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谢家的生意虽然主在S市,但这些年跟国外业务交流变多,商业市场也渐渐往国外拓展。也因为这些原因谢家父母好些年没回国来,这次到国内半年多,国外市场也有很多问题没能远程解决。谢家父母一出差就是出差两个多星期,直到十月中下旬才回国内。

    国内不少业界人士听到谢家这一系操作也是没弄明白谢家的意图,这些年好不容易在国外打下江山,怎么谢家那两位掌权人这半年多一直待在国内,反倒不是常居国外。

    有的人以为是谢家人打算重新部署企业内的各个部门,也有人以为是太子爷可能要上任。总之消息甚多,至于怎么个情况也没个准头,只大概知道谢家两位掌权人有种退居后线的意思。

    下飞机后是谢父国内助理过来接人,他们这次去国外一趟也渐渐把一些东西重新挪回国内。两人没回别墅,而是先到老宅一趟。

    家里的阿姨把一份清单交给了谢母,“夫人,这是你之前吩咐整理的物件。”

    谢母接过之后细细看了一遍:“好的。”

    “这几天打算回来这边住了?”谢父坐在沙发上看着资料,“怎么想把些老东西翻出来了?”

    谢母道:“之前回来找到不少燃燃以前的东西,家里佣人也保存不少那几年的照片,想做个纪念相册。”

    谢父听到她的话稍稍一顿,这些日子谢母总无意间回想以前的事,他偶尔半夜见她睡不着觉一坐就坐到天亮,偶尔会看着谢燃以前的照片发呆。

    他问道:“王医生那事怎么说?”

    谢母摇头道:“我让王医生别查了,我不想那孩子知道这件事寒心。我现在想想或许当初我就没当好一个母亲的职责,那时候我以为他已经好转…人看起来也开朗就放心到国外工作,但没想到那孩子只是笑给我看。”

    “时青跟我说他的事的时候,我知道时青这孩子也后悔也愧疚,但实际上当初做得最错就是我们两人,这又怪孩子什么事。”谢母越说越哽咽:“我原谅不了自己。”

    她三十多岁的时候事业心很重,曾以为的周到其实是为人母亲的不称职,而这些错误并不会随着时间渐长而有所消减,反而现在谢燃与她的相处方式让她知道其实孩子已经跟她不清。

    谢父沉默了会,后道:“孩子长大,总该有自己的想法。”

    --

    国庆假期结束后,S高周六日都要补课。冯迟国庆假期的时候跟以前的同学说明白事,他那同学才知道原来当初的事还有这个后续,也明确说自己想继续跟冯迟做朋友,只是没想到莫名原因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淡。

    谢燃听说冯迟讲这件事的时候知道他已经重新跟以前的朋友联系,倒也是在意料之内。

    S高高三阶段大小考不断,谢燃本以为有精力周旋其他事情,到头来只能把投资项目的事交给管家帮忙,游戏上没什么时间上线。等到年底帮会赛的时候,他前脚刚参加完月考,后脚回家上线打帮战。

    帮战一共好几轮,谢燃前两轮没参加,等到进决赛的时候才被喊上线帮忙。铁树十分在意高中生成绩问题,前两轮比赛忍着没吭声,等到快决赛的时候才说起帮会赛的事情。

    谢家父母在谢燃上学之后就回老宅那边去住,偶尔出差跑国外,周末的时候谢母会到小别墅这边来跟管家一起料理高考生营养套餐。一段时间后谢燃非但没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到了寒假阶段,S高放假的时间比其他学校晚,开学的时间又比其他学校早,整体算下来谢燃就半个月多的假期。

    他跟谢家人商量过后决定下半学期住宿跟晚自习,这样减少来回奔波也能节省时间。苦的是褚熙,谢燃住宿之后基本没什么时间碰手机,经常褚熙发早上发消息,他等到晚上十点多才注意到消息。

    明明在同个城市,相距也不是很远,但谢燃突然觉得两人的关系跟异地恋也没啥多大的区别。

    高三下学期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到了高考前半个月,S高学校里的复习计划已经暂停,剩下的时间让学生自主学习。谢燃自主学习这段时间除了周末时间也没回家,徐老师在最后一节班课的时候给学生开了个送别班会,全班一半学生哭得稀里哗啦,连着没哭的谢燃都被小胖子塞了包餐巾纸,说是男人哭吧不是罪。

    高考那日,褚熙连续两周加班总算空出时间来陪考。向来低调的褚先生这次备了辆房车在考场外,为了确保小男朋友考完出来有舒适的休息场地以及足够的休息时间。谢时青也跟谢母放下工作过来看情况,谢母对褚熙行为连夸不止,谢时青脸色带青让程秘书把谢家的房车开到另一边放着。

    考场外有很多陪考的家长,唯独停车位上两辆房车尤其出众。

    不少家长议论纷纷,有的直接认出来那车外边站着的那人不就是他们S市优秀企业家谢辉先生吗?

    管家对这次考试也十分上心,甚至把泡芙作为加油利器也带到房车里,原来还准备了横幅,结果谢燃考完早上的科目后出来看到房车上挂着的横幅,想也没想就要求他们把横幅扯下来。

    平时没见这群人高调,但关键时刻怎么高调成这个样子。

    当天S市本地新闻就出来了某企业家高调陪考的感人故事,甚至有知情人士爆料当时在场的还不止一个熟面孔……当然新闻刚发上去没多久就被程秘带人给撤下来,后来当地人只是零零散散听过几个说法,到底是哪几个知名人士也说不上边。

    考完的那天出来后,谢燃坐在车想着事。忽地发觉在这个世界一年多的生活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原主的旧事解决完,谢成一家该入狱的入狱,其他在外的人也不太好过。日子过得虚幻又真实,以至于谢燃偶尔想起以前加班的日子,都觉得自己努力高考的日子过于缥缈。

    回家之后他也没吃饭,从晚上七点一直睡到隔天十二点才起床,甚至坐在电脑桌前都习惯性地想要去拿练习册,结果发现其实已经考完了。

    一个多月没碰电脑,上线的时候谢燃差点没认出他的号来,包里堆着一组组材料,是代练小七在这几个月给他刷出来的海量材料,仓库都堆满了,包裹里只剩下5个空格。

    谢燃翻开看排行榜,几个月功夫,他排行榜已经掉到看不见名了。

    他看着这些材料和代练刷出来的新版本装备,想了想决定冲一下排行榜。

    咸鱼帮的人本来就在热议高考的事,昨天@了燃老板一圈也没见人出来,一群早就经历过高考的玩家就像是老父亲盼儿归一样,纷纷关心起全群年纪最小的燃老板高考状况。

    铁树也是其中一人,他一晚上找谢燃都没啥反应,后来通过大忙人溪哥知道谢燃考完闷头就睡,联系不上很正常。他一直等啊等啊,还没等到小兄弟给他报高考状况,就看到论坛熊熊升起的帖子。

    【沃日,镜花服惊现怒刷系统的土豪!】

    帖主整整贴了七八张系统消息记录的大图,里边是镜花服玩家洗装备砸试炼石的系统公告,甚至里边还有几个高级属性的公告。经过主楼的前情概要,大概是楼主在挂机的时候注意到连续上系统的老板,而且系统一刷就两个小时,直接把镜花服的玩家都惊了。

    【每次看到这种有钱人的帖子,我总是控制不了自己进来。】

    【我擦,这么多系统,这是多少钱砸进去了?】

    【这里边需要的道具也很多吧?】

    【风欲燃是游戏新来的老板吗?怎么以前没见过……】

    【同在镜花服……没听说过这个玩家。】

    ……

    【靠靠靠靠,这不是燃老板吗!!!】

    【我的妈!真是燃老师,我已经快半年没看到关于燃老师的帖子了。】

    【之前不是有人说燃老师不玩龙战了吗?平时上号都是代练上的。】

    好家伙?高中生考完试上游戏刷系统了?

    铁树看到帖子立马转发到咸鱼帮帮群,风欲燃夕阳红粉丝团马上报道。

    铁树开花:[帖子]卧槽,高考生睡醒了。

    仙女不吃饭:我已经很久没在论坛看到燃燃的名字了。

    江湖人称老七:这人好夸张啊,不就刷几个系统吗?我帮老板刷的那些道具足够他洗半天了,老板小号仓库里还放着一堆呢。

    兔子萌萌哒:好久没逛论坛了,居然有人不知道我们燃燃?

    咸鱼帮咸鱼一堆,但是看到热闹总是凑到最前面——

    【燃老师燃老板?你们说的是风欲燃?】

    【这么牛?排行榜怎么没他名字?】

    【怎么没名字了?燃老板已经刷到排行榜第五了。】

    【风欲燃是谁呀,求科普!】

    【半年时间,论坛更新换代一波人了,居然有人不知道风欲燃?】

    【呜呜呜呜因为燃老师才开始玩毒经,结果我入坑就听说燃老师A游戏。】

    【这真是燃老师本人吗!】

    【风欲燃是谁啊?】

    【不知道风欲燃?毒经门派光宗耀祖第一人,去年多人竞技赛2v2组冠军,曾经屠版龙战论坛八卦区两个月,龙战唯一大满贯玩家溪神的好基友。】

    谢燃不知道自己洗个装备又给洗上论坛了,他看到自己的装备评分涨回到排行榜上,最后稳定在前五。他这半年没仔细玩游戏,忽然发现他男朋友大号掉到第四的位置,然后狂刀号顶到第一的位置上去了。

    这几天再花点时间,估计能爬到跟男朋友位置更近的地方。他心满意足地把号挂机,然后才去回复把这几天堆积已久的消息一一回复。

    高考结束后,他简单做了估分,之后开始做其他的准备。

    在他原有的计划中,高考其实只是重新开始生活的第一步。

    谢燃原先有跟管家商量过后投资了两个项目,用的是原主卡里八百万。这一年的项目回馈已经快回了一半,他重新办了张卡,把自己赚的钱放一张,原本借用原主的钱以及谢家公司股份红利放原主的卡里。他在管家的推荐下聘用了专业人士来管理原主这笔财富,主要用于慈善,其次用来资助患有心理疾病困难人士。

    处理完这些事后他开始考虑跟谢家父母坦白跟褚熙感情问题的事,谢母对褚熙的观感是日益渐进的好。谢燃觉得至少这一年下来,他跟褚熙的关系是越来越亲密,而这件事是必须告诉父母,免得处在这样的家庭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相亲。

    他挑在一个合适的午后跟谢母提及这件事。

    谢母听完他坦白感情问题之后,并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也没有说赞同的话,只是问他这件事考虑清楚了吗?

    谢燃当然是考虑清楚,只是他猜不透谢母的意思。

    他直白地问了她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谢母则是说尊重小孩的决定,她这段时间见过褚家孩子对自家孩子的表现,知道两人之间除了性别问题并无其他不妥的地方,又跟谢燃说了些两个男孩相处要注意的问题。

    转眼到了高考放榜的时候,当天早上谢燃晨练完回来的时候注意到谢时青的手机页面停留在放榜的网站上,谢母则是研究起短信查分的功能,谢父虽然默不作声却也暗自打电话询问。

    谢燃回到房间里打算看看股票,看手机的时候发现自家男朋友发过来信息问——

    老褚:[截图]准考证是这个号没错吧?

    谢燃一顿,打字:没错是没错,你这是干什么?帮我查分?

    老褚:嗯。

    怎么一个个比他还紧张?

    谢燃被这么一弄心理顿时有点紧张起来,他也没心思去看股票,顺路登上游戏打算玩玩游戏解解压。结果刚上线就收到列表在线好友的诚恳问候。

    仙女不吃饭:啊啊啊我看本科线出来了!燃燃你够得上吗?

    江湖人称老七:老板,高考考得怎样?

    十七七七:不查分吗燃燃,今天不是放榜日吗?

    “……?”

    全世界都在关心他考试成绩!

    谢燃估过分,知道自己的成绩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以前他高考查分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查的,查完同学问成绩的时候说一说,最多就孤儿院院长给他打了电话问情况。

    像这种被全世界关心的感觉他还第一次感受,怪不得以前同学放榜的时候总爱说亲朋好友突如其来的关心,他那时候还觉得这关心是件好事,但是现在被人轮番关心下来,他觉得当年的自己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最后他游戏也没想玩了,直接把查分途径找出来,看着查分网站服务器奔溃的情况,默默地选择了手机短信查分的方式。

    还没等他收到查分短信,手机几乎是瞬间就弹出了三个人的消息。

    大哥:[截图]考的很好。

    妈:燃燃,你哥帮你查出来了!

    老褚:男朋友,你很厉害。

    谢燃点开了谢时青发的截图,看到里边的成绩十分意外,比他原先估分还高了二十来分,而且这个成绩已经足够他填报自己理想大学跟理想专业。

    学校的教务处的电话打到家里来报喜,谢燃是S高理科状元,成绩排名应该也在省前列。谢母接电话的时候眉眼带笑,坦然地接受其他人的夸奖。

    当天晚上褚熙就过来谢家这边吃饭,管家做了满汉全席,而桌上的话题也在分数上。等到宴席散后,谢燃以有事为由跟着褚熙到了褚家,两人一进房间就情难自禁地亲吻起来。

    等到分开,谢燃带着笑问:“这次的奖励能兑吗?”

    褚熙深情地吻着他的额间:“那当然,我男朋友这么厉害。”

    自从谢燃下学期住宿之后,褚熙这半年的日子简直过成了苦行僧,等到高考后两人才有时间腻歪起来。

    两人一路吻到床边躺下,谢燃把褚熙的外衣给脱了,忽然想到某件事上,他道:“我忘了带东西过来了。”

    褚熙拥着他拉开床头柜,里边用具应有尽有,他沙哑着嗓子道:“我准备了。”

    谢燃看到他准备这么充分,眼神一勾,“早准备了?”

    “嗯。”褚熙稍一伸手到人的腰间,转手就将人抱起来。

    谢燃忽然腾空,心里想着片子里放的各种姿势,想不明白褚熙这一姿势是出自其中那一套,他心有不安地问了句:“这是哪样?”

    “什么哪样?”

    “就…就哪个姿势?”

    “先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