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镜子染上一层水汽,又被轻轻擦去,溅上凌乱的水珠。

    漂亮的裙摆被浸湿,揉皱又舒展开,腰间的蝴蝶结还被裴旭给失手扯掉了,邯素低头看了一眼,小声道:“你好凶。”

    裴旭伸手,用指腹擦去邯素脸颊上的水珠,闻言扬了一下唇角:“你不喜欢?”

    邯素想攀住他的肩膀,又落下来:“别把我顶在镜子上,要没有力气了。”

    裴旭却在此时恶劣了起来,故意道:“不是你说要自己来的?”

    邯素咬牙:“我站不稳。”

    “为什么站不稳?”裴旭明知故问。

    “……”小电脑狠狠挠了他两下,在裴旭的胳膊上留下了几条淡淡的印子,片刻后才熬不住地求饶:“放我下来。”

    裴旭压根不听他的话。

    邯素总算是发现了,每次小电脑想要掰回一局,现实总是给他沉重的打击——裴旭实在是太讨厌、太讨厌了。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邯素心想。

    讨厌到无时无刻都想要亲亲他,讨厌到白天晚上都想和他黏在一起,讨厌到只要窝在他的怀里,就可以无比安心。

    邯素伸出手,轻轻描摹了一下裴旭的脸部轮廓,开口说:“你实在是很讨厌。”

    裴旭笑了:“嗯,但是你很让人喜欢。”

    -end-

    作者有话要说:小电脑撒花ing

    连开三本幻耽了orz,下一本估计想开本古耽调剂一下,应该不会写很长,准备一边复习备考一边存点稿子,喜欢的话求点个收藏啦owo

    《干掉那个暴君》

    苏融上辈子为皇室鞠躬尽瘁,却因不小心惹怒了年纪尚小的天子,当晚就被捆进了宫中,等待小暴君亲手行刑。

    苏融看着红烛鸳鸯枕的内室,不明所以地端起了酒杯。

    ——然后他被毒死了。

    重生后睁开眼,乱世当下,民不聊生,小暴君长成了大暴君。

    听闻三年前天子试图令心爱的臣子与自己成婚,反倒逼得人自缢于宫中之后,暴君就疯了。

    众臣战战兢兢,百姓怨声载道,苏融想起自己倒霉的上辈子,怒火中烧:

    “都让开,我来干掉他!”

    他准备好软剑、毒酒和白绫,在某个深夜提刀奔赴宫中。

    众人翘首以盼,然而苏融一去不复返。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已经被害之时,苏融正被白绫缚着手,软剑碎了衣,那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暴君低头在他白皙颈边轻轻一嗅,嗓音沙哑低沉:

    “融融……你回来了。”

    #白天操劳国事,晚上操劳床/事#

    温润权臣受x狼狗暴君攻,年下

    苏融:带小孩是真不容易,费心还费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