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妖后来袭,王爷前夫别惹我最新章节!

    “可以,你说,是谁?”寒棋然问。

    静心师太答:“司徒夕。”

    宁王妃?寒棋然挑眉,“好端端的,怎么要查她。”

    静心师太看着手里的茶杯,没有隐瞒,“我怀疑她是我的女儿。”

    寒棋然惊讶,然后道:“成,我现在就派人去查,保证很快就能查个水落石出。撄”

    司徒夕不知道有人在查她的老底。

    她的反应极大,别说吃饭了,连喝水都吐。为了孩子,她都是硬塞进去的,边吃边吐,十分难受偿。

    因为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她去了医馆。

    少年大夫对她有印象,见她脸色苍白,立刻把她扶了进去,“你脸色好难看,肚子不舒服吗?”

    司徒夕点头,急急地说道:“是不是我孩子出事了?”

    “我爷爷回来了,我叫他来给你看看,你等一下。”说完,少年就跑去叫人了。

    少年的爷爷是个大约七十来岁,是个慈祥的老人。他长长的白胡子,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给司徒夕把脉后,道:“你现在动了点胎气,我给你开点安胎药,你定时吃。谨慎起见,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下床,静静地在床上休息比较好。”

    他写了一张药单,叫伙计去拾药。

    回到客栈,司徒夕叫来店小二,把手中的药和一锭元宝递给他,“我最近有些不舒服,麻烦你帮我煎一下药,然后弄点清淡的饭菜过来。”

    手中有些重量的元宝让店小二眉开眼笑,“好勒,客官您稍等,小的马上下去吩咐厨师弄。”

    有钱能使鬼推磨。

    收了好处,店小二行动率很高,没过多久饭菜和药都弄好了。

    浓郁的药味扑鼻而来,司徒夕一阵阵的反胃,打发了店小二后,便抱着夜壶狂吐了起来。直到把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司徒夕才好受了点。

    摸着自己还是平坦的肚子,司徒夕苦笑,“宝宝,乖乖的,不要再折腾妈妈了好不好。”

    看着桌上的一碗白粥和一碗黑色浓郁的药汤,司徒夕一点胃口都没有。然而为了孩子,她只能端起白粥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

    喝完,下一秒接着喝药汤。

    喝完后,立刻又有了反胃的冲动。司徒夕捂着嘴,强行压了下去。

    孕妇是比较嗜睡的。

    不舒服的司徒夕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

    为了通风,窗户是打开的。

    一个人从打开的窗户跳了进来,无声无息的,没有惊动睡着的司徒夕。他走到床边,伸手轻柔地抚平司徒夕那因难受而皱起的眉头。

    清冷柔和的月光照耀下,来人的阎罗面具呈现了出来。

    他两指搭在司徒夕的脉搏上,把出来的脉象使得他眼睛阴暗到了极点。

    “恶——”

    因为反胃,好不容易睡着的司徒夕又醒过来吐了起来。

    一抹白衣从眼球中划过。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司徒夕一惊,立刻清醒了过来。然而再看时,却没有任何人,她喃喃自语,“难道是错觉?”

    第二天中午,司徒夕刚刚勉强喝完安胎药,门被敲响了。

    “谁?”司徒夕放下空碗,压了压反胃,抬眸问道。

    “是我,开门。”低沉的声音带着熟悉的霸道。

    司徒夕一怔。

    是宁王轩辕澈?

    “再不开门我可就踹了。”

    司徒夕走过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颀长男子,正是宁王轩辕澈。只听他说:“我来接你了。”

    鼻子立刻酸涩了起来。司徒夕立刻关上了门,不想在他的面前掉眼泪,也不想见到他。

    她背靠着门,任由门拍打着,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

    可恶!怎么就哭起来了呢,应该打他一拳才对!

    司徒夕骂着自己的不争气,然而眼泪却如同没关紧的水龙头,一直往外掉。

    拍打声停了下来,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

    他走了吗?

    司徒夕想要开门看看,又怕有诈。就在这时,窗口处跳进来了一个人,正是以为离去的轩辕澈。

    他怔怔地看着她脸颊上的泪水,“你哭了?”

    司徒夕抹了一把泪,嘴硬,“谁哭了,沙子进眼而已,大惊小怪。”

    轩辕澈不回话,却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司徒夕连忙喝道:“站住!”

    一步之外,轩辕澈停了下来,缓缓开口,“你怀孕了?”

    司徒夕抬眸看他,而后点头。

    她从知道怀孕后就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他。纠结了一番后觉得他身为自己的孩子的父亲,理应有权利知道的。孤儿他这一问,她也就没隐瞒,“是啊,我怀孕了。不过你怎么知道。”

    轩辕澈眸光微沉,“打掉他。”

    司徒夕惊愕,“你说什么?”

    “打掉他,你还是本王的王妃。”轩辕澈直直地看着她。

    司徒夕一拳挥了过去。

    轩辕澈一动也不动地承受了。

    司徒夕指着门口,气得身子直哆嗦,“滚!你给我滚!”

    “你好好想想,我明天再来找你。”轩辕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出了房门,听到里面东西扫罗在地的破碎声,他嘴角微微勾起。

    司徒夕本来就动了胎气,理应静心安胎。如今却动了怒。情绪波动大了,她的肚子立刻又痛了起来。

    “小二!小二!”司徒夕捂着肚子,喊道。

    店小二闻声而来,看到地上的碎片和脸色难看的司徒夕,立刻惊呼道:“客官您这是怎么了?”

    “帮我去仁心医馆请大夫来,快点!”司徒夕丢给他一锭元宝,厉声道。

    “小的马上去。”店小二接过元宝,逃也似的去请大夫了。

    一股热流从两腿间滑了出来,司徒夕一惊,连忙低头,入目的是白皙的大腿上多了一条刺眼的血丝。她连忙爬回床上躺了下来,一动也不动,“宝宝,你不要吓妈妈。你不要有事,你一定不要有事——”

    窗子对面,一个颀长的男子定定地看过来。他深黑的眼瞳中有着担心,可他却一动也不动。

    “客官,大夫来了。”

    门是虚掩的,店小二推开门,带着一名少年和一名老人进来了。

    “你出去吧,帮我把门关上。”司徒夕淡淡地说道。

    店小二虽然有些好奇,但客官已经驱赶了,他也不好意思留下来。于是便带上门,离开了。

    “爷爷,您快来帮帮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店小二一离开,司徒夕脸上的淡然保护色立刻褪去,焦虑万分地喊道。

    老人检查了一番,安抚道:“没事,还在呢。不过,以后你一定要注意了。你本身就宫寒,本应难以怀孕的,就算能怀上,也是要细心地,小心翼翼地安胎才行。切记了,以后可不能再情绪波动大,也不能劳累以及大动作。否则下一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司徒夕松了口气,“谢谢大夫,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送走了大夫,司徒夕后怕地摸着肚子,“谢天谢地,幸好你没事。妈妈以后一定不会再为那个挨千刀的来伤害你了。从今以后,妈妈一个人也能带好你。”

    第二天,轩辕澈果真来了,开口的第一句话便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司徒夕头也不抬地继续喝着碗里黑不溜秋,非常难闻的安胎药,理都不理他。

    见她不回答,轩辕澈也不开口了,坐在另一边静静地看着她喝药,眼里划过担忧,以及一抹稍纵即逝的失望。

    没流掉,可惜了。

    喝完安胎药,拿餐巾擦好嘴巴,司徒夕才斯条慢理地抬头,冷冷说道:“从今以后,我和宁王爷你,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轩辕澈站了起来,生气,“这就是你考虑了一天的答复?”

    “是的,这就是我的答复。”司徒夕冷笑。明明是他绝情在先,如今这副嘴脸摆给谁看,“还请宁王爷您老人家以后不要来打扰我。”

    “你……你不要后悔!”轩辕澈瞪着她。

    司徒夕冷冷一笑,“认识你,才是我今生最后悔的事。”

    气得轩辕澈冷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司徒夕收起了笑容。她摸着她的心,明明已经决定不在乎了,为什么这里还会痛。

    轩辕澈这一离去,还真的没回来了。

    司徒夕不敢多愁善感,又因为动了胎气而不能走动,便叫店小二买了一些好笑的书来看,好分散注意力,调节情绪,打发时间。

    如此躺了几天,血已没再流了。

    还是那个老人大夫来看的,他摸了把胡子,道:“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你可以适当的走走,但切记,不可疲倦劳累。”

    太好了,她都躺的快要发霉了。

    司徒夕正开心着,又听老人道:“不过这两天市集,人多拥挤,你还是不要出去为好,免得碰撞。”

    司徒夕立刻焉了下来,“知道了。”

    唉,还是不能出去。司徒夕摸了摸肚子,喋喋不休地说道:“你一定要记得,妈妈为了你,受了多大的委屈,连门都不能出。所以你一定药好好的,知道吗?”

    算下来,静心师太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可惜司徒夕没等到静心师太,反而等来了另一拨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