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冰霜小说网

冰霜小说网
最快更新太监弄最新章节!

    番外四、芍药花开

    芍药是花府的家生子,她的娘亲是前头夫人的大丫鬟,做了府里面的管家嬷嬷之后,便将自己的女儿也带了进来,做了个扫洒的三等丫鬟。芍药做事很小心仔细,皆因在家里面的时候,她的娘亲严肃地嘱咐过她——先头夫人已经去了,他们必须要在府里面小心一些,才能够继续地生存下去。

    芍药遵守着她娘的教诲,每天都过得十分仔细,不管是什么事情交代到她的手里面,芍药都完成的妥妥帖帖的。渐渐地,芍药的好名声就有了,很快的,她就被提成了二等丫鬟。二等不用再做扫洒,而是被调派到了大姑娘的院子里面。

    从那个时候开始,芍药就陪伴在了花容真的身边,从二等丫鬟做成了花容真的贴身大丫鬟,将花容真照顾的无微不至,生活的中心几乎就是围绕着花容真转着。芍药一直以为自己以后就会这么生活下去,最后跟着花容真出嫁,成为她的管家嬷嬷。

    结果这一切原本应该顺利发展的,却在花容真和那个太监扯上关系之后,全都发生了大转变。芍药一开始只是觉着自家姑娘有些不对劲,到后面的时候,又亲眼看到了花容真给何郁下药。

    真的将芍药给吓坏了,可是她从来都对花容真忠心耿耿,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帮着花容真隐瞒。事后芍药提心吊胆了很长一段时间,何郁没有出什么事情,芍药才算是稍微地放下了心。

    只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芍药就发现花容真似乎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每次轮到芍药守夜的时候,芍药总是会睡得不省人事。这明显不太对,芍药却依旧将这些事情埋在了心里面,甚至将海棠守夜的次数减少了——姑娘有秘密,她作为丫鬟,就应该护着姑娘。

    终于花容真出嫁了,芍药稍微松了一口气,结果在萧府,芍药见到新姑爷的那一刹那,瞬间就绷紧了全身的神经。萧无刹的脸她认得!就是当初惊马的人啊!芍药喉头动了动,结果新姑爷一个眼风扫了过来,芍药就闭上了嘴巴。

    她是姑娘的大丫鬟,只要顾好姑娘就行了。芍药不知道第多少遍在自己的心里面告诫自己,安安静静当自己的贴身丫鬟,尽力做到最善最美。

    只是好日子没有过上多久,芍药的烦心事就又来了,萧无刹的手下谢必安总是有意无意地和她遇见,一次两次叫偶然,三次四次就不太对劲了。

    特别是谢必安每次见到她的时候,脸上那副要笑不笑的恶心的模样,芍药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她在避无可避的时候总是板着脸,时间长了,倒是形成习惯了。

    谢必安真的对芍药很感兴趣,尽管芍药一直对他态度不好,谢必安还是像个牛皮糖一样往她面前凑。渐渐地,芍药都习惯了谢必安在她面前晃悠了。

    紧接着,大部队就启程前往云州了,芍药放心不下花容真,便跟着一起去了。谁知道萧无刹半路上将花容真给带走了,而让芍药和谢必安来冒充他们夫妻两个。芍药和谢必安同骑一匹马,整个人都已经僵直了。

    谢必安总是有意无意地贴近她,两个人共乘一匹马,芍药几乎是走两步就和谢必安擦到手臂之类的地方。尽管谢必安已经努力的维持住自己的身形,但是芍药身上没有武功,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挨挨蹭蹭,到了地方的时候,芍药整个人都不好了。

    偏偏谢必安一脸正气,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芍药一股气憋在心里面,平日里的沉稳模样不知不觉丢了个干净。她晚饭也没吃,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生闷气。谢必安不劝她,只是看着她的房门笑。

    有的时候,人是需要逼一逼的。谢必安并不相信芍药对他没有想法,只是她的性格太过于压抑了,谢必安打定了主意,要在这一次的旅途当中让芍药现出原形来。

    两个人各怀心事,终于是到了云州。芍药名正言顺地进了花容栩的府邸,花容真不在,芍药就给花容栩打起了下手。她本是做惯了这些的,现在重新做起来,倒也没有什么不妥。花容栩也并不认为哪儿不对劲,就这么接受了。

    这下轮到谢必安火冒三丈了,他一番苦心结果都给他人做了嫁衣。最重要的是,谢必安对芍药十分的失望。他原本认为这姑娘不过是面子上面归顺,心里面自有一股傲气。现在看来,似乎事实并不是如此。

    终于,谢必安再又一次和芍药遇上的时候,对她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当他听见背后芍药撕心裂肺的哭声的时候,谢必安的表情有一些麻木。

    奴在心者,是无药可救的。成也败也,就看这一回了。谢必安握紧了拳头,又缓缓地松了开来。他到底是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希望能够有一个这样的妻子。

    后来,谢必安就和芍药形同陌路。每次他路过她的时候,其实都是会仔细看看她的。只是芍药除了脸色稍微白一点,其他就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谢必安渐渐地感觉到了失望,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萧无刹的命令下来了,谢必安来不及多做准备,直接就带着锦衣卫出任务了。花容栩也带着自己的下属出了门,芍药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府邸里面,恍然有些失神。

    当她等到人回来的时候,回来的却只有花容栩,而没有谢必安。芍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她几乎是焦急地打听着谢必安的情况,最后终于是有人告诉她了——谢必安已经回京城了。

    芍药听了这个消息,直接就愣在那儿了,半晌没有挪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只知道心里面好像是缺了一块一样,苦涩的厉害。

    第二天,芍药就找上了花容栩,两个人在书房里面密聊了一会儿之后,花容栩便将她托付给了一队商队,要前往京城的,嘱咐他们将芍药完完整整地给带到京城去。

    那商队头子答应的很是响亮,一路上对芍药确实也很是照顾。芍药渐渐地就放松了警惕,一天晚上,芍药正打算去吃晚饭,路过商队头子的房门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夹杂着“卖掉”这样的字眼。

    芍药多长了一个心眼,站在门口听了两耳朵,赫然发现那些人打算将她连同着货物一起卖掉!芍药不敢多停留,直接拿了一些便于携带的值钱的东西就跑了。尽管她离开的早,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三更半夜,芍药一个弱女子慌不择路,后面跟着虎狼一样的男人们。芍药看到个巷子就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终于,她跑进了一条死胡同,芍药想掉头,却已经来不及了。

    男人狰狞地笑着看着她:“小娘子,这么晚了,要上哪儿去啊?”“你这么大胆,不怕将军的责罚吗!”芍药有些色厉内荏。男人不屑地轻嗤了一声:“天高皇帝远,小娘子,我今儿就教你个乖,让你知道知道男人的好处!”

    就在芍药快要绝望的时候,那狞笑着的男人们突然齐齐停住了笑声,就像是被谁扼住了喉咙一样,下一秒,所有的人头瞬间落地,伤口整齐划一,竟像是被人在同一时间内砍下来的。

    芍药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没有尖叫也没有昏倒。她原地喘了几口气,猛然向外飞奔而去。就在她快要跑出巷子的时候,猛地被人抓住了手臂,然后给带进了怀里。

    “不怕不怕,”谢必安摸着她的后脑勺,和安慰小孩子似的,“夫人让我来接你,谁知道你已经自己一个人出了云州了。我可是紧赶慢赶,总算是……没有来晚。”谢必安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芍药想想刚刚的险境,满腹委屈,居然就这样趴在谢必安的怀里面痛哭了起来。谢必安保持着姿势,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菊花了。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心愿顺利达成更加高兴的吗?谢必安觉得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缺了,芍药也已经被他成功的拿下,回去就给她办赎身,然后提亲成亲,老婆孩子热炕头巴扎黑!

    只是让谢必安没有想到的是,芍药虽然答应了他,但是却很认真的和他说,现在夫人身边离不了人,海棠太粗心,而梅英也还太小。芍药表示要替花容真将新的一批能用的侍女训练出来,她才肯嫁给谢必安。

    谢必安深深地叹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感叹自己坎坷的爱情,就被萧无刹一纸令下,给派到了南边去了。幸好临走的时候,总算是和芍药订了亲。不然无论如何,谢必安都没有办法好好走的。

    萧无刹知道了这个消息猴,微笑着给谢必安的任期又加了一年。花容真无比赞同自家相公的决定——敢挖她的窝边草?就得乖乖的付出代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