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动漫大师是个精神病最新章节!

    新电影名字就叫《大圣归来》,这部电影制作起来,比第一部更费时费力,因为仙魔战斗场景多,各种特效也多,还有飞天遁地、翻江倒海、呼风唤雨之类的法术,要用水墨意境表现出来,真得非常耗费精力。整个动画组忙的哭爹喊娘的,差点没把大家给逼疯了。

    秦凛帮不上大忙,他到底只是借用了原身的身体,虽然也有原身的记忆,但属于他自己的记忆更深刻,原身的记忆对他来说,也就像是看了一场电影一样。原身从小到大学习到的各种知识,他很难运用自如。

    他自身也没有导演天赋,也就在剧组里帮帮忙,剧组用不上他的时候,他就画自己的漫画。

    年底的时候,网上曝出了韩子琛和几个明星,开party聚众吸毒的事情,一群人都被人拘留了。可惜只是罚款,不会判刑,秦凛有些遗憾。不过稍稍遗憾过后,他就有投入到了工作中。

    《大圣归来》这部电影,最终花了两年制作完成。宣布杀青的那一刻,秦凛激动地抱住了沈墨。

    再也不用天天加班了,再也不用每次和沈墨亲热到一半,沈墨就喊累说没精力了。

    秦凛不是没怀疑过沈墨是故意的,他们俩每天在一起在院子里练一会儿拳,工作室还专门配备了一些健身器材,剧组的人每天都会去锻炼一会儿,沈墨也有每天锻炼,身体壮实了不少。

    可怀疑归怀疑,每次都被沈墨挑起了火,他又不想忍着,气的牙痒痒恨不得把沈墨踹下床去。

    这下终于解放了,电影杀青了,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工作室的成员都一起欢呼雀跃,有的人甚至脱了身上的短袖,扔在桌子上,大喊大叫地释放这一段时间里压抑的情绪。

    大伙都知道秦凛和沈墨是一对儿,可在工作室里,就这么抱上了,还是第一次。大伙愣了一瞬,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开始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秦凛这才意识到抱住了沈墨,赶紧松了手,耳朵红的都快滴出血了。沈墨咧嘴笑着,伸手摸他的耳朵,又朝着大伙喊:“嚷嚷什么!都不累么,收拾收拾回去歇两天,后天去聚餐,我请客!”

    一伙人乐呵呵地溜了。秦凛和沈墨也往后院走去,两人手牵着手,夏天的晚上依旧很闷热,手心很快就湿了。不过谁也没松手,就那么牵着走。

    “亲爱的,辛苦你了,”沈墨侧头,眼神温柔地看着秦凛,“要不是你陪着我,我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

    秦凛轻轻地握了握沈墨的手指,这一部电影,可把他和沈墨累的够呛,幸好他身体底子好,才能抗住。动画组的人最辛苦了,一群人顶着鸡窝头,油光满面地整日坐在电脑前,好些人都长了一脸痘痘。

    秦凛累的不想说话,只觉得整个人都没精神,只想回房睡觉,不料沈墨又凑近他耳边轻笑着说:“比在床上伺候你还累。”

    秦凛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沈墨说:“嫌累啊,正好,下次换我伺候你,你只要张开腿就行,卖力气的活我来干。”

    沈墨刚才只是调笑,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凑上去搂着秦凛的腰,说:“不用不用,亲爱的,伺候你再累我都乐意。”

    秦凛翻了个眼白,推开沈墨,不想理他。虽说每次看着是沈墨累一些,可第二天起来,这货神清气爽的,他却腰酸腿酸的,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沈墨知道他说错话了,一时不敢开口,就怕秦凛真的想做一号。

    秦凛松开沈墨的手,抬脚往菜园子走去。

    “亲爱的,你是不是想吃黄瓜?”沈墨眼看秦凛走到了菜园子边上,赶紧过去拦着他讨好地说:“我去摘,这里昨天刚浇过水,泥土松软,别弄脏了你的鞋。”

    说着自己跨进去,踩了一脚泥也不嫌弃,摘了两根翠绿的黄瓜,转身出来却看见秦凛站在边上,手上拿了一个刚摘下来的向日葵。

    “已经熟了啊?”沈墨问,前几天秦凛就馋向日葵,可惜还没熟透,瓜子仁就是一泡水。

    “熟了,”秦凛低声说着,扣了几粒瓜子嗑了起来。

    “走吧,先去泡个澡。”沈墨又凑上来,牵着秦凛的手,两人一起去了浴室。

    浴缸够大,可以容纳两个成年男人躺进去。两人放好热水,脱了衣服躺进去,舒服的浑身毛孔都舒展开了。

    沈墨手上拿了一根洗好的黄瓜,递到秦凛嘴边,说:“张嘴。”

    秦凛累的眼睛都不想睁开,张嘴咬了一口黄瓜。然后沈墨自己也吃了一口,等他想再喂秦凛吃一口时,发现秦凛闭着眼,呼吸已经绵长起来。看样子是睡着了。

    沈墨心疼的不行,这段时间秦凛脸上清瘦了不少。他把吃了一半的黄瓜放在边上,侧身把秦凛扶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秦凛睁开眼,打着哈欠看了眼沈墨,就有闭上了眼。

    沈墨给秦凛和自己都搓了搓澡,然后把秦凛捞了出来,擦干身上的水,把人公主抱抱回了房间。

    秦凛挨着枕头,睡得更踏实了。沈墨有些遗憾,本来还想和秦凛好好亲热亲热,不过秦凛这么累,他也舍不得在折腾秦凛了,把两人手机上定的闹钟都关了,然后在秦凛身边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电影杀青了,两人都没有了心里负担,又没有闹钟骚扰,第二天一觉睡到自然醒。

    吃了饭,秦凛就去陪姜楹说话了,沈墨也去打电话商量电影的宣传事宜了。

    不用加班,两人都轻松了不少,第二天和工作室的员工一起吃了顿庆功宴。然后又投入了到了电影的宣传工作中。

    上一部电影没有做过多的宣传,是因为电影的片花才一放到网上,就引来一片赞美声,还因为一些给沈墨和秦凛泼脏水,最后反转被打了脸,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无形中给电影做了免费宣传,加上剧组其实经费已经很紧张了,才没有再做其他宣传。

    不过《大圣归来》这部电影,虽然网友们依旧很期待,热情高涨地等待着电影的上映,不过沈墨觉得还是中规中矩地宣传一下比较好。

    沈墨和工作室的创作人员就全国各地做做宣传,也去一些知名大学或美术学院做宣传。

    秦凛本来就不太爱出门,又因为不放心姜楹一个人在家里,就不想去,沈墨虽然想让秦凛跟着,就当是在各地公费旅游了,可他也明白放姜楹和段婶两个人在家里,秦凛不会放心的。

    宣传了大半年之后,电影定在除夕夜上映。上映的时候,已经连续获得了最佳美术奖、最佳动画导演、最佳视觉效果、最佳国产影院动画、豆瓣电影年度最值得期待的华语电影冠军、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六项国内奖项。

    除夕中午的时候,沈瑞给沈墨打电话了,让他回家过年,初一去给长辈们拜年。沈墨听完就挂了电话,把和沈瑞有关的电话都拉进黑名单,只接白名单电话。

    崔昀被崔老爷子强硬地叫回崔家过年去了。晚上,秦凛、沈墨和姜楹三人一起吃了团圆饭,姜楹熬不了夜,还说要和秦凛他们一起去看首映。秦凛就劝着让姜楹先睡,明天再陪她一起去看,姜楹这才睡下了。

    等姜楹睡着了,秦凛和沈墨没有困意,就穿上厚衣服去了院子里。他俩倒是想去电影院看首映,可秦凛一个人在家里,万一中途醒来想喝水或是起夜都不方便。

    外面下了大雪,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下午的时候秦凛没有扫雪,想等到初一早上堆几个雪人玩。没想到到了晚上,地上的积雪就已经很厚了。

    秦凛正准备摘了手套去捏雪球,兜里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秦凛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小凛,”那边想起韩恒的声音,叫了一声,却再没有说话了。除夕夜本来应该一家人热热闹闹和和睦睦的吃团圆饭,可子琛喝酒的烂醉如泥,穆晴又吵闹着要他去国外养病,把公司交给子琛。

    关心他的身体是假,想让子琛趁机接管公司才是穆晴的主要目的。韩恒一时这感觉悲哀。又想到医生说他身体不大好了,不能生气不能受刺激,好好养着还有三五年可活。可穆晴却像是要故意气他一样。

    这个时候,韩恒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当年姜楹面对他妈胡搅蛮缠不讲理的无奈和憋屈。

    这个时候,他非常想念姜楹和秦凛。可惜他们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这个遗憾,韩恒知道大概到他死都没法弥补了。可他还是没忍住给秦凛打了电话。

    秦凛等了一会儿韩恒还是么有开口,他有些不耐烦了,问:“韩先生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韩恒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他说:“没事,就是过年了,给你打个电话。”

    “哦,”秦凛把冰凉的手伸进沈墨的衣领里,感受着沈墨温暖的体温,他勾起唇角,说:“韩先生新年快乐,没事我就挂了。”

    韩恒还来不及说话,秦凛就已经挂断了电话。大年夜韩恒能有什么事。也许在韩恒心里,秦凛这个小儿子占了很重的分量,可又能如何呢。姜楹当年带着儿子离开,也是韩恒自己作的,怪不了别人。

    把手机揣回衣兜里,感受着刺骨的冷风刮在脸上,秦凛冻的哆嗦了一下,侧头看着沈墨,说:“我们去堆一个雪人吧。”

    “不嫌冷?”沈墨把秦凛塞进他衣服领子里的手拿出来捂着,已经暖的有些热乎了,不像刚才贴在他后颈上冰的刺骨了。

    “玩一会儿雪就不冷了。”秦凛看着院子里一地的银白色,难得的想去玩一会儿。

    沈墨双手捧住秦凛的脸,把他看向院子的脸掰正了,不满地亲上秦凛冰凉的唇,小声咕哝:“这种天气,两人一起躺在热烘烘的被窝里才舒服呢。”

    秦凛轻笑着回应沈墨的吻。这个除夕是他从上一辈子母亲过世之后,过得最开心的一个也晚了。去年除夕也热闹,可家里人多,他没机会和沈墨独处,等大家守到凌晨过了散了之后,两人也都困得不行了,回房就睡了。

    今年就不同了,他现在很精神,身边还有沈墨陪着,两人肆无忌惮地做一些亲密的动作。或者不用做什么不用说什么,也能感觉到那种让无比人安心的气氛。

    “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三个除夕,”沈墨放开秦凛,深情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低声说:“以后还有更多的除夕我们都会一起度过。每年下雪,我都陪你堆雪人。”

    秦凛觉得他冻的有些麻木的腿脚也热乎了许多,他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来,嘴角带着笑意看着沈墨,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沈墨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明天陪你堆雪人。”说完含住了秦凛滚烫的耳朵,喉咙地发出低沉的笑声。

    他早就发现了,他每次对秦凛说情话的时候,秦凛都不回应他,可每次耳朵都红红的,害羞的不行。

    “嗯。”秦凛双手环住沈墨的脖子,用脸颊蹭了蹭沈墨的脸,“回房吧。”

    沈墨环住秦凛的腰,把他抱起来转了一圈,开心的不行。有秦凛陪在他身边,真好。

    不过明年不能再这么累了,他拍一部电影,他自己累一点都是不觉得什么,就是看着秦凛陪着受累,他心疼的不行。他舍不得秦凛受累,想让秦凛轻松一些。之后几年就不拍电影了,国内动漫市场也不景气,他既然成立了动漫动作室,公司里有不少人,就开始做动漫吧。国内动漫都是一周更新一集,他公司员工多,一周更新两集也是轻轻松松的。

    沈墨这样想着,拦着秦凛的腰,手忍不住往下滑,在秦凛臀部拍了一下,然后弯腰把秦凛拦腰抱起,往卧室方向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