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说完这句话,宋司衍小朋友就酷酷地转身要跟顾茵走了。

    他或许是想给宋司月留下一个酷帅的背影的,只是很可惜没能如他的愿,顾茵在看到了林意和宋景深后,便带着林帆和宋司衍过来打招呼了。

    “是思思叫你来接司衍的吗?”顾茵和他们简单打过招呼后,林意便问她。

    顾茵被林意问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宋司衍,然后才点头道:“对,是她跟我说让我帮她带一下孩子。”

    这是又找上了顾茵吗?

    不过顾茵竟然和宋思思认识了而且关系看起来还很密切,这一点倒是很让林意惊讶。

    “是吗?”林意说,又问:“那她是经常让你帮忙带宋司衍吗?”

    “嗯,最近是有些多,她可能是有些忙吧,”顾茵说:“其实我和她也不是多熟,只是两个孩子玩得比较好。”

    顾茵说着往两个孩子看了一眼,林意这才注意到两个孩子已经聚在一起玩了起来,林帆手里有个像是游戏机一样的东西,正聚精会神地操作着,一旁宋司衍就满是兴致地看着。

    而在不远处,她的女儿宋司月正一脸小心,想接近又不敢接近的模样。

    “好了,这把打完了,你拿过去吧。”正好在这时,林帆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把手里的游戏机塞给了宋司衍,宋司衍接过去后一脸高兴,林帆则是跟没事做了一般乖乖站在顾茵的身边,不做什么。

    原来是这样……林意也想起林帆和宋司衍也是有过一点交情的,后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发展成了这样的好朋友关系,但也是好事一件。

    只是看着她自己的女儿……

    宋司月从小就是和宋司衍一起长大的,玩伴也好朋友也好,都只有他一个人,现在宋司衍找到了新朋友,她会感到寂寞也是正常的。

    顾茵也看到了游离在林帆和宋司衍之外的宋司月,又看了一眼满是担忧的林意,便提议说:“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正好既川今天也和我说了他会早点回来。”

    去林既川家里吃饭?

    林意想了下,这倒是个能让宋司月和他们打好关系的机会,她也正好好久没有去过林既川的新家了。

    她看了一眼宋景深,问他的意见。

    “好。”今天到现在已经是完全没有计划了,宋景深也就随林意想干什么了。

    而听到能和宋司衍一起回去,宋司月自然是十分高兴。

    但毕竟是突然的计划,林既川准时下班回家,看到一屋子的人后,还是惊了一下的。

    “你们怎么来了?”见到林意后,林既川问她。

    “正好接孩子的时候遇到了,”林意笑着说,又问:“原来帆帆和小月司衍是一个幼儿园啊,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说?”

    林既川却像是愣了下,说:“是吗?他们原来是一个幼儿园?”

    原来只是个巧合?

    不过到这时林意才想起来,林既川对宋司月和宋司衍都不怎么熟悉,也不会特意选择和他们一样的幼儿园,只不过宋司月和宋司衍上的都是区内最好的幼儿园,林既川会把林帆安排进那里也不奇怪。

    巧合便是巧合吧,不过看到三个孩子玩在一起,林意心里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而等到了真的吃饭时,宋司月才看着她很奇怪地问她:“妈妈你和林帆的爸爸是什么关系呀?”

    林意这才一愣,对啊,她都忘了,她还没有和宋司月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最终宋司月还是被林意这样那样的关系弄得头晕,她自然是知道宋司衍是她的哥哥,因为从小就这么叫着长大的,可是这林帆,虽然早就认识了,但忽然知道他也是自己的哥哥,一时还真的难以接受。

    林意看着自己女儿一脸懵的样子,也知道她这是被绕乱了,而林意也感叹,这三个小不点的关系,确实挺复杂的,林帆帆是宋司月的表哥,宋司衍则是宋司月的堂哥,总之她就是个妹妹就对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一顿饭倒是让他们三人搞好了关系,宋司衍虽然因为突然有了同性小哥哥一起玩,但到了关键时候还是记得带上宋司月的。

    看到这一幕,林意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还只是新手,在看到宋司衍真的不搭理宋司月的时候,她还真的担心过要怎么帮他们处理好关系,而且再怎么说宋司月也是女生,说实在的,当她看到宋司月和宋司衍林帆两个男生玩在一起时,她还真的想过要不要阻止他们继续一起玩……

    这样纠结又担忧的心情一直到她离开林既川的家都没有消失,但看到满是高兴和满足的宋司月,林意也只好先让自己压下这样的担忧。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下倒是能理解了梁歆芙当初养育她的不易。

    而到这时,她也终于有了点为人父母的担忧和压力。

    接下来的日子也没有林意想的那么波澜壮阔,甚至平静得有些让林意不可思议。

    林既川在知道了林意辞职也退了租房的事后,很高兴地接受了她回到林氏工作,梁歆芙和林广也知道了林意回到了林氏的事,自然也是为他们高兴的。

    家业很顺利地继承了下去,这对父母来说就是很欣慰的事情了,为了表示他们的高兴梁歆芙直接在视频电话里告诉他们他们会再晚一点回去,梁歆芙直接告诉他们随便他们怎么造作,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最好再有个二胎。

    林意和宋景深是没有二胎的打算的,林既川也打算再增进一些他和林帆帆的感情,林帆帆到现在还拒绝叫他“爸爸”,在此之前再要二胎是不可能的。

    但是也不用着急,时间还有的是。

    林意也有工作了,便不能像五年前她刚嫁给宋景深时一样总是在家无所事事,宋景深后来遵循约定按照之前的配置给家里配了佣人保镖管家,生活便更加井井有条不慌不乱,工作日的早上两人一起早起,吃过早餐后便是送宋司月去幼儿园,到了周末,一家三口都有休息时间时,便是安排去游乐园动物园水族馆,总之是过得充实又忙碌,根本容不得其他人介入。

    这么过着平静而幸福简单的日子,久而久之,林意都要忘了那天在宋家发生的不快。

    直到下一次宋家的固定家宴到来。

    林意现在想起范秋瑶的脸还是觉得厌恶,一想到她又要到宋家看她演白莲花就忍不住恶心犯吐。

    “好了不要多想了,”宋景深也看得出来林意是在想什么,主动安慰她道:“她现在也怀着孩子,自己顾自己也来不及了,不会来找你的麻烦的。”

    宋景深的意思林意也能理解,比起一身轻松的她,还是现在身怀六甲又是高龄孕妇的范秋瑶需要多加小心,而上次真的受到伤害的其实是宋景深。

    一直以来,她似乎并不在范秋瑶的攻击范围内。

    她无奈地看着宋景深,他怎么不明白呢,她担心的可是他啊。

    “好了不要担心了,”宋景深凑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再皱眉下去就长皱纹了。”

    皱纹?林意顿了下,瞬间就被带走了情绪,但一看宋景深带着笑意的脸,就又没了脾气。

    算了,反正只是吃个饭就回来,范秋瑶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会小心一点吧。

    而果真如林意所想,这回范秋瑶见了她,只简单打了个招呼,话都没有和她多说两句。

    林意特意朝她多看了两眼,见她哪儿是不搭理她,那眼神还有些躲她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她用刀指着她让她有了点心理阴影。

    可是林意也知道这样的威胁并不长久,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她耀武扬威的日子就来了。

    林意即便承认自己恶毒,但内心也有些希望范秋瑶这个孩子不要顺利生下。

    不过说起孩子,林意倒是没有看到在宋家担当照顾范秋瑶孕期的秦湘柔,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人,林意觉得奇怪,正好撞上了宋景深的眼睛。

    “秦湘柔今天被爷爷支出去了,”宋景深像是会读心,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回答她的疑问,“爷爷也怕发生像上次一样的事情。”

    既然担心秦湘柔还会像上次控制不住自己,那就把她赶走啊,留在宋家不是还会给她机会见到宋景深吗?

    林意心里忿忿,但可惜今天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因为在今天例行的家宴上,宋思思把江聿行带了回来。

    还会在宋家见到江聿行是林意没有预料到的,而或许早就在她之前几次碰到宋思思和江聿行走在一起,她或许就该猜到了的。

    宋思思和江聿行也复婚了。

    速度之迅速让林意不得不怀疑江聿行是不是真心。

    毕竟在不久之前,他还堂而皇之地“诱惑”过她。

    他也是有过“前科”的人,林意也不想宋思思被江聿行骗第二次。

    可现在的状况下,她也不敢和江聿行有什么眼神交流,她也不想让宋景深误会她和江聿行眉来眼去。

    林意是十分好奇宋思思和江聿行复婚的理由的,但事实上也不用她问出口,就有人帮她问了,问的人正是宋思思的亲生父亲,他对于宋思思瞒着他们和江聿行复了婚的行为暴怒不已,黑着个脸的样子像是宋思思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你怎么又把这个男人带过来了?”宋封哲冷着脸看着宋思思,“你们什么时候又勾搭到一起的?”

    宋思思听到宋封哲这问得,更是冷笑了一声,说:“这都不知道你还想管我和谁结婚?”

    这话直接刺得宋封哲脸色一变,他平时是对这个女儿关心不足,前妻过世了后他终于能娶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之后又接连生下了两个孩子,他当然对这个前妻留下的遗物没有什么心思去管,好在宋家的小孩就算没人管,也能跟杂草一样自由生长,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后,她主动解决自己的婚事,也给他减少了很多麻烦。

    可就是她这自己解决了的婚事,也不是一帆顺风,离婚,还带着孩子当了几年的单亲妈妈,将韵婷一直催着他给她再找人,但他就是懒得去费这个心,而且宋思思因为孩子和宋景深关系混好了后,他和她见面的次数就更少,对话就更没有。

    但面对众人的视线,他只能拾起丢开多年的父亲威严,他冷声说:“我是你父亲,自然要管你的婚姻大事,你……”

    这回宋封哲的话也没说完,宋思思就毫不客气地冷嗤了一声。

    “你不是一直在给我找听着不错实际上很挫的男人吗?”宋思思打断了宋封哲的话,便顺便这么接着说了下去,“江聿行不是正好,没钱没势,这辈子也顶多就是个小医生。”

    宋封哲被说中,脸色变了下,一时没有说得出话来,只有江聿行轻笑了一声,说了句“这话就过分了吧”,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的气氛看起来不错,林意远远看着,也觉得他们之间气氛和谐,就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亲密了,只不过想到江聿行一边和宋思思培养着感情,一边还来试探她,就觉得江聿行还真的是江聿行啊……

    而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眼神,江聿行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一扫,配上他那刚才还在和宋思思玩笑的笑容,让林意有种被他一眼看透的感觉。

    吓得她立马往宋景深旁边缩了缩。

    哎,本来还以为以后不会再遇到的,却没有想到宋思思竟然这么轻易地和江聿行复婚了,那么今后她要怎么面对江聿行啊!

    “怎么了?”感觉到她的凑近,宋景深问她道。

    “我可没有要出轨,”林意小声对宋景深说:“为了以防万一,将来如果发生什么让你误会的事,你要相信我是被他逼的。”

    这话让宋景深怔了下,随后笑了出来,“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林意没有想到宋景深竟然会这么说,难道到了现在宋景深还不相信她对他的心吗,真是太让她失望了!求书寨中文

    见林意快要生气,宋景深笑了出来,在她耳边小声说:“好好好我知道,我当然相信你不会做出什么,再说了你五年前不也是什么都没做吗?”

    这话说得林意有些不是味道,什么叫她没敢做,是她很有道德感地保持住了好吗,她可棒棒了!

    宋景深见到林意这样,更是忍不住笑意。

    林意对着这样的宋景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算了,随他去吧。

    宋思思和江聿行的复婚虽然受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但在既成现实面前这些反对也无济于事,而且宋思思说的也没有错,宋封哲是早就知道江聿行的背景的,虽然内心有些不爽她时隔多年竟然又和江聿行旧情复燃,但对于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到时候若是她再次婚姻危机,那他不就有机会从她手里抢过她的公司了吗……

    于是各人心怀各异地继续用餐,每个人都以为这样是最好的,便都安静了下来,之后只有人随口提了两句,但也说不了多少,便又安静吃饭。

    安静下来后,用餐就变得迅速多了,没多久众人就是一副等着散场的状态了。

    长辈们还好,还能安静地忍着等着宋老爷子起身,而稍微小一点的就忍不住了,直接拿出了手机来刷,不耐烦都直接写在了脸上。

    林意虽然来的次数不多,但也能感受得出来这桌子上让人浑身难受的气氛。

    “爸、爸,都吃得差不多了……”最后只好是宋封致硬着头皮问,可还没等他问完,宋老爷子就突然问:“秋瑶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这问得众人皆是一愣,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宋老爷子会问起这个,但范秋瑶只愣了一下就高兴了起来,不管宋老爷子这个时候问起这个是为了什么,但最起码证明他是真的允许她留下这个孩子了的,那么她的胜算就有了。

    “医生说大概是在年底。”

    “嗯,”宋老爷子听到她的回答,也不像是多高兴的模样,好像只是顺口一说,因为他接着就扫了桌上剩下的人一圈,说:“我年纪也大了,继承人的事就交给你们了,知道了吗?”

    这话说得所有人都是一凛,林意也不由看了一眼宋景深。

    在宋家论公司的职权,论能力,都是宋景深为长,而一直以来,所有人也都默认宋景深是继承人,可今天宋老爷子一句话,让他们意识到,并不是这样。

    而对比宋景深阴沉的脸色,其他人也确实都是一喜。

    林意也觉得十分不公平,论贡献,宋景深对公司的贡献绝对是最多,可今天宋老爷子一句话就像是把他的努力都抹消了一般。

    “到这个时候,我也就直接和你们说了,我生你们养你们,不过是为了能让我的事业能继承下去,所以感情牌就不需要了,谁能生出儿子,家产就给谁,明白了吗?”

    宋老爷子这直接的话让在座的人都惊了,都惊讶地看着主座上的老人。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似乎第一次看清这个总是在高位上的男人。

    而宋老爷子这一句话也直接说明了,他没有把宋景深认作真的继承人,还是因为他没有儿子。

    可就算如此,真的有机会和他争一争的,也只有范秋瑶了。

    毕竟孩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宋老爷子这一番话,等于是直接将范秋瑶和宋景深放在了天平上。

    这么一来,林意就更加忍不住了。

    至于吗,为了孩子这样逼宋景深。

    而且只是论速度的话,他们明显是已经输给了范秋瑶好吗?

    林意不想就这么输给范秋瑶,当天晚上就拉着宋景深造人。

    她是想等一等的,但现在等不了了,她不能看着宋景深被范秋瑶这样欺负。

    而宋景深见她这样,也只有无奈地笑了,但也不打击她的激情,但在结束后还是告诉了林意宋老爷子这样做的意义。

    说白了还是想催他们生孩子,老爷子确实对继承人比较执着,而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已经病重了。

    病重?

    这还是让林意很惊讶的,这她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不如说每次老爷子都一副严肃的模样,让林意觉得他还能继续很多年的感觉。

    “而且你也不用着急,这件事我早就安排好了。”宋景深又高深莫测地说。

    “什么安排?”林意问。

    可是说到这里宋景深又不说了,只把她抱进怀里,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林意满是无奈,但也没有想到,宋景深说的“到时候”会这么快。

    一天,她正一如既往地上着班,突然接到来自宋景深的电话,宋景深在电话里的声线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平淡,但内容却让林意吓了一跳:“现在来医院,范秋瑶流产了。”

    流产?

    林意几乎是立马就站起身赶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林意发现宋家人几乎是全了。

    宋老爷子也在,不过坐在不远处,没一会儿,医生从抢救室里出来,十分遗憾地告诉众人,孩子没保住。

    宋封致几乎是立马就哭号了出来。

    林意看着他这样,微微皱了下眉,虽然他伤心没有错,但她还是忍不住朝宋景深看了一眼。

    他心里也不怎么好受吧。

    而宋封致没有哭号多久,立马就将矛头对向了一旁的秦湘柔。

    他拉扯着秦湘柔,说就是因为她范秋瑶才会流产。

    众人也知道范秋瑶怀孕后,就是秦湘柔在照顾她孕期,因为范秋瑶是高龄孕妇,所以什么都很小心,现在孩子没了,宋封致自然第一时间就来问秦湘柔的责。

    宋封致撕扯了秦湘柔好久后,才有人上前拉开他,还是宋老爷子安排的人,他走到宋封致的跟前,沉声说:“孩子没了就没了,弄成这样多难看。”

    宋封致哭得脸难看死了,他指着秦湘柔说:“就是她,她杀了我的孩子,我要让她偿命!”

    宋老爷子看了一眼被宋封致撕扯得满是狼狈瘫坐在地的秦湘柔,说:“别忘了还是你的范秋瑶找的人家养胎,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赶紧站起来,丢死人了!”

    于是还没等范秋瑶被推出来,宋老爷子就带着人离开了。

    剩下的人也渐渐散去,反正他们也只是过来看个结果的,现在结果知道了,便不用多待了。

    宋封致也因为伤心过度血压上升躺下休养去了。

    于是没有人知道范秋瑶的病房里后来发生了什么。

    范秋瑶醒来后还沉浸在自己孩子没了的现实中,听到开门声没有什么反应,直到秦湘柔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她才回过神来。

    “只有你来了吗?还有人呢?”她问着,又说:“你过来扶我一把,我想坐起来。”

    可是秦湘柔却没有动。

    范秋瑶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皱起了眉:“你还愣着干什么?”

    “我爸的赌债,是不是你让他欠的?”秦湘柔问。

    这下范秋瑶一顿,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是你害了我的孩子?”

    秦湘柔笑了笑,没说什么,她原本以为在真相大白后,她会歇斯底里地和这个彻底搅乱了她人生的女人大吵一架,但是现在感觉不用了,范秋瑶流产,现在动弹不得,所以就算她奋力从床上追了下来,她也已经走到门边了。

    “为什么?”范秋瑶还是不放弃,抓着她的手问:“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你对我难道还有什么不满吗?”

    不满?

    秦湘柔冷笑一声,“你还有脸问?”说完就甩开了范秋瑶的手,没有任何停留地离开了医院。

    秦湘柔的突然消失,便让人立马就知道了她有很大的嫌疑。

    而范秋瑶和宋封致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弄明白了秦湘柔是怎么让她流产的。

    秦湘柔其实也没有多做什么,高龄孕妇本来就容易流产,她没有按期给范秋瑶补营养就导致了她的流产。

    可惜弄懂这些时,秦湘柔已经逃没了人,一天一晚的时间,就让她逃得这么干净。

    很是可疑。

    林意也奇怪,若是只有秦湘柔一个人,她不可能躲得这么干净,所以林意很快就把视线转向了宋景深。

    “看我做什么?”宋景深说。

    林意光是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是宋景深安排的了,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宋景深是怎么让秦湘柔听她的话的。

    “这不是问题,”宋景深也没有多和林意卖关子,说:“很早之前秦湘柔就看范秋瑶不爽了,只是不得不听她的。”

    “不得不?”这个字眼抓住了林意的好奇心,“她有什么把柄在范秋瑶的手里吗?”

    “把柄倒是不至于,只是听范秋瑶的,她就能接近到我。”

    这话让林意汗了下,但不得不承认,宋景深这话也没错。

    她都看得出来范秋瑶对秦湘柔简直是霸凌,如果真的要有什么理由的话,只能是他了吧。

    秦湘柔的债原本就是范秋瑶帮忙还的,而范秋瑶便是以此为威胁让秦湘柔想方设法接近宋景深,可她每次都出师不利,范秋瑶便以此来更加强迫秦湘柔,一边还想依赖她的医学知识,让她专职给她养胎。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也难怪到最后秦湘柔爆发了。

    走到这一步,只能算是范秋瑶自食其果。

    “喂,”林意敲了敲桌子,范秋瑶流产了在她的意料之外,但她的造人计划却是已经成功了的,很意外地迅速。

    她轻咳了一声,说:“范秋瑶她已经流产了,那我现在怀孕了,是不是没有什么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