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诛神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诸神领袖有五位,火神一马当先,背后四尊大神一字排开。

    棋神耐心地向阿鲁卡介绍起来,左手第一位乃是风神。风神是位魁梧壮硕还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穿着一件坦露胸膛的白色长衣,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不仅不是个风一般的男子,还有点像学院里的教导主任,并无半点“飘逸”的感觉。与火神不同,阿鲁卡无法从被凝固的风神身上感受到神明的威势,或许这就是火神能在诸神中脱颖而出独领风骚的原因。

    风神之后则是水神,外相仍是个男人,长得颇为阴柔美丽,而且黑发黑眼,倒像是奉天帝国那边的神明。他穿着一套东方侠客般的青色长衣,两袖上有神龙起舞,腰间系着一个酒葫芦,眉眼飞扬恣意,给人一种天地间没有什么能困住祂的潇洒之感。

    同样,在凝固的时间当中,水神并不能让阿鲁卡感到一丝一毫的威胁,之后的两尊大神亦是如此。唯有火神与众不同,哪怕在这里的并非真身,哪怕祂的意志已经随着陨落而消亡,哪怕所在的时间彻底凝固,祂也依然气吞万里如虎!

    水神之后便是土神,一个驼背弯腰农夫打扮的老头子。祂双手背在背后,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古神大军,气定神闲波澜不惊,古井无波的双眸中像是潜藏着无数奥秘和智慧。根据棋神的说法,土神是圣艾诺斯大陆上最早萌生意识的自然神明之一,远比其他几位大神年长。

    四大元素,地水火风都已聚齐,最后一尊大神却是个熟人。

    阿鲁卡难掩讶色:“荒原行者之神?”

    娇小的体型,灿烂的金发,裸露在外的纤细四肢,脚踝上系着的两个铃铛,还有尚未丢失仍在手中紧握的……【行殇】。

    不是荒原行者又是何人?

    棋神颇为唏嘘地说道:“正是‘行者’。不过那时祂还不叫这个名字,那时的祂名叫黄泉。乃是终末之神、终结之神,祂的神邸便是包括诸神在内的万物终将前往的归墟。”

    阿鲁卡纳闷地问道:“莫非神职还能转换?”他其实根本搞不懂荒原行者代表什么神职,这神明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并非转换神职……”棋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荒原行者……还不够明白吗?祂被剥夺了神职,被放逐到了荒原之中。”

    “从此,诸神万寿无疆。”

    “从此,生老病死无常。”

    “从此……宇宙脱离了正常的轮回,迎来了谁也看不透的未来。”

    “从此,曾经最强大的神祇之一只能在名为‘破碎迷宫’的荒原中徘徊流浪,故名之为——荒原行者。”

    因果循环,有始有终,乃是宇宙间最永恒最不可动摇的根本规则。但黄泉的神职被剥夺后,终末的规则受到波及陷入混乱。虽未消失,但也无法保持规律。从此世间只有荒原行者,而无黄泉。

    阿鲁卡眼前一亮,许多线索串成一线,问道:“莫非这是诸神开始改变宇宙命运的第一步?”

    棋神摇头道:“诸神哪有这个能耐去剥夺黄泉的神职,就算是火神也不可能。只有更高位的存在……令诸神都要恐惧仰望的存在……才能去剥夺神职,改变规则,因为这片天地根本就是他创造的一个游戏……”

    诛神者的游戏。

    阿鲁卡这才明白这个名字的由来。

    “随我下一盘棋。”棋神看起来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下完这盘棋,你就什么都会明白了。你来操作诸神,我来操作古神。”

    阿鲁卡目瞪口呆:“这也是棋?”

    棋神笑道:“在我眼中,处处都是棋。与人对弈,与天对弈,与命对弈,何处无棋?人生如棋,不过都是一场游戏罢了!”

    你哪里还有人生,你都成神了……阿鲁卡嘟囔道:“那我输了怎么办?”

    棋神伸手虚空一点,时间开始流动,天地仿佛活了过来,他说道:“你命中注定要输这一盘,只看你能领悟到多少东西了。”

    这我就不服了,阿鲁卡很不爽,你说我输我就输?不就是即时战略?本人上辈子不知道玩过多少次,区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能和我拼微操吗?

    本来是玩玩就算的事情,被人激将了就不得不认真一点。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难搞,明知道自己被人轻描淡写地给激起胜负之心,还是不得不按人家的步调走下去。

    阿鲁卡一边反省自己一边开始意念微动,操作起地面上的诸神来。他回想着前世玩过的种种游戏,决定先把看起来能抗能打的肉盾放到前排,远程输出放到后排,移动速度快能冲锋的放到侧翼,突袭对方的薄弱环节,切割战场打乱阵型。这一套战术理论可以简称为——纸上谈兵。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毫无胜算,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对神明之间的战斗一窍不通,只旁观过萝莉斩大蛇,而那根本不算神战。

    首先,神明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近战攻击的……被阿鲁卡调到前排的那些看起来就满脑子肌肉的山神、雷神、盾牌之神这种神明,也全都远远地便神力勃发朝着对方阵营招呼上去了。祂们释放出的神力远比神术高明得多,每一丝都是宇宙规则的终极体现。

    古神阵营亦是如此,又不是弓箭手对射,人家直接就隔着“肉盾”开始中心开花,哪需要理会你的阵型?

    其次,神明的实力和长相没有一毛钱关系。看起来能抗的不一定能抗,看起来能打的不一定能打,看起来跑得快的不一定跑得快,而且就算跑得快也用不着冲锋到人家的阵营当中去……

    最大的问题,是阿鲁卡根本无法真正的控制这些神明,他只能让神明挪个地方,至于人家想怎么打,并不是他能左右的。估计是这些影像之内都内置了极为高明的AI。

    总的来说,诸神与古神之间的战争就是双方摆好阵型,互相朝对方丢大招,看谁先死光,就这么简单。阿鲁卡的一连串动作完全是自乱阵脚,把摆好的阵型给打乱了。而棋神则不同,在他的控制下,邪恶的古神们配合的精妙绝伦,如同艺术一般,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都极有章法。

    阿鲁卡看不明白太多东西,但感觉眼前的战场在印证着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单个的古神战斗力就已经超过了诸神,更何况始终是以长处应短处。

    诸神唯一的希望就是杀入敌阵的五位大神。

    火神一马当先,八条火龙如行星一般环绕着祂美艳的躯体,无论多么强悍可怕的古神,只要碰到一丝火星就会连神魂都烧成焦炭。正如虎入羊群,火神面前根本没有一合之将,任何神力一旦碰到火龙,都会化作烈火反噬回去。如果火神活到现在,无敌这个词肯定只有一个注解。阿鲁卡看着被屠杀的古神,甚至觉得有点可怜,这根本不是祂们所能面对的敌人。

    风神与水神联手,一个藏身于龙卷之中,掀起无尽狂风。一个平地起波澜,唤出汹涌海潮。两者合一便是电闪雷鸣天摧地崩,好好的一片荒野变成了暴风雨中愤怒的大海,惨不忍睹的古神们一旦被卷入其中,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场。

    模样可爱娇小的黄泉打起架来一点都不可爱,此时的祂化身亿万,同时出现在战场的每个角落。这并非分身之术,而是依靠神明强大的思维能力,将时间切割为无数小份,在每一份里使用一次闪现,并作出不同的应对,这需要凡人难以想象甚至难以理解的思维速度才能做到。阿托秒是一个理论上的时间单位,达到了10的负十八次方,所谓理论就是现实中可能根本无法做到无法支撑无法存在,而黄泉的思考绝对是在一阿托秒之内完成的。搞来个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科学家,连提出一个解释这种现象的理论都做不到。

    可惜黄泉的战斗力没有火神那么高,祂拿着行殇一刀砍下去,会出现奇妙的画面,阿鲁卡觉得应该称之为“归亡”。任何被祂砍中的东西都不会受到损伤,但是会失去所有的作用。比如风停止吹动、神力停止勃发、血液停止流淌……其中的奥妙并非眼前所见能够解释。可以说被砍中的事物失去了它们的本质属性,苹果被砍了看起来还是苹果,但它又不能称之为苹果,因为咬上去不会觉得甜,吃进肚子也不会提供营养,甚至明明占据了体积却不会让人觉得饱。

    这同样是凡人不仅无法想象,连试图理解都做不到的事情。看山是山,可它又确实不是山。恐怕只能用佛门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来解释。被黄泉砍中的一切,明明是色,却又成为了空。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佛门。

    眼前所见让阿鲁卡热血沸腾,这才是他想看到的世界!与其相比,圣艾诺斯大陆都显得那么无聊,诛神者的游戏冒出一股小家子气,阿鲁卡向往渴望期盼能遇到更多他理解不了的事,这才能满足他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棋神悠悠地说道:“即便是现在看来,火神依然那样强大,强大到无可匹敌,称祂为史上最强的主神毫不为过……可惜你的棋下的也太臭了些。”

    阿鲁卡尴尬地讪笑道:“真正的诸神之黄昏肯定不是这样吧?”

    棋神点头道:“没错……但诸神仍然是劣势,只有寥寥十数个自然神明能正面抵挡古神的攻势。”

    “那后来……?”

    “后来……后来守望者就出现了。”

    神界,祀海之心,高山,守望之地。

    守望之地的主人。

    “守望者?”

    棋神的表情中流露出一丝苦涩,叹息道:“守望者……这场游戏的裁判……”

    说罢,他将手朝空中一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