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十五岁

    阴差阳错的中也和太宰还是得到了“双黑”这个称呼,中也沉默半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太宰治倒是很开心的样子。虽然这个“双黑”之名他们是给不知名对象的。

    在异能特务科的有意控制下,龙头战争终于结束了。要论这场龙头战争的最大赢家就是港口黑手党了,在这次龙头战争后港黑的势力又扩大了几分,彻底奠定了横滨第一大地下组织的地位配得上那五栋高耸着的港黑大楼。因此有阴谋论说这场龙头战争是港黑在背后有意挑起的。

    从前织田作在龙头战争里捡到了几个孤儿,太宰治特地还去看了下情况,确定这次他们的父母都在后才松了口气。

    龙头战争告一段落,太宰治如计划般成为了港黑的干部之一,平时更忙了。在学校基本见不到人影,而切原还在U-17集训营没有回来,中也撑着脑袋看着窗外头一次感受到了寂寞的感觉。

    也不知道真田弦右卫门知不知道龙头战争的详细情况,反正中也回去后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是福泽谕吉来找了中也一次确定他的想法,正式敲定了中也毕业以后去武侦工作的事情。

    从坂口安吾那得知,种田长官非常生气地决定一年内都不给侦探社委托了。

    至于坂口安吾在短暂的休息了几天后被外派了,中也和太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想来是又去哪个组织当卧底了。

    中也坐在织田作家的廊檐上跟织田作聊天,谈论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难得最近的横滨很和平呢,侦探社的委托也少了不少。”织田作感慨道。武装侦探社对于横滨的居民来说其实就是高端点的万事屋,什么事情都会来找侦探社,毕竟有一个非常全能的乱步在。

    而由于工藤新一在武装侦探社简直,武侦还上了趟报纸,来找侦探社的委托多了许多全都是冲着工藤新一来的。

    “大家都因为之前的事情元气大伤了。”中也说道。

    横滨有一部分组织直接消失,有一部分元气大伤,除了港黑吞并的地盘还有好几个海外的组织趁机入驻了进来,他们也在观望横滨的局势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一时之间有种岁月静好平静无风的感觉。

    时间匆匆,枫叶染上了红色又落下,天边下起了小雪,街上的商户挂起了彩绸和铃铛,各个商场广场上竖起了各种装饰的圣诞树。

    圣诞节到了。

    中也的身体素质好,就算是冬天也没有穿很多,只是穿了件厚点的外套脖子上为了一条手工编织的围巾站在树下。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时,他要等的人来了。

    “中也!”太宰直接扑过来抱住了中也蹭蹭,“有没有想我啊~我们好久没见了!”

    “我们上星期才刚见过。”中也看看太宰脖子上和他同款的围巾,那是真田凉子织的,中也上个星期刚刚送给了太宰。

    “一个星期有七天啊!”太宰露出不敢想相信的眼神,“中也居然觉得七天不久?你没听过华国的一句古话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那你没听过一句俗话吗?距离产生美。”中也非常冷静地回应道。

    也没看过太宰谈恋爱的样子,中也都不知道这个越来越黏他的太宰到底正不正常。

    对于中也的“冷言冷语”太宰是可以从里面解读出自己喜欢的答案的,一点也不影响他工作了一周特地抽出时间来见中也的好心情。

    这天是平安夜,街上到处都是情侣。中也和太宰走在街上闲逛聊聊近况,听太宰吐槽吐槽森先生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附近。

    笔直的海滨大道前是紧闭的校门,中也的心中一瞬间蔓延出很多情绪,很是感慨,那是一种用语言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太宰治弯起嘴角,突然拉起中也的右手在他的无名指上戴上了戒指。

    “这是?”中也看着手指上的银色戒指有些愣神。

    “不喜欢?”太宰歪歪脑袋。

    “没有。”

    太宰笑眯眯地拿出另一个盒子递给中也,“那是我帮中也戴上的,中也也要帮我戴上才行~”

    中也没有拒绝,打开盒子出现的是一个跟中也手指上外观大体相同只是花纹有些不一样的银色戒指。

    抬起太宰的右手,中也低下头慢慢地将戒指推到无名指的根部。太宰治低着头看着中也的脑袋弯起嘴角,两个人周围环绕着非常温馨的氛围。

    而对带哪只手指完全没有研究的中也也没有发现太宰的小心思。

    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圣诞节正式来临。

    现在生物钟早就变成九点睡四点起的中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有点困顿地揉了揉眼角。

    “那就回去吧?”太宰治说道。

    “你今天没工作?”

    太宰治撇撇嘴,“圣诞节都给我安排工作的话我就罢工。”

    于是,太宰治再一次久违地跑到了真田弦一郎家。看到自己还是很整洁的房间高兴地打了个滚,然后毫不犹豫地跑去了中也的房间。

    因为生物钟真的撑不住了的中也这么点时间内已经闭上眼睛钻进了被窝。

    “中也,中也。”太宰治小声喊道。

    “别吵。”眼睛紧闭着没睁开,中也不耐烦地伸出手扣住了太宰的脑袋将他往被褥上按。

    趴在被子上的太宰直起身看着翻了个身的中也弯起嘴角歪歪脑袋,半晌,换掉衣服钻进了被窝。

    第二天一早,中也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的被子被卷走了一大半脸色一黑直接将太宰踹了出去。

    然后清醒过来的太宰就死皮赖脸的跟着去晨练了,此时真田还在U-17集训营,是只有两个人的晨练时间。

    日本和美国的放假时间正好差不多,中也接到了幸村打来的电话。

    “要回来?好啊……咳,我和太宰没去。”

    挂断电话后,太宰眨眨眼问道,“幸村部长要回来了?”

    “嗯。”中也点点头,“回来过新年。”

    今年没有世界赛U-17的集训没有在12月底就结束了,新年的第一天整个立海大约在神社门口见了一面。

    “幸村部长!”切原看到幸村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扑了上去。

    幸村笑着摸摸挂在自己身上的切原的脑袋,“看起来长高不少啊。”

    是的,又是一年过去还在生长期的大家全都长高了不少。

    中也抿抿唇不禁叹了口气,太宰安慰般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也长了,只是长得不多而已。”

    中也瞪了太宰一眼不想说话,太宰这一年也一直在窜,至少跟中也已经有半个头的差距了。

    聊起美国的生活,幸村笑着说道,“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也适应了,你们怎么样?赤也升学考有问题吗?”

    切原非常神气地抬起下巴,“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赤也现在可牛了,英语都能考六十几分了。”太宰耸耸肩笑着吐槽道。

    幸村讶异地睁大眼睛摸摸切原的脑袋,“果然想认真学还是能学好的嘛。”

    总感觉幸村的笑容中有些黑气,切原不禁背后一凉抖了两下。

    “我最近在想大学要考什么专业呢,好像没什么感兴趣的。”丸井文太摸摸下巴说道,“大学毕业以后要做什么也没有头绪,前段时间还跟慈郎商量要不毕业后一起去开家甜品店吧,但是我们没有启动资金也是一个问题呢。”

    突然想起十年火箭筒时发生的事情,太宰眼睛一亮提议道,“你们去找迹部前辈呀!他肯定不会不管慈郎前辈的!”

    由于兴趣爱好相似中也和迹部其实断断续续一直有聊天,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迹部还是很忧心自己的队友的,这里特指芥川慈郎,“啊……这是个好办法。”

    “puri~”仁王雅治笑笑,“这倒是不错,文太本来甜点做的就不错去大学再进修一下开家店正好,而芥川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不会睡觉吧。”

    别说迹部担心了,跟芥川慈郎认识的人都担心他以后工作怎么办。

    真田抿抿唇,本来有些犹豫是去当警察还是成为职业网球选手,但是前段时间的龙头战争虽然被叮嘱暂时不要出门他还是看见了,一对母女被流弹波及,那一刻他就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眼真田的眼中浮现出坚毅的神色,“我们大部分人以后还能当校友吧。”

    “东大啊。”仁王思考半晌,“puri~”

    太宰治歪歪脑袋突然想到了明明还在上大学却几乎没有去过学校的坂口安吾伸了个懒腰,“东大好像课业很重呢。中也,我们不如去京大吧!”

    “不要。”中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太远了。”

    “也是……”

    恋家的中也和太宰一点也不想离横滨太远。

    在座的都是成绩在年级里名列前茅的人,年级十几二十名的丸井耸耸肩拍拍桑原的肩膀说道,“不管去哪里我们大学也要在一起啊。”

    虽然进步很多单仍然是个学渣的切原瑟瑟发抖,幸好他的志愿是高中出国。

    聊着天大家走到了神社里,摇了摇铃将五元硬币扔进因缘箱,双手合十闭上眼低下头真诚地许下愿望。

    因为放假中也也就没有把戒指摘下来,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的反射下有些发亮。

    缀在队伍最后,太宰悄悄伸出小指勾住中也的小指,凑近笑道,“新年请多多指教啦~”

    中也不禁弯起嘴角轻声应道,“嗯。”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

    完结之后慢慢更番外,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