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儿戏婚姻:总裁征婚最新章节!

    Z市。

    爆出贺俊南失踪的消息几天以后,正当宋洪军与沈艳商量着等儿子放假以后要回A市好好问问情况的时候,贺老太太已经派了专机来请他们回去。可是儿子这两天正在准备考试,还要过几天才能放假,这可如何是好?与大儿子分别了这么多年,沈艳已经将对贺俊南的爱全部放在了小儿子的身上,虽说宋俊熙有时气人,她也会忍不住动手打两下,可是她是看不得儿子吃一点苦的,更别提把他独自留在家里了。

    正在这时,宋俊熙放学回家了。

    看了看家里的生面孔,宋俊熙虽然是在父母的宠溺下长大的,但是他除了调皮一点,还是很懂事的。知道直接问人家是谁有些不礼貌,于是他只是笑着礼节性的招呼道:“叔叔好!”

    宋俊熙打完招呼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却被沈艳叫住了。

    “儿子,过来,妈妈和你商量点事儿!”

    “妈,什么事啊?弄得怪神秘的!”

    “是这样啊,爸爸妈妈这几天要回老家一趟,你看这几天你先去小伟家住行不行?正好快考试了,你们俩在一起好好复习复习,等下妈妈去跟小伟妈妈打个招呼!”沈艳商量着说道。

    “老家?诶,妈,咱老家在哪儿啊,怎么都没听你们说过,要不你去找老师说一声,就说家里有事儿,不能参加考试了,反正我也还没复习好,免得到时候成绩出来又惹您生气!”宋俊熙贫嘴说道。

    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出过远门呢,这次机会难得,最主要的是如果能逃避这次考试,那就再好不过了。宋俊熙在心里得意的想道。

    宋洪军听着儿子又为了逃避考试找借口,都被气乐了,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就你鬼机灵,这回啊,你考不好爸妈也不生气,爸妈是回去办正事儿,没时间管你,听话,就去小伟家待几天!爸妈办完事儿就回来,回来给你带礼物!”

    沈艳迟疑了一下,对宋洪军说道:“要不,你也别去了,把他自己放家我不放心,这事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这,万一到那边有什么事儿也没个人照应,我担心你不方便!”

    “没事儿,孩子考试要紧!”沈艳说道。

    这么商量好以后,沈艳决定独自跟随来人前往A市,宋洪军和宋俊熙将他们送到了机场。

    看着超级豪气的私人飞机,宋俊熙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非要与飞机合影好拿回去和同学们炫耀,还不免调皮的玩笑道:“妈,我这辈子还没坐过飞机呢,更别提私人飞机了,要不您带我一起去得了,也让儿子我过把瘾!”

    “你呀,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好好准备考试,其他的就别想了!”沈艳轻轻戳了一下宋俊熙的头疼爱的笑着说道。

    送走了沈艳,宋俊熙看着飞机越飞越高,不免失落的感叹道:“哎,早知道有这么气派的飞机,真应该带小伟一起来过过眼瘾!”

    宋洪军听儿子说着,憨厚的笑了起来,只是他的心里却因为沈艳的离开感到空落落的。

    这么些年,自从沈艳跟他一起来到Z市,除了每次自己偷偷看着贺俊南的照片发呆抹眼泪,她都极少在自己面前提起那个孩子,宋洪军知道,这是沈艳心中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痛,她越是不提,就证明的心中越是感到愧疚难过。

    后来,他们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沈艳脸上的笑容才逐渐多了起来,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

    看着沈艳因为儿子的到来在情绪上发生的好的变化,宋洪军打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他知道,沈艳是个好女人,但同时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所以他一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深爱的这个女人摆脱过去的伤痛,他要将她变成一个幸福的女人,这些年,他也的确不舍得让沈艳受到半点委屈。

    原以为平静幸福的生活就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终究还是天不遂人愿,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沈艳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贺家。早就看出了沈艳心事的宋洪军怎么忍心看她如此煎熬度日呢?于是他主动提出来要陪她去贺家问个明白。

    这么多年,这个憨厚的男人一直默默地站在沈艳的身边,默默地关心她,呵护她,让沈艳近乎绝望的心慢慢又变得柔软温暖起来。没有海誓山盟,没有甜言蜜语,就是这份最平淡的互相依偎取暖,让人看到了天长地久的可能。

    飞机起飞后只两个小时的时间便降落在了A市的机场,贺家的豪华专车早已在机场外等候,接上沈艳他们后便一路飞奔至贺家。

    跟随着管家进了内厅,沈艳一眼便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愁眉深锁的贺老太太,曾经那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如今已是满头白发,精神也大不如前,唯一不变的却是她那不怒自威的威严。

    再看了一眼沙发边上安静的待在那里的轮椅,沈艳似乎猜到了这轮椅的主人。她不免在心中感叹,曾经那么强势的人如今也老了,这十几年的恩恩怨怨相比于儿子的安危来说着实没有什么意义。

    于是进门前还打算要向贺老太太兴师问罪的沈艳却瞬间便豁然了,走上前去礼貌地招呼道:“您好!”

    面对沈艳如此举动,贺老太太却着实有些吃惊。

    她知道,这些年是贺家对不起她,所以今天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准备做无谓的辩解,因为今天这种局面确确实实都是自己造成的。当初她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和一个可怜的孩子,如今已经到了快要入土的年纪,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她不知道现在忏悔还是否来得及,可是,这是她必须要做的。

    这么想着,贺老太太抬了抬手招呼沈艳做到自己的身边。

    吩咐下人都下去以后,贺老太太仔细打量着沈艳,鬓角也生出了华发,眼角也升满了皱纹,她还是哪个瘦弱的可以任人宰割的女人,只是她也老了。不知是不是人老了都会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面前的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儿子、孙子有着一层剪不断的关系,今天的贺老太太时隔将近二十年再见到沈艳的时候竟莫名多了一些亲切感。

    沈艳见贺老太太的眼中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浊雾,握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您没事吧?”见贺老太太呆呆的看着自己不说话,沈艳轻声问道。

    回过神来的老太太用那只写满了岁月痕迹的手轻轻擦了擦眼角说道:“没事,没事!”

    “其实…”

    “其实…”

    两人此时的气氛难免有些尴尬,为了打破僵局,她们几乎同时说道。

    “您先说吧,今天找我来什么事?”沈艳说道。

    “孩子,我知道这些年是我们贺家对不起你,你要怎么埋怨我都没关系!对于阿南的事,我很抱歉,是我没有照顾好他。我以为将他带回来,时间长了早晚有一天他会理解我的苦心!可是我错了,就因为一个谎言让他恨了我这么多年,我没想到最后竟会闹到这种地步!我知道自己没脸见你,可是为了能找回阿南,我这张老脸不要也罢!现在也许只有你才能让他回心转意了!只要他能回来,我不会再逼他做他不喜欢的事,就算他不再回贺家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他是安全的,我就算是死也能死得安心了!”贺老太太哽咽着说道,沈艳看得出来,老人是爱自己的儿子的,这份爱甚至并不亚于自己对儿子的爱。

    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肩膀,沈艳说道:“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怎么找回我的儿子呢?”

    接着,贺老太太将这些年发生在她与贺俊南之间的事一一道来,语气中充满着愧疚与自责。

    原来,为了让贺俊南能安安心心的待在贺家,他们竟然骗贺俊南说自己已经死了,而这一句简单的谎言竟成了罪魁祸首,让贺俊南始终无法释怀,反而在仇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听说了这些年贺俊南的经历,沈艳的心阵阵抽痛起来,她无法想象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要如何承受这些痛苦一步步走了过来,当初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下,或许他也会像宋俊熙一样有个轻松快乐的童年。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们能做的,只是尽量去弥补这些年来对他的亏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