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木叶有不少人看上去年龄成迷,比如伊比喜虽然看着着急,但是在年龄突破了三十大关之后,仍旧跟他二十六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卡卡西也一样,清彦觉得这家伙在过了二十岁之后,长相到现在基本上就没什么变化,真要说改变的话,也只能说是气氛上,他比小时候更爱笑,整个人的氛围也更柔和。

    ——不包括用雷遁术搞出乌云来吓小孩的时候。

    他们慢条斯理地在这座岛上吃了特色菜肴,装作没有看见身后跟着的尾巴,又在街上逛了一大圈,甚至还买了不少伴手礼——到最后,才向着岛上最醒目的建筑物进发。

    一路上,不乏前呼后拥,被簇拥着昂首经过的人,金钱的作用在这座岛上发挥得淋漓尽致。清彦认真地把那些人身上所携带的徽标辨认清楚,这里面甚至有不少业界翘楚的图案。

    “很意外吗?”

    卡卡西问。

    “——一倒不如说一点也不意外呢。”

    清彦耸肩:“又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看书来消磨时间。”

    当钱赚到一定程度,生活又让这些人感到无聊之后,这群人就能想尽一切办法花钱搞出猎奇的事情来。

    比如训练会说话的豹子。

    一开始打算调查的人口买卖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视野范围内,有不少都是各个村子的叛忍,清彦认真观察了一遍他们的护额,很庆幸没有在这种时候看到木叶。

    而更多的,则是接受过不正规忍者教育,却连护额都没被赋予的人。

    从能够理解人类话语的时候开始学习如何提炼查克拉,无视自身的查克拉属性学习几个代代相传的忍术,一部分活下来,另一部分在修炼和流浪的过程之中死去,神色麻木又冷淡。

    他们沉默地等待着成为被豢养的家忍,即,就连生命都是他人的所有物。

    清彦忍不住略微撇开头——第三次忍界大战期间,木叶的暗部和根部也在用类似的手段训练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孤儿,有一口冷掉的饭团就可以让这些人抛弃人格做任何事情。即便是在暗部的分队当中,宇智波一族出身的他也和这些人的位置是不同的,只因为一双“属于木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眼的写轮眼”。

    后来暗部这地方人员更迭格外迅速,别的班也大抵不会像卡卡西这样执行着“尽力去拯救同伴”的方针,再加上当时四代目火影分配任务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倾斜——

    很多事情,甚至不需要细想,就能够猜到他们的结局。

    几乎是立刻,卡卡西就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伸出手握住了自己的手。

    “你做得很好。”

    卡卡西说:“这不是你的责任。”

    木叶无法公开向外界招收叛忍,因为无法确保这些人会不会对村子产生危害,实际上这是这一类交易不可避免的天然问题,因此能够在这里去遴选部下的,本身也大多都是像卡多那般的狠角色。

    考虑到自己这边职工的生命安全,清彦也没办法贸然做出全盘接纳这群人的决策,尤其现在他手下更多的都是几乎不曾接触过忍者的普通人,在面对忍术的时候几乎一触即溃。

    黑发的男人沉下面孔,沉吟良久,直到一口烟气缭绕在周身。大波浪头发的陌生女性挑着眉毛看了他一眼:“因为是忍者出身的缘故,所以会对这样的场面感到难以接受……吗?”

    她迎着清彦和卡卡西的两道目光,悠然开口:“宇智波清彦先生?”

    这个名字像是一声炸雷,让不少人轻微地骚动了起来。清彦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不如说某种意义上他的身份也是允许进入这座岛屿的敲门砖,因此对于诸多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这种情况,他并没有多意外。

    披着羽织的商人慢慢转身。

    “——忍者的叛徒。”

    身后,传来压抑的声音。

    “那个一族……”

    “写轮眼。”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熟人的委托,寻找一名沸遁使——他家的亲戚一直在等他回去,但是一直都没什么音讯。”

    清彦轻描淡写地说道:“听说这里有关于流浪忍者的交易,所以就想来看看……雾之里这两年方针有了变化,一直在积极邀请过去离村的忍者回来,火之国和风之国也有退役忍者再就业的政策。”

    “雾隐暂且不说,你们那边,外来人接受安排是意味着要放弃忍者的身份吧?”

    金色波浪发的人一挑眉毛,“那么这些人给你起的绰号也并非空穴来风。”

    背叛忍者之人。

    战争结束了,新的、和平的世界里,不需要那么多忍者。

    或许忍术和查克拉仍旧被需要,过去的忍者教育也将在被改良之后和一般民众的教育混合在一起,但那些刀口舔血的日子、对生命的麻木、时时刻刻准备做出反击的紧绷神经和掠夺生命的快意却被留在了过去。

    “即便如此。”

    清彦听见自己说道:“即便如此,我也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做法。”

    他抬起头,视线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漆黑色的眼睛变成深红色,三轮勾玉在眼眶当中缓缓旋转。

    和十几年前做出的决定相比,现在的这点觉悟,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这里并非火之国境内,作为木叶的忍者,对于诸位外村忍者并没有什么可以建议的内容,但作为商人……从这里通往外界的船票,如果有人想离开的话,我愿意帮忙支付。”

    没有人愿意直视写轮眼,除了卡卡西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瞥开了视线。

    ——尽管阿清的写轮眼用得也就那么回事儿,卡卡西有一搭没一搭地想,找机会应该让他和佐助再交流交流的。

    “世界会不断向前,如果想不被时代抛下的话,就亲自试试看追上去吧——我这边招收任何有才能并且愿意在合适位置上发挥力量的人,随船票会附送一张我们会社的徽标,凭借这个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家带有宇智波一族家纹的店铺里联系到负责统筹人力资源的部门,如果想要在火之国长久居住的话,视不同岗位的不同工作年限,也将被接纳为火之国的国民。”

    黑发的男人如此宣称。

    “如果愿意去学习的话,也可以在签下协议之后先进行岗前学习,风之国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不错,雨之国也有相关试点学校。”

    “说得这么好听,实际上还不是在试图削弱我们这些忍者的力量!之后忍者的委托任务都将集中在五大国——”

    有人毫不犹豫地反驳:“不过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他的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被轻轻地搭上了两根手指。手指之下是奔涌的血流,以及伴随着心脏跳动一下接一下鼓动着的脉搏。

    ——再次轻举妄动的话,会死。身后的男人散发出的杀气很明显地昭示着这一点。

    下一秒,凌厉的气息消泯一空。

    “哎呀,真是困扰呢……既然一定要按照忍者的规则来行事的话,连我这种退役多年的自由撰稿人都防不住,还要口口声声怪罪别人让忍者失业,不如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实力问题哦?”

    小记者斯凯亚施施然地收起手指,指尖上缠绕着一丝电弧,笑容和他脸颊上的油彩一样生动明快,让人怎样也联想不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散发出如此可怖的杀气。

    “虽然不是专职的护卫,但是这样为难阿清的话,还是没办法做事不管的——”

    他伸出一根手指,上面的苦无套在手指上转了个圈:“忍者用实力说话可是不变的铁律,这也是你们所认可的吧?”

    说完,他施施然伸手,去牵另一个人的手。两个人的距离贴得很近,近到让所有的旁观群众都疯狂吃瓜的程度——有传言清彦先生和木叶的六代目火影大人……所以说不愧是商人吗!就算是在所有人面前都一本正经从不出错的清彦先生都会做出这种事!!

    卡卡西甚至还嫌不够,半截身子都凑了过去,下巴搭在清彦的肩上,仗着没人见过旗木卡卡西的下半张脸而肆无忌惮,态度肉眼可见地暧昧:“护卫工作圆满完成!接下来阿清要请我吃这里的点心……”

    众人:哇哦!!

    离开之后,清彦才小声抱怨:我要是以后风评被害绝对是卡卡西你的错。

    “不是很有意思嘛。”

    卡卡西弯起眼睛:“刚刚那些人里发现目标了吗?”

    “没有,用写轮眼查了一遍,也没什么伪装术或者幻术……”

    清彦摇了摇头:“看来果然,拥有特殊血继限界的人,不会就这么随随便便出现在交易场合吧。”

    他们一并看向最高的建筑物,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这里人声鼎沸,但好在通风设备良好,而且没人吸烟。

    巨大的、像是斗兽场一样的灯光舞台上,主持人正在用夸张的话语挑动着场馆当中的气氛。

    ——这里是以人类为筹码的决斗场。

    达官贵人们豢养忍者互相交战的场所,他们将每个忍者都称作是“卡片”,如果打赢了对方的话,就能够赢取对方的手牌。现场支持下注,配合外面的交易渠道,构成了这一种特殊而危险的娱乐体系。

    “一年两次的中忍考试还不够他们看吗。”

    清彦皱着眉头坐下,为了不跟周围尖叫着的观众坐在一起,他用宇智波社长的身份开了个包厢。

    周围也有不少像这样的隔间,大多数都是参赛者的家主,或者老板,或者主君,反正就是持有这些人生杀予夺权限的家伙。他们的身边要么簇拥着衣着暴露的美女要么停卧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肉眼可见地散发出金钱的味道。

    “在他们的眼里,中忍考试的程度有些不够看吧,而且没什么自己在玩游戏的参与感。”

    卡卡西耸肩,他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出的任务多了就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并不算太惊讶。

    倒不如说在他见到的那么多有钱人里,阿清和越历这样的形象反而罕见。

    话音刚落,斜对面的位置里,就有人伸手摸了摸手边的豹子,得意洋洋地抬起下巴,挑衅地看了过来:“一般都是有卡牌参与对战才配坐在这里,看来清彦先生也是个不懂游戏规则的人啊。”

    豹子口吐人言:“什么都不明白就学着别人的模样来这里见世面了?”

    清彦:“…………”

    他看出来了,会说话的豹子在这里真的很流行!!

    最近的潮流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相处久了以后,卡卡西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人一定在心里吐槽,弯起眼睛笑了笑,结下通灵之术的印。

    一阵烟雾之后,帕克:“所以这一次找我有什么事?卡……斯凯亚?”

    忍犬们对卡卡西的马甲也跟熟悉。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只要待在这里就可以了。”

    卡卡西说道:“虽然没有会说话的豹子,但是我们有七只会说话的小狗。”

    唯一不会说话的布鲁:“…………”

    帕克:“…………”

    卡卡西!!这个行为比当导盲犬还屈辱好吗!!迎着帕克要杀人的眼神,卡卡西泰然自若:“那么就拜托帕克你了,这可是重要的任务,涉及到和雾隐冥大人的外交关系呢。”

    帕克吸气再呼气,觉得总有一天要被这两个混蛋气死。

    八哥犬挎着一张脸从包厢里走出去:“劳驾,女士,你们有今天的参赛人员名单吗?那边那两个家伙对这个游戏有些兴趣……顺便一提,是只要打赢了,对方手里的忍者就移交权限吗?”

    “战斗也得经过双方同意,不能强制执行,你们这方面必须得拿出足够打动对手的筹码才行。”

    对方饶有兴趣地看着帕克,宇智波清彦是木叶出身的商人,也几乎只雇佣木叶的忍者,大国的护额出现在这种地方可是个稀罕事,而且他们统共只有两个人,那么出手的就只能是那个挂着相机的家伙……

    “这是名单,你们去找想要挑战的对手吧。”

    几轮比赛之后,气氛被推上新的高潮。

    “果然,是在别人的手下作为参赛者呢。”

    清彦托着下巴:“作为私人财产如果强行抢夺的话,想来也会出问题吧。”

    “要我试试看吗?”

    卡卡西问,他的话赢比赛还是不成问题的。

    “如果是你,无论哪个身份对方都不会答应吧。”

    毕竟是珍贵的沸遁使——而且卡卡西的忍术个人特色实在是太明显了,全忍界只有一个人能够用出来的紫电,只一出手身份就会暴露。

    “而且,背叛忍者之人——这种话让人没办法无动于衷呢。”

    “那么,今晚,让所有人都不虚此行的时刻——!!”

    主持人扯开嗓子:“来自木叶的血继限界写轮眼,第四次忍界大战当中大活跃的写轮眼!会社的社长亲自下场只为了一张卡牌——”

    “宇智波——清彦——!!!”

    观众:“噢噢噢噢噢!!!”

    卡卡西:“…………”

    他神色镇定地在包厢里取出一瓶橘子汽水,插上吸管一口吸掉了半瓶。这种群体陷入疯狂的场合容易让人降低智商,周围一大群失了智的观众就是典型的案例。

    “结果那家伙要亲自去上场吗?真意外。”

    帕克砸了咂嘴:“还以为会用经济运作或者私下里购买之类的手段呢。”

    “只是选择最合适的手段罢了,为了这种事情损失一大笔钱也不是阿清的风格,况且这种三不管地带也有自己的秩序,就算是咱们,想要强行干涉这里的正常规律也是很难的。”

    “所以就让他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乱来?这种比赛输掉的话就连个人安全都没办法保证哦。”

    “所以如果他输掉的话就由我来——”

    卡卡西伸了个懒腰:“两个人尽全力的话也不是没办法从这里逃掉。”

    赢有赢的说法,输有输的打法吗……帕克甩了甩尾巴安静下来,毕竟那家伙也算是个正儿八经的木叶上忍,虽然很少正常地以上忍身份出任务就是了……

    比赛场上,聚光灯将人照得发白。

    “五代水影大人委托我们来这里,把你带回去。”

    清彦伸手向后探去,微微迈开弓步:“希望你能理解。”

    “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回去啊!如果要作为水影的走狗,那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待在这里……”

    起码赢的时候,他还可以赢得转瞬即逝的虚伪欢呼:“而且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像现在一样假惺惺地出现在这里!你不是早就已经放弃当忍者了吗!”

    “……只是不得不做的工作太多了而已。”

    清彦站在原地,“虽然不是很想和你打,但是按照这里的规则,要带你走的话就一定得打赢你才行。”

    “养尊处优的大人物说完在这里打倒我吗?别开玩笑了!”

    对方扯起嘴角,迅速结印:“沸遁·巧雾之术!”

    这是能够灼伤皮肤的,强腐蚀性的雾气,只要稍微触碰到就会腐蚀身体。

    清彦保持着拔刀斩的起手式,漆黑色的眼睛变成一片深红。第一缕金色的电光从刀身上跳跃起来,紧接着在转瞬之间蔓延至全身。

    在雷光之下摇动的黑发,和提供动态视力的写轮眼。

    卡卡西从瘫在沙发上喝汽水的姿势坐直身子:“真怀念,好久没见过这家伙认真起来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你大多数时间不也在处理文书类工作嘛。”

    帕克吐槽:“不过那家伙,到现在为止一直保持着自律训练啊。”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金色的雷光切开雾气,刀身和苦无撞在一起,发出清越的金属声。

    将雷之呼吸和天然理心流的刀法糅合在一起确实是种突破,他的打法又快又急,而且不再拘泥于呼吸法的招式限制。观众迸发出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谁也想不到一家会社的社长本人居然还保持着如此程度的实力。

    卡卡西想,他们肯定没看过那则社长亲自暴打抢劫犯的社会新闻。

    ——这样的人是忍者的叛徒吗?

    这种数年如一日,每天每天都坚持挥刀练习所锤炼出来的刀法,是从忍者的身份当中逃脱出去的人可以使用出来的吗?

    裹挟着雷光的刀锋,轻轻抵在了对手的下颌骨上。

    “这样可以算我赢吗?”

    清彦维持着握刀的动作:“毕竟如果再打下去的话,我想有人会有生命危险……毕竟这套刀法是被用来高效率首落敌人的,这种情况我也很难保证自己克制在安全范围内呢。”

    “当……当然!”

    主持人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那么,胜利者——”

    一周之后,他们收到了水影照美冥的感谢信;又过了半年的时间,案山亭的一款手持卷轴式的电子游戏机在全世界范围内不胫而走。

    游戏内容主要是模拟忍者战斗的画面进行对抗,算是个刚刚起步的RPG,虽然和异世界的游戏产业相比还有很多不足,但是已经在这个娱乐匮乏的世界当中产生了轰动。

    “有那么多精力搞人口贩卖和真人搏杀的游戏不如多氪几个648。”

    清彦本人如是评价,氪金可以解锁各大忍者村的制服,氪得多还有概率能抽到木叶暗部的制式服装和佩刀,不同类的暗部面具一口气出了十个,现在卡卡西手里拿来试玩的角色脸上就顶着蓝色的流水纹。

    “这个,全都是六班当初的面具吧?”

    卡卡西双手握着游戏手柄:“亏你还真记得住……”

    那些人中有人退役,有人受了无法继续做忍者的重伤,天藏还在作为暗部活跃,佐助继承了狸猫面具,估计他未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有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游戏角色的原型吧……

    “对我来说,也是珍贵的回忆嘛。”

    清彦放下游戏机:“卡卡西分队长也这么想吧?”

    “——事到如今还要叫分队长吗?”

    “那六代目大人?”

    “……”

    “卡卡西前辈——卡卡西!”

    黑色头发的家伙坐在椅子上来回摇晃,根本没有社长的严肃派头。

    “……拿你没办法啊。”

    卡卡西走过去,伸手拿起竹签给对方嘴里塞了一块栗羊羹。

    之后他们还推出了一系列线下卡牌桌游之类的游戏,按照异世界的经验,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尝试,等到火字的斗笠交到鸣人手中之后,这个村子已经和过去截然不同。

    当年忍者学校里一个人荡着秋千的孩子,如愿成为了被所有人认可的、众望所归的火影。

    七代目火影继位仪式之后,六代目就和当值的暗部护卫一起失踪了。

    行踪不明的还有宇智波会社的前任社长,至于某个亲热天堂的续作者……对方的稿件仍旧会从世界上的某些联络邮寄到出版社。

    他们和他们的马甲引发了多角关系各种各样的推测。

    木叶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鸣人他们都很可靠,佐井也有紧急联络手段可以找到他们——顺带一提,这家伙新登录的忍者档案上,记录下来的名字是山中佐井。

    雷车四通八达,像是流淌在世界之上血管和脉络。偶尔忍界就会有传言,在某些偏僻的地区可以看到头发一黑一白的两个旅行者,其中一人身上携带佩刀,另一个脸上有面罩——但没人敢上去辨认。

    “那家伙可不会轻易消失哦?一定会在某个角落里,继续为了改变世界而努力的。”

    雷门越历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当年那些指点我的信件我都存着呢!”

    “卡卡西老师……木叶需要的时候就会回来吧,毕竟纲手婆婆也已经好久没回过村子了。”

    众望所归的七代目抓了抓头发:“上次的联络,他们说想要去一个叫作‘本丸’的地方住几周……哈哈哈,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啦!”

    “清彦先生说会回来恭喜我成为中忍——所以下次中忍考试我一定会加油的!”

    弥生如是说道。

    他们的故事传播得很远很远,而他们的旅途远未结束。《亲热天堂》的电影播出之后,像预料当中的一样受欢迎,挂着相机的小记者怀里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和坐在身边的家伙一人一把抓着吃。

    “……能把R18的读物拍成这样也太拼了。”

    清彦感叹。

    “嗯……我倒是觉得很还原。”

    某个寻常的日子,某个寻常的晴天。

    木叶慰灵碑之前,留下了一束新摘下的白花。

    仔细辨认的话就会发现,这并非是火之国的常见植物。

    除此之外,木叶村一切如常。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

    一直觉得写同人就要写火影,可惜无数前辈珠玉在前,总不敢下笔,担心自己笔力不够,讲不出好故事。

    这一次做足了心理准备,总算如愿写完。

    感谢大家一路陪我到现在,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有缘在下一个故事里见● v ●我会继续努力前进。

    方便的读者求个好评√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