她说他不爱章苡茹,看样子只是情人间的小吵架……

    她一遍又一遍地看,石垏与章苡茹即将结婚,石垏将与章苡茹即将结婚,直到把报纸看得快燃烧起来,她才把报纸撕得碎碎的。

    这消息只不过是更加深了她已经了解的事实————

    她对石垏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她只不过是健身俱乐部波霸女人说的青菜豆腐,他大鱼大肉惯了,偶尔想换换口味。

    “你还好吧?”

    季敏这不是白问吗?她怎么可能会好!

    “我一点都不好。”

    “你跟他做过了?”季敏小心翼翼地问。

    她的脸骤然红得像苹果。

    “嗯,做过两次。”说两次似乎不对,他们第一次做爱就做了八次!!

    “他的床上功夫很好吧?”跟那么多女人上过床,他的功夫一定很棒!真羡慕琉璃,上过这等猛男。

    琉璃觉得自己的脸热辣辣的。“我怎么知道他好不好,我又没和别的男人上过床……”

    季敏研究了琉璃好一会,“你真的很爱他,对不对?”其实她这句话一点也没有疑问的意思。

    “我不爱他,怎么会给他呢……可是他并不爱我,他要的只是我的身体。”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你享受过至高无上的性爱。”

    “你这算哪门子的安慰?”

    “不然你要我说什么,还是你想听到我说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不想!”恐怕这一生她都不会再要任何男人了。

    “好啦,不要愁眉苦脸,没有他,不会是世界末日。”

    “我知道,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

    一直到季敏走,她都在感谢上帝赐给她这么关心她的朋友。

    这天晚上,琉璃坐在电视机前,孤独地解决了晚餐,心不在焉地看著她最喜欢的韩剧,男主角终于发现他爱的是女主角,于是离开了次女主角。

    关掉电视机上抹苦笑浮现在她脸上。

    她就是那个次女主角,章苡茹才是女主角。

    琉璃走进卧房,注视著床,石垏曾躺在那里……

    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石垏望著窗外的云层,想著心事。

    “石先生,想要什么吗?”

    石垏转头望著友善的空中小姐的笑脸。

    这名空中小姐对他太友善了,分明是想“钓”他。

    如果换作是从前,他会跟她说些打情骂俏的话,然后向她要电话号码,或者不用这么麻烦,下飞机后直接和她去饭店。光是从她微笑中的挑逗暗示,他就知道这名俏空姐十分乐意与他一夜情。

    女人从来不是他的困扰,似乎没有一个女人能拒绝得了他的魅力。她们的反应常常使他的自我意识膨胀,而且她们从不对他要求什么,所以他很容易就甩掉她们,可是现在似乎出现了意外……

    “石先生,想要我的电话号码吗?”俏空姊大胆地说。

    石垏露出微笑。“我只要一杯果汁。”

    看他不解风情,空姊轻轻耸耸肩,给他一杯果汁后失望地走开了。

    “抱歉,飞机耽误了一点时间。”空姊推著小车继续在走道上前行,并对所有旅客说。“不过机长保证马上就可以降落了。”

    他所搭乘的这一班飞机,在成田机场耽搁了一个多小时。

    石垏才拿起果汁,飞机好像撞著一股乱流,他跟著摇晃,果汁洒到他裤子上。

    “Shit!”他愤怒地低咒了一声。

    走道另一侧的金发小女孩瞪大眼看他。

    “Sorry。”他向小女孩道歉。

    他到底是怎么了,从没这么焦躁过,

    过去三天来,他的生活是一团糟。他无心吃,无心睡,甚至无法专心工作,差点搞砸了几百亿的合约——

    这都是琉璃的错!

    看看自己,他现在想著的依然是他即将甩掉的女人。这个想法令他觉得一阵心痛。他简直嫌恶这种心痛的感觉。

    真是笑话——过去,他和女人的关系很容易就可以解释清楚,无忧无虑的勾搭,不带一丝真诚,只要几个笑容,几个速战速决的做爱,和几个星期的作陪。他从不知道她们事过境迁之后有何感想,反正他也不在乎。

    他十个月中换了八或十个女人是很平常的,而且她们个个都是美艳、大胸部、有魅力的女人,这些女人都想套住他,可是他喜新厌旧的态度自始至终完全没变过。

    为什么这次要甩掉一个相识短暂的女人,会如此困难?

    他的心纠结在一团复杂的情愫中。他希望找回自己以往甩掉女人的那种潇洒,但对琉璃,他似乎潇洒不起来。

    他曾不只一次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停地编造借口说他不可能爱上琉璃,甚至在心中欺骗自己,只是做爱做的不够——

    可是,在日本,每晚沉睡梦乡之际,心里充满她的影子,想著她的一颦一笑,她的身体,她的唇和她的气味,于是更觉得寂寞非常。

    他终于向自己的感情投降。

    从认识她到现在,她所给予他的,不过是两夜的激情,如今他却要把他整个人生奉献给她……

    他也许是疯了,石垏想。

    但是他对她有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从他的灵魂深处,升起一股炽热的热情,为了她,他愿意跋山涉水,抱著她横过沙漠,掏出他的心放在她手上。

    他没想到会这样爱她,本来他期望的只是一段罗曼史,结果现在全不是那么回事!

    他喜欢她的一切,她美丽、聪明、亲切、迷糊、性感……

    头上系紧安全带的灯号亮起,通知他飞机即将降落。

    三天没打电话给她,琉璃一定以为他不要她了。今晚到她家,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他笑著想像到她家后的场景——他迫不及待地脱去她的衣服,共赴巫山云雨……

    石垏才下计程车,就旋风似的冲到琉璃家门口。

    琉璃刚准备好要出门倒垃圾,就听到门上传来砰砰声。

    “琉璃。”

    是石垏,那绝对错不了的声音,琉璃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琉璃,你在里面吗?快开门!”

    她不知站了多久,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双脚才恢复走路的力气,走向门边开门。

    一打开,就看见石垏站在门口。这不正是她过去三天所渴望的,好一刹那,她甚至不去想他为什么又来找她,只要他来就够了。

    “你在发什么呆啊?”石垏走进来,边把西装外套脱下,丢在沙发上,然后扯下领带,丢在西装上。

    “喂,我没有请你进来——”他都要跟章苡茹结婚了,还来找她干什么!

    他挑眉,“你是说我不能进来?”他走到她面前审视她。“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喔。”

    她瞪著他。“你说对了,我心情不好。”

    “我要怎么做,你心情才会好呢?”他涎著睑问。

    “把你扔进动物园里喂老虎,我的心情才会好。”

    “不要生那么大的气嘛,我没打电话给你是因为我太忙了。”他伸手要去搂她。“来,给我抱抱。”

    她往后退,不让他碰。“我不做男人的床伴。”

    石垏一脸迷惑,看著她。“你在说什么?床伴?”

    “你少装了,”她气急败坏地说,“你都要和章苡茹结婚了……”

    “我没有要和她结婚。”他边说边解开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

    “哦,你改变主意了?”她把视线从他领口移开,专心维持怒气。

    他蹙著眉。“我没有改变主意,你从哪听来我要和她结婚?”

    “你是说报纸乱写?别当我是三岁小孩……”

    他打断她的话。“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去弄出要跟我结婚的新闻,我如果要结婚也是跟你。”

    他本来就知道章苡茹手段很多,可是他万万没料到她会用这招。

    难道她以为在报纸刊登他们的结婚启事,他就会和她结婚?

    她太天真了!

    既然她那么喜欢上报,那他打算提供八大报纸和八卦杂志一些她小时候痴肥,没整形前的照片,包准她以后再也不敢在台湾出现!也算帮他弟弟出口气,他早知道她常欺负他弟弟。

    “跟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高高兴兴跟你上床……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哎,她脑筋变迟钝了。“小姐,我正在跟你求婚,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嫁给我?”

    “你在跟我求婚!你是玩真的?”

    “你说呢?小傻瓜,我爱你。”他大声地说。

    这么说的同时,他惊讶于自己的反应,惊讶于那股从他心里涌出来的激动情绪。

    她看得出当他说“我爱你”时,他是说真的。

    琉璃感觉一道暖流瞬间淹没了她全身上下。

    他爱她,而且他要娶她!

    “我以前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他喃喃低语。

    “感觉如何?”

    他盯著她的小脸。“有点奇怪,不过很好,非常好。”

    “再说一次,也许再说一次就不会觉得那么奇怪。”琉璃的眼眸中闪动著期待的光芒。

    “我爱你,琉璃,我爱你……”

    他像留声机一样,一直不断地重复我爱你,而她也听得不嫌多。

    “可以了吗?我大概说了一百次有了。”他一把拥住她,她就像冰淇淋般融化在他怀里。

    他开始热情地吻她,彷佛想在这个吻里,注入他对她全部的爱意。

    她也激动地回吻著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热情泉涌而出。

    她紧贴著他,浑身如火。

    他爱抚著她的身体,探向那浑圆的胸部温柔地爱抚,直到她发出申吟。

    “在日本,我晚上都睡不著,好想听你嗯嗯啊啊的声音。”

    “抱我去床上,我嗯嗯啊啊给你听个够。”

    他迫不及待地为她褪去衣衫,然后迅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将她抱到床上,用他的唇、他的手探索她全身每一寸肌肤。

    “你坐飞机坐那么久,不累吗?”

    “再累也要爱你。”他吻著她的耳朵,然后抬起脸面对她。

    她望著他的眼,他的目光灼热,燃烧著熊熊激情。

    “你什么时候发现你爱上我了?”

    “在日本飞台北的飞机上。”他沙哑地说。

    “那不是才一两个小时前的事?”

    他微笑。“嗯,不要不满意,至少我发现我爱你了,我真的好爱你。”

    “你喜欢我哪一点?”

    女人嘛,都会想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吸引男人。

    “我想想看,嗯,首先我喜欢你叫床的声音。”

    “那第二点呢?”她继续问。

    “我喜欢你摆动臀部的样子。”他摇她小屁股一下。

    “你喜欢我叫床和摇屁股?”

    “基本上,有这两者已经非常好了。”

    “就只有这两点,我难道没有别的优点了吗?”她不满意他给的答案。

    “我喜欢你的一切,但现在你可不可以闭上嘴,让我和你做爱?”他沙哑而濒临忍耐极限地说。

    这还差不多,她满意了。

    “可以,尽量挟去配。”

    他们如胶似漆地缠倒在床上,跌入无边欲火的国度里……激越的爱抚、浓浊的申吟、唇舌的缱绻和止不住的渴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